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欧盟剑指“一次性”电器 意图降低污染与能耗

在中国发展“循环经济”的同时,欧盟也在寻找有效的方式,来减少堆积成山的塑料、金属和稀土等垃圾对环境的破坏。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PA Resources Council

普通欧洲人每年使用16吨各类物质,但其中只有四成被回收或者重新使用。余下的不是被焚化,就是被填埋。这种“生产-消费-丢弃”的方式使日用产品的价格稳步下降,但欧盟、乃至全球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环境代价。

为了满足消费者对于塑料制品、衣服、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的需求,生产者日益不负责任地挥霍原材料。如今消费水平已经是30年前的三倍,而欧盟为此不得不进口比其出口多出
八倍的原材料和自然资源。

对于废弃物中增速最快的电气和电子设备来说,问题更多地集中在管理不善、污染和人身安全等方面。有三分之二的金属制品和电子产品在非洲和中国等国家或者地区非法进行处理

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中大约有20%来自原材料生产,另有3%来自废物管理。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目前欧盟的固体废物回收率只有40%。而作为当今世界日益以便捷为导向的生活方式的标志性材料,塑料的回收率甚至更低,只有25%。

这种无所顾忌的生活方式不仅给环境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更给各行各业和纳税人带来了经济上的成本。欧盟材料价值和能量价值损失的95%都来自其使用的材料。咨询机构麦肯锡研究表明,平均来看,欧洲的原材料
只使用一次

“如果我们继续这种‘获取、制造、使用然后丢弃’的方式,那么我们的地球和我们的经济就无法继续延续。”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弗兰斯·蒂莫曼斯说,“我们需要留下宝贵的资源,然后充分发掘它们蕴藏的经济价值。”

蒂莫曼斯受命推动欧洲的线性(也就是充斥着浪费的)经济转型成为“环形经济”(亦即根据“生态设计”原则进行产品设计,从而达到降低能耗、加强部件和原材料重复利用和维修的目的)。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蒂莫曼斯 已将其前任2014年达成的最初提案束之高阁,并计划推出他认为对欧盟各成员国以及业界来说都切实可行的一揽子方案。

蒂莫曼斯辩称,修改后的提案“并非空中楼阁,而是十分切合实际”,但各NGO组织认为方案过于保守。比如,新版提案中市政府回收利用比例从70%降到65%,而降低粮食浪费的目标则从方案中彻底删去。

但至少方案在垃圾立法方面提供了切实的规定。而对于环形经济的另一侧,即生命周期开始、产品设计以及可持续消费等方面,方案则没有给出什么的细节。“我们仍然[对方案]有一点怀疑。”零浪费欧洲的政策专家费兰·洛萨表示。

尽管如此,欧盟希望通过这些
提案大幅度节约能源,减少垃圾填埋、焚烧或者运至境外。

欧盟委员会预计,温室气体排放到2030年有望减半,包括非可再生燃料、农药和土地在内的初级材料消费有望下降32%。

欧盟委员会还希望,此次改革在全欧盟境内创造300万个工作岗位,并净节省6000亿欧元的开支。

来自位于瑞士的麦肯锡商业与环境中心的资深专家赫尔加·范图努援引一项“拆卸”试验的结果称,相对简单的产品都要六分钟才能拆卸完。“一个低成本的产品,对欧盟这样一个劳动力成本高的市场来说,这样的时间太长了。”她说,“何况有价值的部件只是在第五分钟和第六分钟才拆出来。”

不过在Eunomia研究与咨询有限公司资源咨询师马克·希尔顿看来,最大的变化将是必须设计出结实耐用的产品——此前人们对这一领域的“重视远远不够”。

一些研究者表示,产品如此易坏其实在生产环节就已经决定了。消费者购买一台价值5英镑(约合45.5元人民币)的烤面包机的时候或许根本没有指望它能用多久,但如果是一台电冰箱或者洗衣机呢?

在今年二月份发布的一份
研究报告中,德国环境署的研究人员发现,没有证据表明产品的生命周期可以被人为地缩短。但他们的确发现,由于某些缺陷而以旧换新的家电用品比例从2004年的3.5%上升到2013的8.3%,已经达到了“从生态角度来说无法接受”的程度。

该研究团队将以上问题的原因归结于消费者:替换行为中三分之一是由于消费者喜新厌旧,虽然旧的机器仍然可以完好地工作。

对于其他种类的产品,消费者所发挥的作用甚至更大。就拿智能手机来说,正如《新科学家》杂志去年指出的,智能手机简直就是“你口袋中的一张元素周期表”。

手机中含有硅、锡、铜、锂和银,以及数种稀土元素——其中大多数只能在中国找到,而在中国,这些元素的开采和加工付出了巨大的环境代价。

欧洲消费者或许不会想要长期使用一部“过时”的手机,但如果手机足够耐用的话,它可以在海外
市场继续发挥余热。“iPhone 4或许[在欧洲]不再有吸引力,但在发展中国家会大受欢迎,”Eunomia公司的希尔顿指出。

欧盟正在考虑,要求产品标注使用寿命是否会起到效果。一般来说,生产厂商会强烈反对这样的措施。测试可能十分艰难,不过一些白色家电生产商已经将产品质保延长至最多十年。

一旦欧盟改变其生态设计规则,比如将其从能效领域拓展到要求产品可以维修或者要求生产商生产更为耐用的产品,那么进口商也必须努力适应。

欧盟环境署上个月发布的一份
报告警告称,传统商业或将“受害”。提供初级原材料或者低质量消费品的产业有可能会出现就业下滑,而这些产业往往不在欧盟。

质量更好?

在生态设计和能效标准参差不齐的亚洲,随着消费者变得日益挑剔以及欧盟这个巨大出口市场标准收紧,供应商或许越来越愿意提高产品质量。

生产商使用的材料也会受到密切的关注。从报废产品中回收稀有材料的做法必须进一步推广,而如果欧洲的计划切实得到推行,一次原料的使用到2030年将降低三分之一。

替代材料也将越来越普遍,但是在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的政策主管约瑟琳·布莱里奥看来,“现在要判断哪些材料会被淘汰仍为时尚早”。

水体污染

将被淘汰的材料中很可能不包括塑料,因为它被称为欧盟经济的“
驮马”(比喻能吃苦耐劳,干得了粗活)。很显然,欧盟委员会对目前塑料回收利用率仅达到25%的现状十分不满,并将于2017年之前提出新的塑料行业策略。

大量废弃材料正在侵入自然环境。例如,到2050年海洋中塑料的总重量将超过鱼类。

在世界另一端被冲上海岸的垃圾虽然有害,但它却以一种十分及时的方式在不时地提醒我们,我们曾经多么毫无顾忌、不负责任地消费和管理资源。但是欧盟的新政策是否可以逆转乾坤?我们拭目以待。


 

译者: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