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荒漠化不容忽视

如何与伙伴合作应对沿线地区严峻的荒漠化问题,将成为中国政府实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国际战略的关键环节。

Article image

巴丹吉林沙漠的绿洲:巴丹吉林沙漠是戈壁沙漠的一部分,干旱和沙漠化已成为令人担忧的问题。图片来源:baike

跋涉在沙漠中的骆驼商队是古代丝绸之路留给人们的生动印象。今天,提出宏大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战略的中国政府,依然需要面对沿线国家日益严重的荒漠化问题。

今年六月在北京举行的
“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活动上,中国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永利强调, 在“一带一路”战略目前涉及的65个国家中,超过60个正遭受着荒漠化、土地退化和干旱的危害。

穿越沙漠的“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沿线的中亚、北亚、南亚、中东等地区均不同程度遭受着荒漠化和干旱的威胁,其中包括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巴基斯坦、埃及等国家。而据国家林业局介绍,中国国内也有七个荒漠化严重的省份位于“一带一路”战略路线上。这七个省主要分布在干旱的中国西北部,拥有全国95%的沙化土地。

中国科技部发布的
“一带一路”生态环境状况报告中提到,“一带一路”战略包含的六大经济走廊中,有四个走廊带存在不同程度的荒漠化问题,其中:“中蒙俄经济走廊”约400公里路线位于荒漠区;“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路线总长超过6000公里,大约一半位于荒漠区;“新亚欧大陆桥”(从中国江苏连云港到荷兰鹿特丹),干旱和荒漠是主要的生态约束因素;在“中巴经济走廊”的南段,干旱和大面积荒漠分布是其主要的生态环境约束因素。



中国科技部国家遥感中心发布的《全球生态环境遥感监测2015年度报告》深度分析了“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陆地和海洋生态状况。该报告指出区域内大部分地区同时面临经济落后和生态脆弱的双重问题,而经济发展又将对参与地区的生态环境构成新的压力。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已公布的“一带一路”拟建、在建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已达1.04万亿元。其中,铁路投资近5000亿元,公路投资1235亿元,机场建设投资1167亿元,港口水利投资超过1700亿元。“一带一路”涵盖的六十多个国家,投资类型涉及能源与资源开发利用,公路、铁路、油气管道、网络通信设施等的修建。而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对生态环境造成重大影响。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的《 “一带一路”:战略对接与安全风险》报告评估说,“一带一路”众多项目的实施可能会产生一系列环境安全问题

危机还是商机?

中国政府对
大规模涌向“一带一路”区域的投资将带来的生态风险已经有所关注。中国科技部国家遥感中心2015年的核心工作之一便是给“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生态状况摸底。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和主管荒漠化防治的国家林业局都呼吁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应重视荒漠化问题,并加强这方面沟通协商和合作。

中国在防治荒漠化方面有一些成功经验。国家林业局数据显示,中国荒漠化土地由上世纪90年代末年均扩展10400平方公里,减缓到目前年均扩展2424平方公里。汪洋表示中国将加大力度支持发展中国家防治荒漠化,但没有透露资金和技术支持的细节。

中国企业却已经敏锐捕捉到了广袤的沙漠蕴含的巨大机会。 “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刚过一年多,国家政协委员、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王文彪就在2015年两会期间专门提交了关于荒漠化治理的提案。紧接着,亿利集团宣布牵头募资300亿元,发起绿色丝绸之路私募股权基金(以下简称“绿丝路基金”),主要投向清洁能源、生态修复与生态农业等。

王文彪领导的亿利集团曾修复国内沙漠和盐碱地1.1万平方公里。2013年,由于对修复库布其沙漠的突出成就,王被联合国授予“全球治沙领导者”奖。

在他的全国政协会议提案中,王明确表示,“一带一路”沿线光热资源丰富、土地沙化严重,具有发展绿色生态产业的地理和资源条件。

“绿丝路基金”首期50亿元投资选择太阳能光伏项目,计划在未来6-8年内参与投资中国和“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太阳能光伏发展,总装机达到10吉瓦。王告诉媒体,他期待国际合作伙伴的加入。但目前该项目的国际合作前景尚不明朗。

亟需治理的全球难题

尽管荒漠治理看起来已经排上中国政府的议事日程,民间资本也跃跃欲试,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维持经济发展势头的同时治理修复中国西北部、中亚、中东的荒漠化土地,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UNCCD)2014年发布的
《荒漠化:看不见的前线》(Desertification: the invisible frontline)报告显示,全球有15亿人赖以为生的土地正在退化。

土地退化是被迫迁移的一大驱动因素,预计全球有1.35亿人因荒漠化而面临被迫迁移的风险。到2050年,有2亿人可能沦为永久环境难民

据中国国家林业局数据,全球荒漠化土地面积达到3600万平方公里,每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420多亿美元。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
发文,指出在今后 25 年中,土地退化有可能使全球粮食产量下降 12%,世界粮价上升 30%。若无一项长期解决办法,荒漠化不仅影响粮食供应,而且还刺激迁移,危及许多国家和区域的稳定。

潘基文呼吁通过发展可持续的气候智能型农业(Climate-Smart Agriculture),来保护土壤,防治荒漠化。尽管反复强调遏制土地退化势头的意义和经济价值,他并未提到荒漠化土地生态修复的前景。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