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核能出口市场前景堪忧

人们对核能项目性价比的质疑越来愈多,对相关技术安全性的担忧也日益上升,这都有可能让中国好些个到手的核反应堆项目化为泡影。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中广核

随着全球低碳替代能源结构转型加快,中国核能技术出口近年来出现了大规模增长。

然而,尽管中国核能出口前景日趋明朗,这多半得益于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法国和俄罗斯的核能发展逐渐放缓,实际的反应堆销售恐怕远比预想的要困难。

最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就在于核能出口市场是否真的有那么大。

自2008年以来,全球核反应堆建设主要都集中在中国。2015年,全球只有7个新开工的反应堆项目,其中有6个就在中国。

尽管有不少国家都表示要购买核反应堆,而且有些还是首次修建核反应堆。然而由以往的经验来看,真正成交的数量极其有限。

此外,很多国家都对依靠中国开展如此具有战略意义的项目表示了担忧。

这些担忧主要集中项目组件的质量、中国监管系统的严谨程度、过度依赖中国的危险,以及具有战略地缘政治作用的技术泄露问题。

虽然我们很难证明这些担忧到底会对最终的决策造成怎样的影响——但是每一个想要从中国购买核反应堆的国家的确都应该认真考虑一下这些问题。

比如,法国监管机构5名特派员之一的菲利普·贾梅(Philippe Jamet)就曾在2014年表示:“很遗憾,(同中国的)合作不能在预想的层面上展开。双方合作的一个难点在于,中国的安全部门应对措施不足,遇到问题就手忙脚乱。”

中国最大的优势有两点,一是通畅的组件供应链,二是核电企业可以轻松向中国政府寻求财政帮助。

比如,中国工商银行就同意向中广核在罗马尼亚的核电项目提供100亿欧元贷款。

还有人想当然地认为中国的反应堆可能会价格低一些,不过除非中国参与公开市场竞争,否则我们真的无从得知。

不过当前中国还是占有先机的,因为目前的核出口市场“群雄逐鹿”,竞争混乱。曾经雄霸市场的两大公司——法国的阿海珐(Areva)和美国的西屋(Westinghouse)——一个身陷债务,另一个也是自身难保。

总部位于美国的西屋(Westinghouse)公司于2006年被日本东芝集团收购,但东芝集团反应堆部门自2012年以来就连年亏损。

据估算,2015年东芝集团整体亏损额将高达45亿美元。

去年7月,东芝承认夸大了过去6年的利润额,并因此被日本政府处以天价罚款,公司信用等级也直接跌落至垃圾级。

与法国阿海珐(Areva)的欧洲压水堆技术相比,采用AP1000标准进行建设的8座反应堆的进度也并不理想。其中,位于中国的4座反应堆至少要延期3到4年,而其余四座位于美国的反应堆尽管已经进行了两年多的建设,但是最终的完工时间可能比中国的几座还要晚。

中国真正的对手应该是俄罗斯,后者宣称已经获得来自孟加拉国、埃及、芬兰、匈牙利、印度、伊朗、约旦、土耳其和越南等国近20家企业的订单,这个规模比其他所有的核能供应方的市场份额加起来都要多。

此外,俄罗斯表示与沙特阿拉伯、南非和尼日利亚的核能出口谈判也进入了关键阶段。

就像对中国的印象一样,外界过去一直认为俄罗斯也可以为本国核能企业提供丰厚的财政支持,他们的反应堆产品价格应该不会太高。这一想法同样没有得到证实。

不过,对俄制裁外加世界油价崩盘让俄罗斯的财政储备“元气大伤”,即便财政支持确有其事,此后俄罗斯能否继续提供之前那样的支持很值得怀疑。

切尔诺贝利泄露事件过后,俄罗斯只完成了12个新核能订单。所以说,要想完成上文所述的庞大订单量,俄罗斯每年要完成5到6个反应堆建设,而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至于法国,要深入了解他们的核能出口情况,就必须先从10年前法国国内的核能产业发展说起。

2008年,中国以每年新建6到8个核反应堆的速度开始发展国内的核电产业。这是自上世纪70年代法国核能大发展之后少见的速度。

中国前些年采用的技术与法国当初采用的技术基本是一样的,都是由法国阿海珐(Areva)授权的。

然而,该技术却在2011年3月的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被叫停。直到4年后的2015年,大规模反应堆建设重启,同时有6座新反应堆开工,这项技术才重新投入使用。

中国的核能出口中各方都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2015年起,中国打算开拓核反应堆出口市场。中方供应商表示,所用技术都是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自主研发技术,因此无需在出口过程中征得外方合同者同意。并且三家中国供应商并不在同一国家的市场中进行竞争。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NNC)——
该公司于2013年成功向巴基斯坦销售了一座ACP-1000反应堆,成为中国核能出口取得的首次重大胜利。此前,巴基斯坦已经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处购买了4座小型(300MW)反应堆,第一座已与2000年实现并网发电。到2016年,大型反应堆建设(外围混凝土浇筑)还未开始,有关方面预计反应堆设计应该会采用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自主研发的HPR1000技术。

2015年11月,阿根廷宣布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达成两座核反应堆的建设协议。第一座将采用加拿大的CANDU技术,中方对此技术非常熟悉,因为此前中国境内的两座核反应堆采用的就是这种技术。

第二座则会采用HPR1000技术。值得注意的是,阿根廷之前的一座核反应堆建设由于财政方面的原因整整耗时33年。所以,目前很难对这次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合作项目的开工时间和施工进度做出判断。

中广核集团(CGN)
——中广核集团的发展目标主要锁定欧洲地区。2013年,法国电力公司宣布中广核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将一同参与英国欣克利角C两座欧洲压水反应堆的建设,两公司合计占比40%。

2015年10月,随着欣克利项目细节披露,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却突然退出合作,对离开原因也没有做出解释。而随着该公司的撤出,中广核的项目占比预计会达到33.5%。

中广核方面还表示,将在另外一座赛兹威尔C核电站的建设中占股20%。更值得注意的是,法国电力公司还会在自己另一项目布拉德威尔核电站项目中让出更多土地,为中广核建设HPR1000反应堆提供空间。

目前这些计划还处于早期阶段。对于未来要在那里建设多少个核反应堆,以及规划进度,中广核方面都未透露更多信息。

不管怎么样,如果中广核有能力在英国进行反应堆建设,对于其出口计划来说,将是一次极大的利好。因为赢得英国这样一个老牌核能国家的订单会大大提高中广核的声誉。

中广核的另外一个机会在罗马尼亚,因为目前他们正在参与两个CANDU反应堆的招标工作。但是和阿根廷一样,罗马尼亚市场不仅风险高,而且取得成功的概率很低。

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SPI )
——2014年11月,土耳其宣布向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购买4座核反应堆,其中两座采用东芝AP1000技术,另外两座采用CAP1400技术,项目预期在2018年到2019年间开工。

这4个土耳其项目的未来发展如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此外,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还在南非参与了一项6到8个核反应堆项目的招标竞争。参与竞标的共有五家企业,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只是其中之一。目前来看情况并不乐观,而且由于核能市场众多,很有可能最终根本无法达成交易协议。

阿海珐(中国企业的潜在收购对象?)——
阿海珐(Areva)(法国政府持股87%)基本上濒临破产边缘,目前正等待政府救助。一旦被中国企业收购,收购企业将无异于获得了市场份额及其梦寐以求的铀浓缩和废燃料再处理技术。

阿海珐(Areva)集团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燃料循环公司,另一个就是反应堆销售和服务业务。2015年11月,中法两国元首签署了备忘录,中国核工业集团也因此有可能低比率入股阿海珐公司的燃料循环业务。

比较而言,挽救反应堆业务显然更棘手,因此法国政府要求法国电力公司以80%的比例入股阿海珐。法国电力公司预计会在后期出让29%的股份,只保留剩余的51%。中广核被认为是潜在的收购方之一,而主要的竞争者可能有来自日本的反应堆供应商——三菱重工集团。

这看起来像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其中的风险也很高。要知道,导致阿海珐集团失败的原因,一是铀矿开采业绩不理想,二是欧洲压水反应堆建设进度太慢。在建的4座EPR反应堆至少要比预计完工时间晚3到9年,而且已经处于严重超支状态。这都是收购方不得不认真考虑的。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