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德国拟调整“能源转型”旗舰政策

德国考虑将现有的补贴电价方式转换为竞价上网模式。

Article image

德国艾斯莱本市的Krughütte太阳能发电厂。图片来源:Parabel GmbH

德国可谓是全球可再生能源利用的表率。早在几十年前,德国就开始推行长期的可再生能源政策,近来更是在逐步淘汰核能。也就是说,德国在能源转型的路上一直走在世界前列。

多年以来,德国一直采用的都是(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政策,从而保证了过去的20年时间里,可再生能源(在多数情况下)能够享有固定的收入和优先入网的机会。这项政策提高了投资收益的确定性,大大刺激了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的提升。当1990年政策刚刚开始落实时,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在德国发电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到了2015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在总消费电量中的比例则上升到32%,而且增长速度超乎想象。为此,德国政府不得不多次提高目标,以便与可再生能源电力增长的速度相匹配。


德国政府不断提高目标以匹配可再生能源电力增速 (1990年 - 2015年)

Renewable share of German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by source. Summed up, the share of renewables by 2015 was 32.5 percent.
黄色:太阳能,绿色:海上风电,蓝色:陆上风电
褐色:废弃物能源,浅绿:生物质能,深蓝:水电


然而就在几周前,德国政府宣布推出新计划,对现有的“能源转型”旗舰政策进行全面分析检测。计划对《可再生能源法》(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Act)进行的其中一项改革就是将现有的补贴电价方式转换为竞价上网模式。德国能源部长、社会民主党领导人西格玛尔·加布里埃尔(Sigmar Gabriel)认为,这项改革将彻底改变可再生能源的融资模式。他表示:“加强竞争,才能有效引导持续增长,严控成本,股东多样化,与电网扩张紧密结合——这才是符合下一阶段能源转型需要的运营方式。”根据这项改革,德国政府重申了不同时期可再生能源在电力总量中占比的发展目标——2025年达到40%到45%,2035年达到55%到60%,2050年至少达到80%。

但是为了保证可再生电力能源的稳定增长,将通过“新增装机容量范围”对每年可再生能源新增装机进行限制。技术不同,设限的量级也不同:对陆上/近海风能来说,今后三年(2017、2018和2019年)每年的竞价总量为280万千瓦,之后还会继续上调。对于太阳能来说,每年的竞价总量为60万千瓦,而每年250万千瓦的新增装机容量范围将会保持不变(剩余部分将依照上网电价补贴政策进行建设)。对于海上风能而言,总装机目标是到2030年达到1500万千瓦。对于生物能来说,2017、2018和2019年每年的竞价上限为15万千瓦。而类似屋顶太阳能板这样的小型可再生能源装置将继续享受电价补贴政策(只是具体数额会发生小幅变化)。德国政府相信,这样的政策能够保证民间合作组织和项目开发商对小型可再生能源发电设施的积极性。

但是也有人对这样的限制提出了批评,认为这项政策意图减缓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速度,保护落后的燃煤电厂。但是德国政府称,这是为了让可再生能源利用变得更可预测,从而推动电网扩张,提高德国邻国以及整个能源行业的规划安全性。不管怎么说,德国总理默克尔(Merkel)承诺“能源转型”计划不会损害德国公共设施利益。

批评家认为德国政府此举是在为 “能源转型”计划减速。环保运动人士认为,对陆上风能这种最具成本竞争力的可再生能源设限就是在限制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

以往增速来看,这种担忧也许是有道理的。从2010年开始,德国将电力总需求中可再生能源占比的年均增速提高3.1%。若照此速度发展下去,2025年时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就将超过60%。但是根据这项新议案,政府希望的是确保可再生能源增长不超过其2025年占比40%到45%的目标。

可再生能源占比增速高于政府计划增速

http://energytransition.de/files/2016/01/2016-01-REShare-GrowthAndTargets.png
绿色:2010年到2015年间的实际增速,橙色:政府计划在2014年计划的到2025年需达成的目标


世界未来委员会(World Future Council)的安娜·立德特雷特认为,这些变化不仅会从根本上威胁德国在能源和气候政治领域的领导地位,而且可能造成大量失业,减少商机。这种“补贴变竞价”的方式将大大减少小型投资者、能源合作社、农民和企业的投资机会。立德特雷特说:“民众才是德国能源转型的中坚力量。仅能源合作社就已经在可再生能源项目中投资近13亿欧元,为社区、地方和民众创造了巨大的利益。”

事实上,过去几十年,“能源转型”计划已经让德国的能源行业变得更加民主。其包容性也使新的利益相关者有机会进入能源市场。而过去十年,这些投资者为德国的能源行业注入了大量的私人资本。截至2012年底,德国的可再生能源总装机中,有将近90%都归属于800多家能源合作社,以及私人投资者、农民、银行和企业家。与之相反,传统公共事业单位和能源供应商却鲜有投资,因而逐步丧失了自己的市场份额。

德国的能源转型是一场民主运动 (2012年可再生能源所有权)

German energy transition is a democratic movement
蓝色:公民及合作社,红色:工业及策略投资者,粉色:能源供应商 


迄今为止,《可再生能源法》(Renewable Energy Act)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正如国际可再生能源协会(IRENA)说的那样,德国已经向全世界证明,依靠强大的电网基础设施和跨境交易链接,我们完全可以在没有系统性问题的情况下,完成高水平的可再生能源建设。

但是正如我们所了解的那样,目前“能源转型”计划前路未明。普通公民、社区和新型投资者仍然是当今能源转型的最大推动力。如果这种“补贴转竞价”的资本模式一旦落实,大型企业将立刻垄断市场。而包括普通民众在内的很多潜在投资者(比如普通民众)将被关在门外,一同被关在门外的还有低碳经济转型所需的数十亿欧元投资。气候政策行动(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总结说,只要德国政府政策变化能够有效应对下一阶段的能源转型,保证投资环境的开放性,那么德国可再生能源市场扩张每年将至少获得300亿欧元的投资。上述讨论都是在柏林进行的。对我同事克雷格·莫瑞斯(Craig Morris)这样的国际观察人员来说,重要的是,大多数德国人要明白,能源领域的所属权问题至关重要。

据悉,该项法案有望在今年夏天德国上下议会休会期之前通过。这也将成为2017年德国大选之前政府推出的最后一项主要的能源立法行动。可以确定的是,“能源转型”计划一定会继续进行下去。不过谈到最终的效果,还是要看这项改革能否帮助德国在202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水平的基础上降低40%。然而,我们并不愿意看到一个全球气候运动的领袖国家通过牺牲可再生能源增长来保护落后的火力发电企业。所以说,下届德国政府将面临两项重要难题:一是逐步淘汰煤炭火力发电,二是在供热和运输领域继续推进“能源转型”计划。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Power grip extension issues?

I heard that Gabriel's main concern for the slow-down is that the power grid is not able to cope with the pace of renewable energ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