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冰川融化可能对水电计划产生影响

世界水资源周又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冰川融化这个问题上,但是关于冰川融化给冰川河流和水力发电带来的影响,仍众说纷纭。

Article image

喀喇昆仑冰川。图片来源:earthobservatory.nasa.gov

气候变化导致冰川开始逐渐退化。这对下游的溪流和河流的水流状况又意味着什么呢?

荷兰智库机构未来水源(Future Water)的亚瑟·卢茨认为,影响要分很多种。日前,世界水资源周活动正在斯德哥尔摩举行。在一场关于冰川和水电的会议上,卢茨指出,冰川融水对下游河流的影响在每个地方都是不一样的。相比于恒河盆地和雅鲁藏布江盆地地区来说,冰川融水对印度河盆地的重要性要高得多。

此外他还补充道,冰川退化对集水区的影响也各不相同。

By Arthur Lutz from Ragettli et al., 2016. RCP refers to the various climate change scenarios forecast in the latest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The higher the RCP, the more the warming

来源:亚瑟·卢茨(Arthur Lutz),Ragettli等人(2016)。RCP是指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最新一份评估报告中的各种气候变化情境预测,RCP数值越高,全球变暖的幅度就越大。

国际综合山地开发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Integrated Mountain Development ,简称ICIMOD)组织的一次会议上,卢茨现场展示了两份研究成果,一份关于尼泊尔,另一份关于智利。

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预测,在尼泊尔境内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的上蓝塘集水区,中等程度变暖情境(RCP值为4.5)中,雨水、冰川和融雪均发生了变化,但该地区总体径流并未较目前状况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但是,在变暖程度更为严重的情境下(RCP值为8.5),预计该地区2050年前径流总量会提高不少,而到2100年时这种情况会更加严重,从而导致山洪暴发的危险性大大增加。

但预测结果显示,智利安第斯山脉地区洪卡尔集水区的情况却与此完全不同。中度变暖导致的径流增加可能比高度变暖还要严重。

David Molden, Director General, ICIMOD [image by Udayan Mishra / ICIMOD]
​国际综合山地开发中心总干事 大卫·莫尔登。图片来源:尤德彦·米什拉/国际综合山地开发中心

国际综合山地开发中心总干事大卫·莫尔登表示,我们必须尽快从微观和宏观角度展开更多的相关研究。

目前非常明确的一点就是,全球高山地区的大多数冰川都已经开始出现退化。唯一的例外就是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的喀喇昆仑山冰川。卢茨表示,这个著名的“喀喇昆仑特例”至今也没人能够弄明白。目前大多数科学家认为,可能是里海为这一地区带来了更多的降雪和降雨。

但除了这一个特例之外,冰川快速融化这个事实已经不可否认,因为山地地区对气候变化更加敏感——卢茨指出,如果海平面地区升温4摄氏度,那么海拔5000米以上地区的升温幅度将达到5到6摄氏度,而且这一趋势很有可能继续。

By Arthur Lutz from Pepin et al., 2015
来源:亚瑟•卢茨,Pepin等人(2016)

研究人员总结指出,冰川对下游水量的影响主要取决于融水在整个流出水量的比例、未来气候变化带来的季节性差异、未来降水(降雨和下雪)总量以及强度等多个因素。

对水电建设计划的影响

而这对喜马拉雅地区数量众多的拟建水电工程又意味着什么? 挪威国家电力公司的马丁·洪斯贝格认为,目前尚无定论。

因此,洪斯贝格表示,开发商还是在继续规划和建造水电项目,并没有考虑水流变化带来的影响。挪威国家电力公司目前在印度和尼泊尔进行水电项目运营,他认为如果相关部门允许开发商放弃原有的径流式项目,转而开发蓄水水库,那么就可以降低这种不确定性。

在大坝后面修建水库的做法在喜马拉雅地区一直饱受争议,而且以前也曾多次遭到反对。

国际综合山地开发中心的阿底提·穆克吉表示,无论项目采用哪种方式进行开发,最终都应该尽可能多地与当地居民共享福利。


图片来源:Aditi Mukherji

穆克吉指出,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国家和河流的水电潜力高达5亿千瓦。但是她也突出强调了一个问题,这些从山区输向平原地区的电力并没有给山区居民带来相应的好处。

她说:“这些好处不应仅仅局限在(安置)补偿和气候变化减缓措施上。” 穆克吉和她的同事在一项针对印度北阿坎德邦和尼泊尔地区的调查中发现,尽管法律规定水电开发商必须就项目开发带来的破坏对受影响地区进行补偿,但是这些补偿金最终往往都直接进了当地政府的腰包,而受项目影响的群众却根本就没有受益。她指出,尼泊尔的状况相对好一点,因为 当地的村开发委员会会就大多数利益问题与项目开发商进行协商,而尼泊尔中央政府并不会插手其中。

穆克吉说:“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尼泊尔的民众社群权利更大一些,而印度则相对小一些。”她和她同事进行的这项研究的部分内容已经被收录到了一份名叫
《利益共享和可持续水电:尼泊尔的经验之谈》的报告中。北阿坎德邦新法律规定,水电开发商支付的补偿金应该直接划归村务委员会(Panchayats),对于这一变化穆克吉表示非常欢迎。

尼泊尔水资源保护基金会的迪帕克·吉亚瓦利说:“如今,科技误用、社会形态变化和人口外迁等因素已经让情况变得非常复杂,而气候变化则会让这种状况再糟糕10倍。”

国际山地综合开发中心项目总监艾克拉巴亚·沙玛在会议总结中重申,关键是要对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进行更多的研究,并且还要设立更多的监测站。

 

英文原文刊载于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