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水电困局令巴西引入中国煤电投资

中国正在饱受水电衰落困扰的巴西投资兴建一座新的燃煤发电厂,但批评人士认为开发可再生能源更清洁划算。

Article image

随着中国的帮助,巴西正试图建立火电站以应对水利发电的降低 (图片来源:Eduardo Tavares)

据悉,中国电建集团下属的山东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SEPCOI)正出资帮助巴西黑金能源集团公司新建一座燃煤电厂。该电厂位于巴西南部圣卡塔琳娜州。有批评人士认为,这个项目与巴西此前做出的控制气候变化的承诺并不相符,而且投资额可能比可再生能源项目还要高。

这座火电厂毗邻巴西煤炭主产区,预计2017年底建成并投入运营,共配备2台30万千瓦机组,预计总投资额约10亿美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

算上这个项目,目前中国共在巴西三个不同地区参与投资了三座燃煤电厂,总装机容量高达130万千瓦。这只是中国在全球各地投建电厂活动的冰山一角,据统计,目前中国银行和企业在全球共投资建设了大约79个项目(装机容量超过5200万千瓦)。然而中东欧银行监控网络(CEE Bankwatch Network)的数据显示,目前在南美地区中国企业只在巴西参与了燃煤发电项目。

在全球各地煤炭投资日渐走低的背景下,中国在拉美地区投资了很多可再生能源项目,但也依然在巴西投资新建了这几座燃煤电厂。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中期可再生能源市场报告的数据显示,2015年可再生能源已经成功超越煤炭成为全球新增装机的最大来源。

这个电厂项目原本是巴西政府2016年4月举行的基础设施建设竞标项目中的一个。但鉴于巴西目前日渐严重的经济衰退形势,政府决定重新规划国家能源战略,项目竞标也就此搁置。巴西政治和经济的不确定性让这个煤电项目的可行性充满了不确定,并引发了人们对于巴西气候和能源政策的更多担忧。

黑金能源公司总裁西尔维奥•马奎斯•迪亚斯•内图(Silvio Marques Dias Neto)表示:“黑金能源绝对不会放弃这个煤电项目。”西尔维欧此言,其实是回应此前的传言——有传言称,由于巴西经济危机,该项目可能只会停留在“纸上谈兵”阶段。中信集团和鹤壁市国昌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也参与了相关建设,不过迪亚斯(Dias)也欢迎新投资方的加入。

能源安全引发热议

巴西电力供应中有三分之二来自水电,但气候和降雨的变化让水力发电变得越来越不可靠。

大面积的旱灾导致巴西水电供应严重短缺,为此该国政府不得启用备用燃煤电厂以弥补电力供应缺口。由此产生的额外成本,导致今年早些时候巴西消费者电费支出整整上涨了50%。

迪亚斯(Dias)表示,巴西应该修建更多类似佩德拉斯•阿尔塔斯这样的燃煤电厂,以提高电力供应安全性,丰富电力供应的能源来源。迪亚斯(Dias)此前曾担任过南大河州电力公司(CEEE)总裁,他认为:“巴西的确应该继续鼓励可再生能源发电,但不应以牺牲基本负荷发电为代价。”

支持新建燃煤电厂的一方也指出,煤炭为水力发电提供了一种可靠的替代保障,而且为巴西进一步开发圣卡塔琳娜州和南大河州丰富的煤炭资源创造了机遇。

一旦电厂投产,黑金能源将使用巴西最大煤田坎迪奥塔提供的原煤,进行全天候运营发电。为了降低有害温室气体排放,黑金能源公司表示将采用脱硫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阻止微小固体颗粒进入大气环境的“颗粒物削减”措施。

逆流而上是否明智?

自从去年12月《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以来,墨西哥阿根廷等拉美国家开始加大可再生能源投资,并逐渐将其视为煤炭资源的替代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尽管巴西也签署了《巴黎气候协定》,并承诺削减本国的碳排放,但近年来巴西能源部门的碳强度却在逐年上升。

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简称WWF)巴西分部的数据显示,巴西目前是全球第7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其排放总量中有30%来自能源部门。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巴西分部气候变化与能源项目协调官安德烈•纳胡勒(André Nahur)表示,巴西一直在追加煤炭发电厂投资,但无论从环境、社会还是经济角度来说,这样的举措都没有意义。

身为巴西能源金融专家的纳胡勒(Nahur)认为:“如果巴西政府能够逐步减少对燃煤电厂的补贴,鼓励发展太阳能,则预计可节省超过1500亿雷亚尔(约合4.6亿美元)的公共资金。”

黑金能源公司的迪亚斯(Dias)表示,公司后续也计划投资风电和小型水电项目,但是他坚持认为巴西尚未充分利用其煤炭的供电潜力。他重申,有了尖端技术的支持,化石燃料燃烧的环境影响能够得到有效控制。然而,所谓的“清洁煤炭”技术虽然可以限制某些温室气体的排放,但是对于二氧化碳排放却仍然束手无策。

与巴西高昂的煤炭投资态势不同,全球煤炭市场如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最近煤炭价格一直徘徊在每公吨40到45美元之间,而5年前曾高达70到80美元。中国最近就叫停了30座燃煤电厂的建设,总装机高达1700万千瓦。而面对疲软的煤炭市场,世界最大煤炭集团皮博迪能源公司不得不在今年4月申请破产保护。包括法国Engie公司(前苏伊士集团)在内的多家公司也已经放弃投资新的煤炭项目,并进一步调低了煤炭在发电能源组成中的排序。

与之相反,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却是一片火热。

绿色和平(Greenpeace)气候与能源协调官蒂亚戈•阿尔梅达(Thiago Almeida)表示,南大河州不只拥有巴西最大的煤炭储量,那里的风能和太阳能资源同样也很丰富。他认为,在那里或者是在旁边圣卡塔琳娜州新建燃煤电厂是“没必要和不负责的” 。

他说:“建设一个太阳能或者风能园区耗时仅6个月到一年半时间。要知道,风能是目前巴西价格第二便宜的能源资源,而且价格还在继续下降。”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的专家预计,未来5年太阳能光伏发电和近海风能发电的成本将分别下降25%和15%。

本文原载于中拉对话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