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买者自省

野生物种的非法贸易在威胁着全球濒危物种的生存。伦敦在努力打击跨越亚非和欧洲野生物种的走私活动。山姆•吉尔对此进行了报道。

Article image

吉尔国家公园位于印度西部卡提瓦半岛最南端,属于古吉拉特邦。这里作为高度濒危的亚洲狮最后的栖息地而闻名于世,现在世界上硕果仅存的350头都生存在公园里。3月6日,有报道说有人发现三头亚洲狮被肢解,偷猎者在公园腹地杀害了它们,却丢弃了它们的毛皮。他们只拿走了爪子、骨头和头盖骨,这些都是传统中草药(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简称TCM)里极为昂贵的成分。

通常,似乎很难在伦敦街头听到这种关于野生动物偷猎的传闻。但是,当我们参观了位于伦敦南部的英国野生动物犯罪打击办公室(Wildlife Crime Unit)之后,它们却变得如此真切。这里有大量缴获的走私野生动物制品,从做成标本的狮子到装在罐子里的熊胆,塞满了所有的角落。在这里,连接着印度、中国和英国犯罪分子的黑暗世界一下子变得透明起来。

“人们把这件事和贩毒进行比较,”办公室负责人安迪·费舍尔说。他指着一个黑犀牛角,这是在对伦敦一家中药商店的突击行动中缴获的。1970年,人们认为非洲大草原上的黑犀牛还有10万多头。犀牛角在传统中药中被当作退烧药,受其需求量的驱动,偷猎行为使黑犀牛的数量减少到了目前的2,600头左右。

费舍尔指出,在贩毒和濒危物种非法交易之间存在某些相似性,但他接着说,“一个根本的不同,这就是毒品是可以制造的,因此你可以控制其供应。”

日益全球化的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展现出一幅灰暗的画面。费舍尔说:“随着犀牛变得稀少,牛角的价格上涨,这就吸引了更多的偷猎者去猎杀犀牛。唯一能够制止事态的方法就是消灭需求,而几乎所有的需求都来自那些不出产犀牛的国家。”

正是为了抵制这一需求,去年11月,英国野生动物犯罪打击办公室、大伦敦政府当局和五个国际野生动物非政府组织再次发起了“魅力行动”(Operation Charm)。

这个行动的目的就是从出售的环节上解决世界上最珍稀动物(受到《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保护的品种)的交易问题。主要针对的是伦敦贩卖老虎、熊、犀牛和麝鹿在的行为,他们打算在实施传统的法律强制性办法的同时,也将其与中药业界的合作以及提高消费者意识的方法结合起来。其中一个项目,就是在中药联合会的支持下,鼓励合法商户在他们的橱窗上宣明不出售任何濒危野生动物制品。

魅力行动已将目标锁定为近来伦敦传统中药产业的增长,但销售数量的增加的来源在哪里,又是谁购买了这些濒危动物制成的药物呢?

购买者决不只是伦敦的华人,费舍尔说。在过去的15年中,伦敦的中药店从十来家猛增到将近2,000家,原因就是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开始寻求其他的健康产品,不再局限于西方式的生化药物(一些人认为这是空虚的物质论)。费舍尔简洁地总结:“传统中药已经成为一种潮流。”

这种现象在我位于东伦敦的住所附近十分明显,走路五分钟的距离之内就有一大堆货品充盈的中药店。我没有发现这些店家有任何出售稀有动物制品的迹象。大部分店家都没有这种行为。但是,由于整个市场的巨大扩张,水涨船高,那可能出售非法制品的一少部分商家也会增加。

我们要传达给伦敦消费者的信息非常简单:买者自省。“大部分人认为在英国不存在濒危动物的问题,”费舍尔说,“他们认为问题都在非洲或者亚洲。但实际上这里也有,有些人在伦敦不知不觉地就购买了濒危动物制品。”

去年12月,一次魅力行动的调查使得伦敦东南部一名男子被起诉,他曾经贩卖含有熊、海马、赛加羚羊和麝鹿的制品。行动当局在其他调查中还收缴了虎骨酒、野生兰花和含有鹿的制品。问题在于交易没有任何下降的迹象,需求的剧增推动了从海外的非法采购。

奢侈品市场

但是,伦敦的中药买卖决不是导致国际珍稀动物交易的惟一原因。

在野生动物犯罪打击办公室的架子上摆着两只小老虎标本,下面是俗艳的木制底座。它们死的时候才10天,实际上连眼睛还没有睁开,但标本制作者嵌上的玻璃眼珠却使它们双目圆睁。偷猎者杀死这些幼兽就是为了制造奢侈的装饰品,这种交易残忍冷酷,却十分有利可图。

在小老虎的旁边还摆放着一头狮子的标本、一张虎皮毯子,以及最怪诞的——一个高山大猩猩的头盖骨,这种大猩猩在野外只剩下了600只左右。所有这些都曾经让有钱的收藏者爱不释手,他们根本毫不关心这些行为所造成的生态后果。

在对伦敦最奢华地区之一——梅费尔一家美发店的突击行动中,人们收缴了一些象牙修面刷,每把售价1,100英镑(大约2,165美元)。很清楚,伦敦一些时尚精英中间的炫耀性消费行为正在破坏着全世界的生物多样性。但是,这个问题并不局限在伦敦、巴黎和纽约。可悲的是,这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日渐成为一种潮流。在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里,有钱的精英们也在追求濒危动物的制品,包括象牙、珍稀的裘皮和沙图什——用藏羚羊绒织成的昂贵纺织品。

世界上对濒危动物制品的需求非但没有消失,反而由于新市场的出现而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保护者自身所面临的危险就更加令人担忧了。英国野生动物犯罪打击办公室的预算大幅减少,它的生存正变得岌岌可危。

2月份,野生动物非政府组织写信给伦敦市长,他负责制定伦敦警察总局的预算。信中指出,野生动物犯罪打击办公室每年的预算只有8万英镑,和伦敦警察总局25亿英镑的总预算比起来,实在只有“沧海一粟”。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英国机构主任罗宾•马斯兰德直言不讳地表达了自己的失望。他在一次讲话中指出,“非法野生动物交易是仅次于贩毒和军火交易的犯罪,但是我们只能得到一小部分财政支持。伦敦是濒危动物制品的主要市场,我们担心,如果野生动物犯罪打击办公室关门大吉的话,就等于给犯罪分子们开了绿灯,他们又可以在伦敦肆无忌惮地做生意了。”

消灭野生动物非法交易是重要而危险的工作,它将相隔遥远的地区联系在一起。最终,伦敦的“绿灯”可能成为像亚洲狮这样的动物穷途末路的信号。

 

山姆·吉尔是中外对话的副总编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盲目的信仰

这是篇很有趣但是令人感到压抑的文章。人们竟然会出高价买濒危动物制成的退烧药,而一般的布洛芬(抗炎、镇痛药)只有40p,这一点实在让我感到气愤。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改变这种情况。中国人对中草药有一种宗教上的信仰,其盲目性毋庸置疑。而且这些异国的产品对西方消费者也挺有吸引力,而问题似乎也在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

对那些购买濒危动物制成的装饰品的人,我只能说这是一种病态的行为。因为这些装饰品真的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James R

Blind faith

An interesting but extremely depressing article. It makes me furious that people will pay high prices for "fever-reducing" "medication" made from endangered species when a packet of 12 Ibuprofen only costs about 40p. I'm not sure how this can be changed though -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a religious belief in TCM - a blind faith that can't be questioned. Add to this the Western consumers who are attracted by the exotic and the problem seems like it is likely to worse rather than better.

As for the people who buy ornaments produced from endangered species - that is just sick. They don't even have the excuse that the ornaments might be useful.

James 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最近的亚洲狮偷猎事件

2007年3月,6只亚洲狮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吉尔国家公园里被偷猎者杀死。吉尔国家公园是世界上359只亚洲狮仅有的栖息地(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减少!)。

据报道,偷猎的目的是把动物肢体和骨头用作制成中草药,这在古吉拉特邦的野生动物史上还是第一次。所以这对打击偷猎犯罪保护亚洲狮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我现在在此寻求大家的帮助,并恳请大家广开视听,积极寻找帮助解决偷猎事件发生的办法。并且在附近的中药店找出代售的亚洲狮产品(有些可能是经过伪装的)。

请把这个信息传递给本国或本市的野生动物犯罪机构,或者把此类机构的地址留给我们,我们会和他们主动取得联系。

最后请大家来共同保护亚洲狮。

Kishore Kotecha
印度野生动物保护信托组织
拉贾考特-古吉拉特邦-印度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电话:0091 98240 62062

Recent Asiatic Lion Poaching

In March2007 six Asiatic Lions were killed by poachers in Gir in Gujarat – India. Gir is the last abode of Asiatic Lions were only 359 of them survive (may be figure has still reduced!).

For the first time in wildlife history of Gujarat such lion poaching case has taken place for using body parts and bones for Chinese medicines, report says. Thus it is very much important for all of us to crack the crime to save last few Asiatic Lions. I write this to seek you help. Please keep your eyes and ears open to find out something that may help this poaching case. Also please visit your nearby Chinese medicine shop to find out FOR SALE Asiatic Lion (or may be under tiger camouflage!) products.

Also please pass on this message to Wildlife Crime Agency in your country / city. Alternatively let us know address of such agencies and we will communicate with them.

Please help us to Save the Asiatic Lion.

Kishore Kotecha
Wildlife Conservation Trust of India
Rajkot – Gujarat – India
email: [email protected]
Phone: 0091 98240 62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