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巴基斯坦扩大煤炭开采让塔尔沙漠村民痛苦连连

由中方支持进行的塔尔沙漠煤炭开采与肮脏能源电厂开发将让当地成千上万的贫困居民背井离乡。同时,已经在干旱天气下岌岌可危的地下水资源也可能就此耗尽。

Article image

巴基斯坦的塔尔沙漠是目前世界上尚未开采的储量最高的的褐煤田之一。图片来源:Amar Guriro

塔尔罗·海尔波多(TharioHalepoto)村地处巴基斯坦东南部的塔尔沙漠之中,位于港口城市卡拉奇以东大约400公里的地方。在这里,你既能听到孔雀争鸣,也会看到挂着铃铛在吃草的山羊与奶牛。妇女们身着艳丽的服装,头顶大水罐从沙丘中间慢慢走过。

这个村子里大概有1000多户人家,大多数都属于海尔波多部落的分支。然而,这里的宁静恐怕要被打破。一家中巴合资企业看上了沙漠之下丰富的煤炭储备,并且准备在这里建设大型燃煤电厂,以满足巴基斯坦的能源需求。


塔尔沙漠地区居民的饮用水和农业用水均依赖于地下水和雨水

马哈茂德·海尔波多(MehmoodHalepoto)一家在这个村子已经住了几个世纪了。就像其他居民一样,海尔波多(Halepoto)是一个牧人,但他也会在雨季的时候耕田。1990年有政府官员来到这里进行勘探,并在海尔波多村的下面发现了储量惊人的煤炭资源。

信德省塔尔沙漠的褐煤储量高达1750亿吨——应该算是目前世界上尚未开采的最大煤田之一。这里不仅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沙漠地区之一,还有着许多世界文化遗址和濒危物种。塔尔地区的9.1万居民中,绝大多数都处于贫困状态,而且很容易受到极端天气影响。而其中有25%的人都生活在即将开采的煤田地区。他们本以为自己可以从这次资源开采中受益,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他告诉
第三极:“一开始我们很高兴,因为别人都说我们要发财了。但现在一切都像噩梦一样,这些黑色的金子就像黑色的毒蛇一样,要把我们从世代栖息的土地上驱逐出去。”

整个项目2015年才正式开始动工。因为正是这一年,总额46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规划才正式将塔尔煤炭项目纳入其能源与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中来。这其中就包括建设8座燃煤电厂和3000公里的公路、铁路与管道网络,将石油和天然气从阿拉伯海沿岸的瓜达尔港输送到中国新疆西北部的喀什。

互动地图:中巴经济走廊

2015年12月,中国
批复了总价12亿美元的塔尔沙漠地表煤炭开采和66万千瓦发电站项目建设计划。整个煤炭储区被划分为12个区块,每个区块煤炭储量20亿吨。在项目第一阶段,信德省政府将区块II分配给了信德省昂国煤炭开采公司(Sindh Engro Coal Mining Company,简称SECMC),允许后者开采总量15.7亿吨的煤炭并建设一座66万千瓦的发电站。该电站预计2019年6月起向巴基斯坦国家电网供电,后期发电总量预计可增至132万千瓦。

一家名叫中国机械设备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achinery & Engineering Corporation,简称CMEC)的中国国企将为本次煤炭开采、发电站的建设和运营提供所需设备和技术支持。而当地企业则提供人力资源,并负责管理和电力输配工作。信德省昂国煤炭开采公司(SECMC)表示,这个项目将为当地创造200个技术岗位和1600个基层岗位。但是,当地居民却抗议称,该公司的基层岗位并没有面向他们招工。包括工程师、开采人员和技术专家在内,却有300来名中方员工。

当地人的恐慌

中方工程队已经开始对第一个矿井进行开采。在第一阶段,信德省昂国煤炭开采公司将对5个目前位于2号区块的村庄进行搬迁,其中就包括塔尔罗·海尔波多(TharioHalepoto)村。

信德省昂国煤炭开采公司已经对占用的宅基地和农耕用地进行了补偿。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沙姆斯丁·艾哈迈德·沙伊克(Shamsuddin Ahmed Shaikh)表示,公司将竭尽所能帮助这些村民。

他告诉
第三极:“我们将建设一批全新的模范村镇,学校、医疗、饮用水、过滤设备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而且我们还会开辟专门的牲畜放牧区。”

他说,公司给予村民的土地价格高于市场价,大约为每英亩18.5万巴基斯坦卢比(约合1900美元)。而当地居民却认为,这个价格并没有将土地本身附加的高环境价值计算在内,而且他们也不愿意被安置到新村镇上去,况且这些村镇的位置到现在还没确定。

塔尔罗·海尔波多(TharioHalepoto)村居民穆罕默德·哈桑·海尔波多(Muhammad Hassan Halepoto)说:“几百年来,我们世代都居住在这个村子里,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我们的父辈也都葬在这里。要让我们离开这里实在是太难了。”

一位村民也说:“这里每亩土地上都有我们种的树。即便是干旱季节,我们也可以靠这些树来喂养牲畜。当雨季来临的时候,我们也会耕田,而且收成还不错。这些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永久资源。”

煤炭项目还会抢占村民们的畜牧用地。塔尔沙漠地区总共养殖了大约700万头奶牛、山羊、绵羊和骆驼,为信德省提供了大约6成的奶制品、肉制品和皮毛制品。

村民们担心这个项目将会成为塔尔沙漠地区的环境灾难。为了给矿井开采和道路铺设让路,项目建设企业将会砍掉上万棵本土树木,这将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毁灭性影响。



塔尔沙漠是蓝孔雀和羚羊等诸多野生动物的家园

信德省昂国煤炭开采公司的一位官员表示,公司每砍伐一棵树木,就会栽种10棵新树。截至目前,昂国煤炭已经在格林公园的18英亩土地上栽种了1.2万棵树,未来两年这一计划还将继续。

但是当地村民说,他们原来一直用这些树的树叶来喂养牲畜,而如今的这个森林公园他们根本就进不去。而且项目企业种植的根本就不是原有的树种,而是类似
锥果木一类的外来物种。这个品种是一种生长非常迅速的海岸植物,会吸收大量的地下水,这对于沙漠生态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由于持续干旱,目前项目规划区有些地方的地下水位已经下降到地下100米左右,而有些地区的地下水位则以每年两米的速度迅速下降。当地居民担心,项目公司可能会因为煤炭开采而攫取大量的地下水资源。过去3年里,沙漠干旱已经导致当地至少3000名儿童死亡,而当局承认的数字仅有828名。

而附近格拉诺(Gorano)村的村民则已经通过司法渠道对采矿公司提起申诉。其中一名叫做里拉·拉姆(Leela Ram)的请愿者说,采矿公司将会把污水倾倒在超过2700英亩的耕地和森林之中。他说:“15个大型村庄和1.5万居民将直接受到影响,20万棵树将会因污染而死去,而所有的居民都必须因此而搬离本来居住的村庄。”


近年来,为了给矿场让路,大量的林木被砍伐

昂国煤炭开采公司的沙伊克(Shaikh)对上述指控予以了否认。他说:“项目只会占用1400英亩土地,用于修建两个用于储存开采污水的蓄水池。这些水只是天然的地下盐水而已,是无毒无害的,不会影响任何一个村庄。”

逆世界潮流而动:巴基斯坦迎来煤炭使用热潮

塔尔煤田的煤属于褐煤,是一种
煤化程度低的高灰煤。也就是说,和普通煤相比,要产生同样的电能就要燃烧更多的褐煤,而相应的碳污染排放也就更多。目前全球很多国家都已经不再使用高灰褐煤发电了。中国国内关停了很多燃煤电厂,但同时却又在帮助巴基斯坦等发展中国家发掘褐煤并建设新的燃煤电厂。

在去年的联合国巴黎气候峰会上,巴基斯坦承诺削减5%的温室气体排放。然而与此同时,该国却又在计划发展刚刚起步的煤炭行业,预计在2018年前共有5座全新的发电厂投入使用,更多项目还在积极筹划之中。

最近,一名7岁的女孩在她的环境律师父亲支持下向巴基斯坦最高法院提起了诉讼。她指控巴基斯坦政府的塔尔沙漠开发计划将加剧环境变化,而且也掠夺了巴基斯坦未来多少代人享受健康生活的权利。在这个案例中,这位小女孩指出,应该利用投资可再生能源来应对能源供给不足的问题,而不是把目光放在高灰煤炭上,忽略巴基斯坦得天独厚的太阳能和风能资源

延伸阅读:清洁能源将如何改变巴基斯坦

信德省昂国煤炭开采公司的沙伊克(Shaikh)承认,褐煤的确是品质最差的一种煤炭资源,但是他也指出,该公司会利用最先进的技术捕捉回收煤场烟囱中的煤灰。未来,该公司还会修建一处专门用于倾倒煤灰的场所,从而最大程度地减少煤灰飞尘的破坏作用。然而对于塔尔沙漠地区的村民以及未来一代的巴基斯坦孩子们来说,这样的说法好像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图片均由艾马尔•古里罗提供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