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新开发银行称其DNA已打上绿色标记

新开发银行高层强调其注重绿色和可持续发展,但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的缺失为其绿色形象打上问号。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Jason Mrachina

7月21日下午3:26,正在参加新开发银行首次年会的NGO代表们突然收到主办方发来的一封紧急邮件:副行长弗拉基米尔· 卡兹别科夫4点钟将在另外一个会议室与NGO展开面对面交流。

临时增设与NGO对话环节

与NGO对话这个环节原本并不在议程中,而是临时增设。在年会中,NGO曾争取到一个提问机会:新开发银行将如何与NGO展开交流和互动?


创绿研究院研究员白韫雯告诉中外对话:“临时召集NGO开会这让人很意外,也是一个惊喜。虽然对话时间很短,但增设这个环节显示了新开发银行愿意与NGO交流的诚意。”这个简短会议聚焦在新开发银行目前缺失的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问题上。

此举有别于1个月前在北京结束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首次年会。NGO曾批评亚投行没有设置一个专门环节,来就他们关心的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展开面对面交流。

在回应NGO如何参与新开发银行的建设进程时,来自巴西的副行长
保罗·诺盖拉·巴蒂斯塔·朱尼尔表示,会将新开发银行与NGO的关系视为一种伙伴关系,因为双方推动可持续发展的最终目标一致。

来自中国的副行长祝宪认为,NGO的参与对新开发银行来说非常重要,但银行目前首先需要建立相应机构和机制,再和NGO合作。


本次年会向非政府组织(NGO)开放,但由于主办方通知申请者出席的时间极为仓促,只有少数NGO有机会参与21日下午的研讨会。

来自印度的首位行长卡马特,4位副行长包括来自巴西的保罗·诺盖拉·巴蒂斯塔·朱尼尔、来自俄罗斯的长弗拉基米尔· 卡兹别科夫、来自中国的祝宪、来自南非的莱斯利·马斯多普,都在首次年会上亮相。

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未建立

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safeguards)是帮助多边金融机构避免其投资和经营活动对环境和社会产生负面影响的工具。白韫雯之前一直以为新开发银行的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已经制定,只是还没公布,“但面对面的交流得知,政策还未制定。”

对于为何还未制定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来自俄罗斯的副行长
长弗拉基米尔· 卡兹别科夫解释,因为新开发银行还刚刚起步,环境社会保障政策还在制定中,但承诺会在公开前邀请利益相关方包括NGO进行充分磋商。

由中国主导建立的亚投行,虽然已经制定和公布了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但多家
NGO曾告诉中外对话,该项政策的制定缺乏与利益相关方的充分磋商。

白韫雯认为,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以及问责与监督机制是多边开发银行的治理机制中不可或缺的一项。其他多边金融机构如世行(WB)、亚开行(ADB)、亚投行(AIIB)在公布首批项目之前就完成了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的制定。

新开发银行在首批项目已经公布后还没有制定其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多家机构对此表示担忧。

“尽管在项目端体现了可持续性,但外界还无从知晓投资项目如何处理其环境与社会影响,这不免给银行的可持续性承诺打了折扣。” 白韫雯说。

巴西民间组织Conectas Direitos Humanos认为,即使是那些被视为可持续的基础设施项目,也可能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在项目批准之前应该进行环境与社会评估。

但有专家认为金砖五国面临的环境与发展挑战各异,要达成一项获得五国共识的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实属不易。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布的《
“金砖国家”金融市场可持续发展监管体系国际比较研究》报告说,金砖五国采用环境与社会风险监管措施的主要动机存在较大差异。在通过制定金融市场监管措施解决环境与社会风险方面,中国和巴西走在前面,而印度和俄罗斯在这方面尚需做出更大改变。南非目前则没有要求银行在其业务中包含具体的环境标准。

曾在世界银行工作过3年的财政部亚太中心副主任周强武在年会上谈到新开发银行的优劣势时说,五国均等的股权既是优势又是先天不足。优势是均等股权代表平等的话语权和决策权,但这样也会导致做出决策的效率缺失。

“新开发银行”并非“金砖银行”

副行长
巴蒂斯塔表示,新开发银行不只是致力于为“金砖五国”服务,未来要吸纳和服务更多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推动新技术的发展。这也是这个银行为什么不叫“金砖银行”,而叫新开发银行的一个原因。

新开发银行于2012年提出、2015年7月成立,总部设在上海,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按均等比例出资。法定资本
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500亿美元,并设置了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金。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金融政策变动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币值稳定造成很大影响,金砖国家为避免在下一轮金融危机中受挫,计划共同构筑一个共同的金融安全网

Batista 说,新开发银行从某些角度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这是没有发达国家参与的、由新兴国家首次自己建立的银行组织,有助于提高新兴国家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5个筹建国家各有20%的股权,拥有相同的投票权。

而同期成立的亚投行规模庞大,中国是最大股东,有重要话语权。亚投行目前有57个成员国,不仅包括发展中国家,还有发达国家,主要致力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但行长
金立群表示,将来的业务范围将不限于亚洲地区。

打上“绿色”标记

新开发银行开业一年内,打出了一套绿色组合拳,比如发布首批绿色项目、发行绿色债券,强调自己更注重“绿色”和“可持续发展”。

能源基金会(中国)低碳发展项目主任胡敏告诉中外对话,新开发银行首批贷款全部支持可再生能源项目,充分体现了它的投资基调和初心。在2014年宣布成立新开发银行的《福塔莱萨宣言》中,专门指出要“支持加大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及普及能源获取的国际合作”。

胡敏说,另外一个更现实的原因是,近几年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很多传统领域都陷入低谷(比如中国煤炭、钢铁产能已经过剩)。绿色、低碳、可再生能源领域被期望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提振经济。“新开发银行的这些投资符合其经济诉求,这和近年来可再生能源市场稳定的回报率关系密切。”

行长卡马特和几位副行长表示,新开行的DNA已经成功打上了“绿色”标记。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大背景下,新开行希望借助绿色金融,来推动新兴经济体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

卡马特说:“发展中国家现在不能再走旧的传统发展模式,需要来个弯道超车。不管是在基础设施领域,还是新能源领域,都已呈现出跳跃式发展的趋势。”

年会上有人提问,首批绿色项目是否象征意义更大?

副行长
巴蒂斯塔说,他们需要在学习的过程中走出一条新路。新开发银行中“新”的一个重要涵义就是“不仅重视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视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

新开发银行首批发放的总值9.11亿美元的5个贷款项目,全部用于支持5个成员国的新能源项目(见下表)。

 

(资料来源:NDB)

卡马特行长说,新开发银行的定位将遵循新能源和新技术的发展趋势。体现绿色、可持续发展理念,“这将融入我们今后的业务范围。”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