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大气治理的中国路径

河北接替兰州成为2014年中国空气最差地区,专家认为随着京津冀等重点地区治霾力度加大,中国有望退出WHO“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名单,而西北地区则突显为新的治霾难点。

Article image

环境保护部4月发布的第一季度重点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显示,乌鲁木齐市处于末位,其次才是保定、邢台。 Marc van der Chijs

2016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WHO第3次发布全球城市空气质量报告显示,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30个城市中,14个在印度,6个在中国且全部来自河北。前两次位居倒数第一的中国西北城市兰州已经退出了这份名单。

早在2011年、2014年,WHO先后两次发布同类报告,分别反映的是2009年和2011年中国城市PM10值。这次发布的最新报告,参照的是截至2014年底的数据,包括PM2.5。

“WHO发布报告不是为了给城市或国家排名”,WHO官员曾告诉中国媒体,“而是为了反映在这些国家的监管力度,借此提高意识并促进出台对策,以保护公众健康。”

重拳治霾初见成效

此次WHO发布的全球空气质量报告,由亚洲清洁空气中心为其收集和提供了中国数据。

亚洲清洁空气中心环境研究专员(Environment Researcher)张伟豪告诉中外对话:“整体上看,2013年之前中国大气颗粒物处于逐年上升阶段,但2013年之后开始有所下降。”

“2013年对于中国的大气污染防治有着特殊的意义。” 张伟豪说,2013 年中国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首次明确空气质量的改善目标,并将环境质量是否改善纳入官员考核体系之中,中国最大规模的空气质量信息公开也在2013年开启,力度之大彰显了中国政府治理大气污染问题的决心。而中国公众所熟知的PM2.5数据,也是从2013年开始发布的。

绿色和平东亚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Greenpeace East Asia Climate & Energy Campaigner )董连赛(Liansai Dong)告诉中外对话,WHO今年发布的数据整理时间开始于2015年,因此能够拿到的中国最新数据截止至2014年。“但中国自2015年起正逐渐脱离‘最污染城市’梯队。预计在下一个WHO报告中,这种趋势会更明显。”

张伟豪说,从2013-2015年各项污染物浓度演变的情况来看,中国城市空气质量正在改善。按照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中国通过PM2.5、PM10、SO2、NO2、CO、O3这6项污染物来评价空气质量,执行此标准的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正逐年改善,达标天数也持续增加。(见下图)

74个重点城市近3年主要污染物浓度变化

 

(图片由亚洲清洁空气中心提供)

兰州经验

中国西北甘肃的首府兰州曾两次垫底WHO中国空气质量排名。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曾说“兰州是个在卫星上看不到的城市”。而在去年的巴黎气候大会上,兰州因环境质量改善而获得“今日变革进步奖”。

土生土长的兰州人还记得,上世纪70年代,如果早上戴着口罩出门,中午回家口罩就变成黑的。“衣服在外面晒上一天,就相当于白洗了。”

空气污染也给当地居民健康造成损害。据《中国周刊》报道,2009年兰州媒体报道,甘肃省癌症死亡率比全国平均死亡率高出56.02%,其中肺癌发病率居全国之首。

兰州是中国西北重工业中心,邻近黄河,水源充足,铁路方便。中国在筹划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把炼油、化工、橡胶和发电项目选址兰州。据《经济观察网》报道说,一五期间国家156个重点项目中兰州独占10个。2012年兰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中,重工业占76.06%。(编者:规模以上工业指年营业收入在2000万元及以上的工业企业)

“在这种产业指挥棒的影响下,兰州发展为以重化工为主的能源加工型城市,污染严重,排放量大。”兰州大学教授、兰州市首批政策研究咨询顾问倪国良告诉《经济观察网》。

在2011年兰州被WHO报告标示为中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后,当地开始施行铁腕治污政策,限产、限煤、限行,“炉子一冒烟,就有人来问责”。

据《山东商报》报道,2012年,兰州先于全国一年将环保与政绩挂钩,对工作不力的领导干部问责。一年后中国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出台,“官员的政绩考核与环保绩效挂钩” 才正式在全国推行。

2013年北京遭遇严重雾霾,但兰州全年空气优良天数达到299天,被环保部原部长周生贤评价为“给全国大气污染治理树立了好的榜样。”

张伟豪认为,兰州过去的大气污染特征与大部分雾霾城市类似,是工业、燃煤、扬尘及机动车尾气混合型特征。

他说,针对污染结构,兰州确定了环境立法、工业减排、燃煤减量、机动车尾气达标、扬尘管控、林业生态、清新空气和环境监管能力提升等八大治污工程。对主城区的所有原煤散烧锅炉进行天然气改造。

兰州还采用网格化管理制度,号召全民参与。市区被划分为1482个网格,实行市、区、街道三级领导包抓,把区域内所有企业、主次干道、背街小巷、公共场所、居民小区等全部纳入大气污染治理网格管理。

张伟豪认为,兰州治霾得益于政府重视,以燃煤污染控制为核心,投入大量资金、人力,多方参与监管的结果。这些好的经验可为中外城市所借鉴。但各地需结合自身的大气污染特征、污染源等来治理空气。

区域携手,联合治霾

兰州自2013年脱困,河北却从2013年起“沦陷”。

在环保机构“自然之友”发布的“2013年度31个中国省会以及直辖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中,河北省石家庄市替代兰州成为垫底城市,河北省邢台市成为WHO报告中2014年空气污染最严重中国城市。

张伟豪认为,河北空气质量差的主要原因是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不合理,“一钢独大、一煤独大”。

2013年北京遭遇雾霾灾难后,京津冀开始联手治理大气。而在此之前,空气治理是城市自己的事情,比如兰州。

董连赛说,京津冀联手治霾初显成效。最新数据显示,该地区13座城市的PM2.5平均浓度由2015年第一季度的96.9微克/立方米下降至2016年同期的74.7微克/立方米,减少22.9%。北京除冬季取暖季外,PM2.5近年来呈下降趋势。(见下图)

C:\Users\hu\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731957178380818517.jpg

(图片由绿色和平提供。)

张伟豪说,2014年以后,河北省空气质量也在持续改善,达标天数从2013年的129天增加到2015年的190天,增长47%;重污染天数从80天减少至36天。(见下图)

 

(图片由亚洲清洁空气中心提供)

与此同时,随着京津冀大气治理力度的加大,西部城市治理显得滞后,特别是新疆地区。环境保护部4月发布2016年第一季度全国重点区域和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通报显示,新疆的乌鲁木齐市处于末位,其次才是河北省的保定、邢台。

绿色和平于2016年1月份发布的《2015年度中国366座城市PM2.5浓度排名》指出,PM2.5年平均浓度最高的城市在喀什地区,位于新疆西南部。“虽然目前还没有找到新疆城市空气质量垫底的原因,但新的垫底城市应该给予关注和研究。”董连赛说。

但张伟豪认为,从数据上看,乌鲁木齐、兰州、重庆、西宁这些西部城市近三年的空气质量也在改善(见下图)。

 

(图片由亚洲清洁空气中心提供)

但令人担忧的是,西部城市大气污染行动计划落实有可能不如京津冀等重点地区。绿色和平组织指出,西部地区空气污染情况恶化的原因在于,这些地区的煤电投资增长,同时,空气污染和排放监管较为松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早在2012年就曾撰文指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滞后,具有追求GDP增长的强劲动力,环境保护压力较东中部地区大。另外西部地区水资源严重短缺,能源矿产资源相对丰富,带来环境保护的特殊难题。西部地区很自然地形成了以采掘业和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由此造成了资源能源的高消耗。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