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矿业利益恐扰乱澳大利亚大选

距联邦选举仅数天, 神华集团的煤碳项目可能导致澳大利亚资深政治家下台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Kate Ausburn

从悉尼出发,驱车五小时就能来到位于这座城市东北方向的利物浦平原,这里就是中国神华煤炭集团选定的下一个采矿点。如果计划得以实施,这里将会建成澳大利亚最大的煤矿之一,产量非常惊人。

神华集团的水印煤矿预计将在30年间产出
煤炭2.9亿吨。该项目将拥有三个露天矿坑,每个矿坑的宽度都达到了数千米,整个工程的“扰动区”面积为40平方公里,比悉尼和墨尔本的商业中心区还要大。

水印煤矿计划极具争议性,其选址主要为农业用地,使得澳大利亚的采矿业与农场主陷入对立。反对该煤矿计划的人认为,煤矿可能会影响当地的地下水源。

“我从来没见过在水源附近采煤还能确保水源安全的。对农业生产潜力来说,这个风险太大了。”当地一位土地所有者蒂莫西·达迪说。

而像新南威尔士矿产委员会的斯蒂芬·加利利这样支持该项目的人则指出,煤矿作业期间将为当地创造425个就业岗位(建设期间可创造625个就业岗位),整个项目累计将为澳大利亚带来13亿澳元(合64亿人民币)的税收。

围绕该煤矿的争议非常激烈,甚至可能会直接导致一位即将在7月2日参加联邦选举的澳大利亚资深政治家垮台。

该煤矿位于副总理巴纳比·乔伊斯的原选区。澳大利亚政府批准煤矿建设之后,这一选区的前独立议员
托尼·温莎决定复出参加选举,就煤矿的建设问题向乔伊斯提出挑战。距选举仅数日,两位候选人的支持率十分相近,竞争非常激烈。

鉴于中国有着全球第二大的煤炭储量,我们很有必要想一想,为什么神华集团会在澳大利亚的农业核心地带寻求采矿机会。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2008年。当时,中国经济呈两位数增长,国内煤炭需求量急速上涨。就在那一年,神华集团首次获得许可,对利物浦平原的煤矿进行勘探。

虽然中国国内的煤炭资源丰富,但大多位于北部和西部省份,而主要的煤炭消费中心则位于东部和南部的沿海地区。本世纪初,中国煤炭需求急速上涨,铁路和海港只能勉强跟上增长的步伐, 最终导致
交通运输出现瓶颈,而进口煤炭的前景显得愈发具有吸引力,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有着健全的矿业基础设施和丰富的煤炭资源,澳大利亚政府也欢迎中国企业进驻。

过去20年间,澳大利亚的采矿业繁荣发展,其生产的铁矿石和煤炭大部分出口至中国。这一趋势为澳大利亚创造了就业,刺激了经济发展,但也并非毫无风险。澳大利亚越来越依赖于中国这个单一的经济体。仅以2013年为例,澳大利亚生产的煤炭中有3/4出口至中国。而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澳大利亚也面临着风险,造就其多年繁荣经济的源头如今成了破产的原因。

图1:中国煤炭进口预测

China_CoalImportForecast_BOAMerrilLynch.jpg

数据来源:美银美林,《澳大利亚人报》2015年3月23日重印

2015年7月,中国政府为了改善京、沪等主要城市的空气质量,决定限制进口煤炭的使用。这一决定对澳大利亚的煤矿业造成了直接影响。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学者王韬解释说“近来的煤炭进口趋势很大程度上是逆向的,2014年中国煤炭进口量下降了11%,2015年则再次下降了37.5%。”由于煤炭市场供过于求,采煤巨头嘉能可和力拓集团纷纷
削减产量,一些小型采矿企业则已经走向破产

2008年神华集团获得探矿许可证之时,澳大利亚炼焦煤的价格约为每公吨300美元。接下来几年间,煤炭价格一降再降。2012年对该煤矿的财务可行性进行研究之时,项目生命周期期间的煤炭价格预计为每公吨142美元。“为了减少项目的福利支出,必须持续降低煤炭价格(降幅超过55%)。”

图2:澳大利亚炼焦煤价格

数据来源:《资源与能源季刊》,2015年9月

此后,煤炭价格持续暴跌,截至本文撰稿时已跌至每公吨85美元,且这一趋势没有任何扭转的迹象。很明显,神华集团如果决定今年内开挖作业,就将面临资产严重贬值的风险。王韬认为“鉴于中国国内煤炭消费前景黯淡,这个项目将会成为神华集团的负担。”

神华的探矿许可证将于2016年10月到期,目前该集团尚未申请完整的采矿许可证。然而,鉴于项目前期投入庞大,神华现在想要退出也并不容易。

神华集团澳大利亚高管刘翔说:“截至今天,八年过去了,
神华投入了7亿美元,却几乎没有看到一点实质性进展。”据猜测,澳大利亚政府将返还神华集团最初缴纳的探矿许可费用,好让其体面的撤资。

这对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的长期前景意味着什么尚不明确。除了神华的煤矿,昆士兰北部加利利盆地还有其他几个大型煤炭出口项目正在筹备中。鉴于其对气候和当地环境的影响,以及在大堡礁狭窄的运输航线中运煤可能涉及的风险,这些项目也饱受争议。和神华集团的煤矿一样,昆士兰地区的项目也已经搁置,等待煤炭价格的回升。

可以想象,如果未来几年煤炭需求依旧低迷,澳大利亚的煤炭产业(和副总理)将会步上中国能源转型的后尘。

用神华集团主席
张玉卓的话说:“全球能源结构调整的步伐在短期内会加速……包括煤炭在内的化石燃料能源需求将稳步下降……煤炭和电力部门的结构调整将会加快。”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