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临汾二氧化硫爆表原因惹争议

当地政府指家庭燃煤是二氧化硫爆表主因,非政府组织表示重工业和监管不力才是临汾空气污染罪魁祸首。

Article image

临汾是二氧化硫浓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图片来源:Weibo

今年初山西省临汾市的大气二氧化硫浓度严重超标,但政府给出的官方解释却遭到环保活动者和市民的一致质疑。

该市环保局副局长张文清上周告诉当地记者
,居民燃用散煤占到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0%以上。

烹调烟气排放常常被为地方官员列为雾霾的一大来源。1月9日,北京市政府建议居民在严重空气污染时尽量避免煎炒炸等烹饪方式,减少室内颗粒物。2016年9月,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甚至禁止居民烧煤做饭,以此来遏制雾霾。

临汾居民对当地极其严重的污染深表忧虑,张文清的上述言论是对此做出的回应。1月4日,“中国气象爱好者”的微博 公布了临汾市的二氧化硫指数,并附上了临汾与中国其他城市污染指数对比图。微博中写道:“在周边一片两位数的浓度里,临汾逆天地搞出了个‘1152’(微克/立方米)”。


2017年1月4号,全国二氧化硫指数,临汾的指数到达每立方米1152微克。来源:中国气象爱好者/微博

据临汾市环保局网站报道,1月9日下午副市长闫建国对该市最近的二氧化硫爆表公开向市民道歉。

面对电视镜头和众多记者,闫建国表示接受最近公众和媒体的批评,并列出了新的治理举措,包括及时公布各类信息数据,加大二氧化硫危害和预防的宣传,加强对有害污染物来源的控制等。

二氧化硫是煤炭和石油等化石燃料燃烧产生的一种污染物。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高浓度的二氧化硫会
损伤呼吸系统,并与心脏病的入院率提高相关。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二氧化硫的浓度应控制在20微克/立方米以下,而人体在高于500微克/立方米浓度的暴露时间不能超过10分钟。

相比之下,非政府组织经营的空气数据网站Aqistudy.cn的数据显示,1月初临汾市二氧化硫浓度曾持续数小时高达700微克/立方米以上,最高在1月4日晚间达到1331微克/立方米。

中国科学院的气象学博士后李汀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贴了两篇文章,进一步提醒人们警惕高浓度二氧化硫。她在第二个
帖子里,提到了拨打临汾市环保热线后的沮丧。

李汀这样描述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我能感觉到对方的傲慢……尽管他们语气非常友好,但不愿提供任何有效信息。”这个帖子在微博上不到12个小时就被删掉,但在李的微信公众号上还能看到。

张文清所做的解释并未消除公众的疑虑。一位微博
用户写道:“大家这么多年来每天都用煤做饭,怎么就今年的污染这么重呢?”

绿色和平东亚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董连赛在接受澎湃新闻国际版“第六声”采访时说,他也对临汾市政府关于家庭燃煤是污染主因的说法表示质疑。

董连赛还告诉“第六声”:“根据绿色和平的分析,即便在非供暖季节,临汾仍然是中国二氧化硫排放量最高的城市之一。”他还拿出一张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地图,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在2016年临汾有7个月的时间二氧化硫浓度持续偏高。

“第六声”在环保部的数据中看到,发电和工业生产是2014年山西省二氧化硫排放的两大主要来源,分别占到45.6%和32.6%。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创始人兼主任马军告诉“第六声”,张文清的说法很难证实,因为临汾很少公布当地企业的排放信息。

马军说,临汾没有执行环保部2013年颁布的
法规,该法规要求各地主要污染企业应当在当地政府的监督下公开其排放数据。在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公布的2015-2016年度城市污染源信息公开指数中,临汾市在120个城市中排在倒数第3位。

临汾市的二氧化硫浓度从上周五开始下降,本周二已经低于100微克/立方米。董连赛说政府启动了应急预案,关闭了高排放的企业,但这些短期措施无法保障清洁空气长远目标的实现。

他说:“只有通过加强监管和监测,环保部才能结束这场猫抓老鼠的游戏,让企业学会自己遵守规则。”


英文原文首发于滂湃新闻第六声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