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新政府撬动阿根廷能源改革

阿根廷新政府正着手削减石油行业补贴,大力发展新能源。

Article image

阿根廷石油公司YPF得到了大部分的政府补贴。图片来源:Nestor Galina

十多年来,阿根廷的石油产业一直从政府的优惠政策中获利。但当毛里西奥·马克里去年就任阿根廷总统之后,他承诺要削减能源补贴,以解决该国数十亿美元的赤字及其造成的全国各大城市的电力短缺、断电以及社会不满情绪。

今年十一月,在竞选获胜后一年,马克里的中右翼政府宣布将停止向石油生产商发放补贴,并根据国际市场行情定价,但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表。其结果就是当地原油价格几乎应声下降25%到30%。

马克里的这一决定旨在解决阿根廷顽固的经济问题、改革陈旧的能源行业并解决困扰其首都的断电问题。密切关注这一政策影响的将不仅仅是直接受到燃料价格波动影响的阿根廷国民。

在当今全球油价下跌的背景下,其它国家的政府同样面临着如何削减高碳燃料补贴、将投资导向低碳能源的挑战。阿根廷在探索可再生能源潜力方面是著名的“
后进分子”,随着该国的奋起直追,作为阿根廷最大投资国之一的中国在阿根廷构建新的合作伙伴关系的机会也必定会增加。

解绑石油行业利益

2016年,阿根廷人购买汽油付出的成本是国际市场油价的两倍。阿根廷石油价格最高曾达到67.5美元一桶,而WTI国际原油价格只有33.26美元一桶。

为了保护阿根廷油气产业的就业岗位,该国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政府不顾全球市场油价的下跌,人为地维持高油价。

阿根廷是拉丁美洲第三大经济体,仅次于巴西和墨西哥。该国的页岩气储量和页岩油储量分列世界第二和第四。2014年该国面临60亿美元能源贸易赤字,基什内尔政府于是试图提振被认为处于阶段性低迷中的油气产业。

根据拉丁美洲经济调查基金会数据,这一政策意味着阿根廷的能源企业2015年从消费者身上多赚取了50亿美元,今年又从消费者身上多赚取了35亿美元。

该政策的主要受益人是国家控制的YPF和泛美能源。超过四成的油气销售收益进入了石油公司的口袋,油气资源省份靠卖开采权获得12%;余下的则用于提高行业人员工资和供应商价格。

绿色和平阿根廷分部总监马丁·普列托(Martín Prieto)表示,政府应该将工作重心放在可再生能源而不是石油上。

“阿根廷向国内的公司保证他们得到的井头价高于世界其他地区。这无论从经济上还是环境上都是没有道理的。这种政策只能激励有关方面继续投资于石油开采。发展可再生能源才是唯一的出路,”他告诉中外对话。

起初,油气大省为了维持油气资源红利而施加的压力使马克里延续了石油补贴价格政策。但是赤字增加以及其他行业丢失竞争力等经济大局问题促使政府最终撤销了对于油气行业的支持。

削减消费者补贴

预计将于本月开始的削减消费者补贴的政策如今已在油气行业的预期当中。在阿根廷营业的加拿大企业马达莱纳能源公司(Madalena Energy)认为,原油价格将降低三成。

“工会和各省都反对这一政策,但我们都知道补贴早晚要取消,”
马达莱纳能源公司股东之一的Maglan Capital投资基金创始人大卫·塔维尔(David Tawil)表示。

政府人士坚称工会、石油生产企业和油气资源省份在就削减补贴问题进行的协商取得了进展。

“能源部长的政策仍然是逐步撤销补贴。这项工作十分复杂,但目标是逐渐与国际价格接轨。目前的价格人为地打压了可再生能源行业的竞争力。长期来看化石燃料必须让路,”莫斯科尼将军能源研究院主任热拉尔多·拉比诺维奇(Gerardo Rabinovich)表示。

阿根廷的Vaca Muerte(字面意思是“死牛”)油田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油气资源地之一。国际原油价格的下跌导致这一地区从此前的繁荣逐渐走向衰退。

除了原油,阿根廷政府已经在今年早些时候减少了对天然气和电力行业的支持。

这是马克里政府上任后采取的首批措施之一。此前十多年,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天然气、电力和水资源等公共服务的价格一直保持不变。

“阿根廷各项资产和服务价格的合理化使可再生能源投资变得更具吸引力,并对节约能源起到了推动和促进作用。在阿根廷,由于缺乏能源合理消费的激励机制,能源浪费实际上是受到鼓励的,” 普列托表示。

前任政府不提价的决定造成能源补贴的大幅上涨。根据阿根廷预算与公共财物管理协会(ASAP)报告,能源补贴从2004年占GDP的0.2%增长至2014年占GDP的2.9%,期间补贴总额高达3.42亿比索(约合2130万美元或1.47亿人民币)。

但这并非唯一的问题。冻结电价导致配电公司流动性不足,因而不愿对技术升级进行必要的投资,造成夏天和冬天经常停电。与此同时,本应使低收入群体受益的补贴反而向高收入群体倾斜。

“能源补贴变成了第二大国家支出项目,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阿根廷的财政赤字。能源补贴的总支出甚至高于民众医疗和教育方面的总支出。另外,能源补贴的分配也极不合理。最富裕的20%人口享受到的补贴是其余人的四倍,”ASAP总裁拉斐尔·弗洛雷斯(Rafael Flores)表示。

在减少而非彻底废除补贴的情况下,阿根廷本年度的预算赤字将进一步增加。到目前为止,阿根廷预算赤字较去年已经增长了10%,达到1330亿比索(约合83亿美元或573亿人民币)。

加速可再生能源发展

石油和天然气补贴还阻碍了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尽管阿根廷极具可再生能源发展潜力。阿根廷的能源构成中高碳能源占87%,而风能和太阳能仅占1.8%。

虽然阿根廷对Vaca Muerta油田仍然抱有很高的期望,但低原油价格正在给石油行业带来挑战。页岩油气资源投资依旧与可再生能源投资相当。此外,马克里希望被视为拉丁美洲绿色发展的领导者。当选后,他立即宣布将重新审议阿根廷的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NDC)。他希望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能够解决阿根廷的能源危机,并且同时提升其个人公众形象。

根据阿根廷国会近期审议通过的一项
法律,2017年,阿根廷将有8%的电力来自风能、太阳能以及小型水力发电站。这项法律还要求到2020年将这一比例提高至20%。

政府已经开始(通过雷诺瓦计划)以竞拍的形式对可再生能源项目进行招标,共涉及17个项目,总装机110.9万千瓦(占阿根廷总装机容量的3.2%)。其中包括12个风电项目、4个太阳能电池板发电项目和一个沼气发电项目,总投资需求为18亿美元。此次竞拍引起了投资者极大的兴趣,后续政府将再次进行招标,预计涉及装机60万千瓦。

“阿根廷已经成为吸引可再生能源投资者的重要目的地。这已经成为了阿根廷的国策,”从事可再生能源开发的SAESA公司董事长胡安·博什(Juan Bosch)表示。

他补充说:“能源结构多样化如今是这个国家面临的主要挑战。”

 

翻译:子明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