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美国新建太阳城:前途是否一片光明?

搁置近十年之后,美国佛罗里达州西南部的新太阳城最终投入建设。

Article image

依托太阳能的“生态新城”白考克牧场的电脑效果图。图片来源:Kitson & Partners 

白考克牧场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迈尔斯堡附近的柏木湿地和草场之上。筹建之初,这里就被冠上了“生态新城”的名头,号称与自然融为一体,城市用电来自太阳能、源于创新技术、源于大自然。

落成后,这里预计将吸引5万居民迁入,一同开始他们的可持续生活。居民们可以搭乘无人驾驶的电动汽车,也可以骑着自行车在湖岸边长长的绿化带间穿行。

新城将配备尖端智能电网、电动汽车充电站点以及全面的网络覆盖,均采用太阳能供电。与白考克牧场相邻的是一片占地7.3万英亩的国家自然保护区,那里生活着野生短吻鳄、黑豹和成群的野猪。

这个大受吹捧的项目于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宣布重启,不禁让人联想到在国际上其他饱受热议的更大型项目,例如阿布扎比的马斯达尔城、中国上海的东滩生态城以及韩国仁川的松岛新城等。上述这些国际大都市都未能全部实现自己的绿色目标,白考克牧场能否逃过这种命运呢?

“要衡量可持续性很难,”《梦幻岛:气候危机下的中国梦和生态忧》一书作者朱莉·施对中外对话说:“在这里,大自然成了商品,借助人们对纯净自然的向往去推销房子。”

“针对这种一面打怀旧牌,一面兜售高科技价值的行为,我倾向于持怀疑态度。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进行一场针对上层中产阶级的旧房绿色改造运动,而气候正义问题却有可能会被忽略。”

白考克牧场建设背后的推手是一位名叫西德尼·基特森的退役橄榄球运动员,他对开发替代能源完成牧场建设充满热情,当地媒体都称他为“太阳能西德”。基特森的房地产大多位于佛罗里达州和新泽西州,最为人熟知的产业都是一些高档住宅和高尔夫球场。

基特森的目标是将绿色可持续建筑主流化。“我们想要尽可能地去创新:独特但不怪异,”他说,“我希望大家会把我们当成智能发展的一种模型。”

作为开发商,基特森面临着相当大的阻碍。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项目开工日期也因此而推迟。而在此之前,当地环保组织塞拉俱乐部已经威胁要提起诉讼,阻止他从白考克家族(牧场自1914年起的所有者)处购得这片土地。为了满足环保人士的要求,基特森可谓煞费苦心。他对新的商务中心——名为老白考克村(绝无讽刺之意)——进行了重新选址,从而保护濒危物种佛罗里达黑豹的走廊用地不受侵犯,并在绿色宣传小组联盟的建议下,同意降低夜间道路限速,保护野生动物,修建雨水贮留池,过滤径流,并且限制化肥和杀虫剂的使用。

基特森的媒体发言人利萨·霍尔表示,未来约20年间,白考克牧场有一部分将保持现有草场,继续用于牧牛,采矿业也会维持原状;而农村地区则会“逐渐得到开发,垂直发展”成为拥有19500间住宅的功能性城镇。居民饮用水来自水井,家庭污水用于灌溉,干涸的湿地也将得到恢复。

基特森坚称白考克牧场并非注定成为另一个面向精英阶层的封闭社区,因为这里提供的是较小的单位和公寓,但美国的人口趋势似乎并不符合他的计划。由于现在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大学毕业后选择和父母一起生活,与他人合住的单身族越来越少,这就使得他们出生在婴儿潮一代的父母不得不推迟购买小型公寓或移居养老社区的计划。这样一来,白考克牧场的购房者大多限于空巢老人,以及想要购置度假屋或进行投资的非常住人口。刚工作的年轻人或工薪家庭可能很难负担这里的房子。

基特森将一片443英亩的土地捐献给了佛罗里达电力照明公司(FP&L),那里正在建设一座发电量高达7.5万千瓦的光伏太阳能电站。建设工作将于年底完工,届时该电站的发电量将超出白考克牧场正式投入运作后的耗电量。


图片来源:The FPL Babcock Ranch Solar Energy Center 

从无人机航拍的画面看,电站的太阳能光伏板闪闪发光,蔚为壮观。这一强大的太阳能电厂投入使用后,将立即接入佛罗里达州电网,满足政府为佛罗里达电力照明公司设置的发电目标。数量如此之多的新建太阳能装机将会提高可再生能源和清洁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抵消佛罗里达州外部燃煤电厂生产的“污浊”电量。“每个人都能从中获益,所以说真的,多给他们一些能量吧,”在西海岸工作的资深能源顾问克雷格·泰勒说。

泰勒指出,由于佛罗里达气候炎热,白考克牧场的居民需全年使用空调。在屋顶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容易受到飓风影响,不如现在的地面系统稳定。“但我希望看到的不仅仅是太阳能的表面功夫,而是大楼和住宅的建筑材料是不是绿色,里面的设备是不是绿色,它们能效到底有多高。”

“他们把能源放在第一位,试图做到绿色和高效,但这个过程很复杂,”他说。

大多数国际生态城市的建设目标是减少城市碳足迹;减少食物浪费;提高民众对可持续性的认识;以生态友好的方式对水电资源进行综合利用;推广切实可行的绿色建筑融资计划。但技术发展的步伐常常要先于此类巨型绿色项目的审批和融资。

随着时间的流逝,建设费用不断攀升,项目规划者坚定的碳中和目标出现松动,严格的能效标准一再下调,最终仅仅定位在“环境友好”。与改造现有城区或培养市民节约和循环利用的习惯相比,这些项目的最终成本往往更高。如果考虑到一座模范生态城实际建设过程的碳足迹,很少有城市能做到碳中和。

但在气候危机的时代背景之下,这种未来主义的可持续城市规划理念已经成为一项迅速发展的产业。韩国的“智能城市”技术即将走出国门,走遍正处于快速城市化进程中的亚洲;到2025年,中国或将有2.5亿居民移居生态城市;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也承诺要在次大陆新建100座智能城市。

作为一个太阳城的实验项目,白考克牧场能否成为未来城市规划的楷模还未可知。一些并不看好该项目的人士警告说,只要碳排放不减,人口数量不降,这些新城也不过是一种象征性的姿态罢了,很快就会被遗忘。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