文章 Articles

委内瑞拉政府:内有选举落败,外有中国积债

尽管左翼的统一社会主义党在国会选举中落败,委内瑞拉可能仍深陷经济危机。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María Alejandra Mora (SoyMAM)

委内瑞拉执政党在12月6日举行的国会选举中遭遇惨败,外界普遍认为这次失败是委内瑞拉所谓玻利瓦尔革命的一个拐点。1998年以来,崇尚查韦斯主义(以2013年过世的委内瑞拉前总统乌戈·查韦斯名字命名的一项运动)的执政党在常规投票中几乎战无不胜,唯一遭受的重大挫折是在2007年,时任总统乌戈·查韦斯曾发起修宪,但未能在公投中获得通过。

在此次大选中,执政的统一社会主义党仅赢得国会167个席位中的55个,成为少数党派。新国会将于2016年1月5日开始运作。目前还无法确定革命力量是否永远失去了选民的支持,或者这只是建设查韦斯所说的“21世纪社会主义”道路上的一些颠簸。

可以明确的是,失去国会控制权对查韦斯的继任者尼古拉斯·马杜罗而言,意味着另一个巨大的挑战。马杜罗自2013年4月起担任委内瑞拉总统一职,目前正在竭力应对国内的经济危机。联合国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的数据显示,委内瑞拉年度国内生产总值正以7%的速度萎缩,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则显示,委内瑞拉的年通胀率为200%,居全球首位。

1月新国会开始运作之后,控制其中三分之二席位的反对党联盟不仅有权颁布法律,而且能够质询或罢免政府官员、甚至是国家副总统。作为国会多数党,反对党联盟还有权提出修正宪法、缩短总统任期,或者要求在4月以后对马杜罗重新进行公投。

但鉴于国家目前的混乱态势,似乎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因此目前尚不确定反对党联盟是否会把罢免马杜罗作为工作的首要任务。截至目前,反对党联盟的
民主团结圆桌会议(西班牙名缩写为MUD)仅坚持要求立即赦免70名政治犯,而更最重要的是,恢复国会对政府的制约权力。在统一社会主义党执政的过去10年中,国会的制约权一直十分模糊。

两届反对党总统候选人、米兰达州州长恩里克·卡普利莱斯·拉东斯基提议国会通过所谓的“反共宣传法案”,以此结束中央政府利用原油换取政治恩惠(或者商品和服务)的激进行为,即石油外交。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可能是加勒比石油计划,该计划是委内瑞拉与加勒比海国家达成的地区性合作协议。在这一计划中,委内瑞拉承诺以大幅优惠条件向加勒比海国家提供石油。多年来,查韦斯政府一直通过这一机制确保安替列群岛国家在国际会议上对它的支持。

据估计,委内瑞拉每年对这一协议的优惠约为130亿美元,而中央政府对国内燃料(尤其是石油)价格的补贴也大抵如此。自1999年查韦斯上台以来,委内瑞拉国内燃料价格一直保持不变。现在,同样的金融压力正在破坏玻利瓦尔革命的进程,并且将这个国家推向人道主义危机的边缘。相关补贴有望得到调整。

对中债务

委内瑞拉对华的大部分债务都是以石油的形式偿还,对此官方并没有给出具体数字。但据估计,每天由委内瑞拉运往中国的90万桶原油中,有30万桶用于偿还债务,并且
随着原油产量的下滑,这一比例还在不断上升。这也是造成委内瑞拉目前流动资金危机的原因之一。

委内瑞拉财政部副部长西蒙·泽帕近来透露,中国向委内瑞拉的资金输出总额已经达到530亿美元。泽帕副部长透露这一消息时适值12月初,几天后便是国会选举。这一消息也让我们看到执政党中的查韦斯主义者与中国建立了怎样的关系。

电视台直播了2500台中国奇瑞公司制造的出租车抵达委内瑞拉最大港口卡贝略港时的情景,而此次采购车辆总数为1万台,价值4.53亿美元,这些车被分配给自己的政治客户群。

几乎是同一时间,马杜罗总统出席了宇通客车位于委内瑞拉中西部的组装厂的落成典礼。另一家中国公司海尔则是“我家设备齐全”(Mi Casa Bien Equipada)项目的官方赞助商。通过这一项目,特定部门的人口能够以极大的优惠价格从政府处购得电器。

除了通过庇护援助方案向委内瑞拉提供商品,中国也是委内瑞拉政府主要的短期债权国。2014年以来,委内瑞拉政府向中国借贷累计达50亿美元。最近一次是在9月份,所得资金用于发展国家石油公司委内瑞拉石油(PDVSA),该公司的财务与政府账目有着紧密联系。

泽帕没有说明他透露的债务数字是否涉及注入中国-委内瑞拉共同基金(成立于2008年)的资源,亦或是涉及所有中国方面建立的金融机制。

无论如何,这两种做法都有不透明性,经济学家格拉便注意到了这一点。12月6日,格拉当选为首都加拉加斯地区的反对党议员,他表达了自己想要重新审查中委之间交易的意愿。格拉曾任委内瑞拉中央银行研究部主管,他在一次采访中说道:“我们将查询相关的中国账户。”

“和盟友达成的协议、以及与盟友之间的贸易关系,都需要理清楚,相关数据不能被掩盖。我们借了多少钱,利率是否明确,借贷条件是什么,这些都要理清。中国很乐意为多数党算清这笔账。这样我们的关系才能保持良好的关系。”格拉说,“中国是委内瑞拉的商业盟友,我们希望能够保持这样的关系” 。

委内瑞拉的经济正处在关键时期,因此反对党联盟似乎不会愿意切断本国为数不多的几个资金来源之一。而中国感兴趣的,不仅仅是追偿债务(无论是以资金还是以石油的形式),而是要确保本国的成品出口能拥有一个稳定的市场。

反对党联盟控制国会多数席位后,委内瑞拉的政治前景变得更加奇怪。12月6日执政党落败以后,政府表现出的第一迹象是阻止国会提出任何倡议,无论是动用查韦斯主义者控制的最高法院还是一些法律上的花招都在所不惜。

委内瑞拉即将迎来一场权力的游戏,这不仅有可能会导致体制瘫痪,也可能造成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国内经济最终崩溃。对中国债权人而言,经济崩溃将会是一场噩梦,他们借出的贷款也将无处追讨。



本文原载于中拉对话,单击此处阅读原文。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