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从核灾现场到光伏电站:切尔诺贝利浴火重生

两家中国公司正将切尔诺贝利变为太阳能发电站,核灾旧址的重生标志着利用污染土地发展清洁能源已成趋势。

Article image

这个醒目的巨型保护罩将保护周边区域在可预见的将来免受进一步的辐射污染。图片来源:EBRD

两家中国公司正于著名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旧址兴建一座大型太阳能发电站,这显示在中国投资者的助推下,利用污染土地发展可再生能源或将成为全球趋势。

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释放了相当于广岛核爆炸400多倍的放射性物质。30年后的今天,乌克兰政府正在为一个即将落户辐射区的大型太阳能项目做准备。切尔诺贝利核事故造成周边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大片土地在几个世纪内都将受到辐射影响,有30多万人被迫迁离。

利用被工业生产和事故污染的问题土地建设风能和太阳能项目是一个新趋势,即便是反对用农业和公共土地发展可再生能源的人也有不少对此表示欢迎。拟建的切尔诺贝利太阳能电站装机容量10万千瓦。这样一座震惊世界的重大核灾现场若能彻底改头换面,无疑将进一步壮大这一趋势。

“这个太阳能项目一旦建成,切尔诺贝利将重新焕发生机,再次吸引全球关注。”中国成套工程有限公司和协鑫集成公司11月份在一份宣布修建切尔诺贝利太阳能电场的
公告中如是说。

乌克兰表示,中国企业准备为该项目投资超过10亿美元

核灾禁区重见天日

随着核事故区太阳能电站建设计划的宣布,一座令人期待已久的拱形钢结构保护罩在核电厂的主体设施旧址上搭建起来。

这个醒目的巨型保护罩于2016年11月投入使用,将
保护周边区域在可预见的将来免受进一步的辐射污染。在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资助下,防护罩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完工,其强度足以抵抗龙卷风的袭击,高度足以容下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

乌克兰生态和自然资源部长奥斯塔普·塞梅拉克指出,该设施将把隔离区变成了安全地带。2016年12月,他在谈到电站建设计划时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让切尔诺贝利彻底走出事故和隔离的阴影,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

截至目前,核事故周边区域仍然被官方列为人类禁区。在这里作业的工人们需要遵守严格的规定,如穿着防护衣、滞留时间受到限制等。然而,
野生动物已经占据了1800平方英里的禁区,其中还包括一些濒危和珍稀物种。科学家们正在就辐射对动物的影响进行研究。与此同时,有约200人无视持续的放射危险,已经回到他们废弃的家园。


图片来源:EBRD

方兴未艾的全球趋势

就在切尔诺贝利30公里外的白俄罗斯布拉金,另一座太阳能电站近日开始运行,它同样坐落在1986年核事故的污染地带。这座
2.2万千瓦的电场由中国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承建,利用的是放射性污染最严重的地块之一。

利用太阳能和风能开发毒地等边缘土地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尤其是在土地资源争夺愈演愈烈的当下,很多国家正在努力提高土地利用效率。

在欧洲,推动该趋势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人们希望借此避免占用农用耕地来发展可再生能源,同时尽可能地扩大可再生能源生产。

根据2016年1月的一份欧盟太阳能潜力政策评估报告,欧盟正在制订一份太阳能发电系统适宜性地图。在该地图中,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地被列为建设太阳能电场的优先选择地点。欧盟也在制订诸如责任转移等其他政策,以确保此类土地被转化为低碳基础设施项目。

所谓“
责任转移”是一项协议,在该协议下环境风险(无论已知,还是未知;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可以从一个法律实体转移到另一个。该协议经常被用于危险地块的环境修复,当另一个实体接手时,前一家企业就可以免除环境义务。

美国有多个不同规模的此类项目业已完成或正在进行。垃圾填埋场已经成为颇受青睐的太阳能电场选址所在地,各城镇纷纷与太阳能开发商签署再开发协议,通过租赁垃圾场获得租金。

其中一个创新性项目就是在佛蒙特州拉特兰德老填埋场上兴建的
2300千瓦太阳能电场。该电场与一套4000千瓦的蓄电池储电系统一道,为周边地区提供了一个迷你电网。

美国国家环保局已经开发出一个智能地图,人们可以通过它对可以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污染地点进行初筛。不管是污染区域还是未利用的房顶,任何人都能够下载地图,以验证一个地点是够适合建设太阳能或风能电场。另一个被称为“收益矩阵”的工具可以对潜在选址的经济和环境收益进行快速评估。

切尔诺贝利再度引发关注

据乌克兰政府说,利用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的被污染土地进行太阳能发电的提议已经引起全世界投资者的关注。人们对利用此类土地生产清洁能源的整体兴趣也有可能因此而得到提升。

乌克兰政府表示,一大群来自全球的投资者争先恐后地想从切尔诺贝利太阳能项目中分一杯羹,上述两家中国企业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塞梅拉克部长在最近的一份声明中说,来自全世界的约
40家公司表达了对该项目的兴趣,有10家公司派出了工程师对该项目的装机容量展开详细研究。

乌克兰注意到,除了中国企业,美国、德国和丹麦公司对这个引人瞩目的项目也有兴趣。塞梅拉克说,这将对其他“潜在外国投资者发出积极信号”。

乌克兰国会于2016年7月通过了一部允许此类建设的法律,为切尔诺贝利的太阳能项目铺平了道路。此外,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与乌克兰各政府机构成立的一个工作组正在加紧厘清项目发展所需的其他技术和设计条件,并对项目的经济可行性和环境影响展开评估。

尽管该项目才刚刚开始,但人们高度期待它能振动全世界污染土地利用的大格局。

回到国内,中国同样在鼓励利用受到破坏或污染的土地发展太阳能和风能发电项目。在中国的头号煤炭大省山西——
煤矿采空塌陷区上建起的太阳能电站如今已经投入运行。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