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环保:一项有生命危险的工作?

多国环保工作者为捍卫自然资源遭到杀害引发国际关注。

Article image

戈德曼环境奖得主贝尔塔·卡塞雷斯一年前在洪都拉斯家中遭枪击身亡,民众为她举行了祈祷守夜活动。图片来源:Daniel Cima/ CIDH

2015年戈德曼环境奖得主贝尔塔·卡塞雷斯,一年前在寂静的洪都拉斯小镇埃斯佩兰萨遭枪击身亡。与她相比,今年2月17日遇害的托鲁盘原住民社区领导人、小学老师何塞·桑托斯·塞维利亚虽没那么有名,但他的遇害经过却与卡塞雷斯如出一辙。

和卡塞雷斯的情况一样,凶手蒙面闯入桑托斯位于奥瑞卡市的家中,将还在睡梦中的桑托斯枪杀。奥瑞卡位于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东北约120公里处,该市市长亚历山大·罗德里格斯是桑托斯的朋友,他表示凶手的作案动机尚不明确。但有机构
报道称,还有其他托鲁盘原住民在和平抗议本社区土地上的采矿和伐木作业时遭谋杀。

桑托斯遇害后两周就是3月3日,正值卡塞雷斯遇害一周年的日子。无论在洪都拉斯还是全球范围内,环境和原住民活动家遭谋杀或恐吓的事件如潮水般涌现,卡塞雷斯在原住民权益小组COPINH的同事纳尔逊·加西亚和雷斯比亚·亚内斯纷纷遇害。英国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近来的一项调查显示,2010年以来,超过120名活动家在洪都拉斯遇害,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多。

我们有记录显示,违反保护原住民权益的国际法的行为在洪都拉斯非常普遍。最突出的就是企业和政府部门在批准采矿、农业和水电项目时都不会咨询相关社区的意见。”全球见证环境和土地捍卫者项目主管比利·凯特告诉中拉对话。

国际投资者难辞其咎

全球见证对欧洲投资者在洪都拉斯“系统而普遍的失当行为”提出了批评,认为他们在瓜阿瓜扎卡大坝项目中,未能有效地平息针对卡塞雷斯和兰卡原住民的暴力行为。凯特透露,卡塞雷斯遇害前曾33次收到公开死亡威胁,但投资者荷兰发展金融公司(FMO)和芬兰工业发展合作基金会并未对这种恐吓行为作出谴责。

FMO曾在公司网站上发表声明,
公开表达了对卡塞雷斯之死的遗憾之情,并暂时中止了其在洪都拉斯的活动,称正在寻找“适当的方法”从项目中正式撤资。2012年,面对大坝反对者和项目管理方DESA公司之间的对立情绪不断升级,作为承包商的中国水电已从该项目撤出。



报告指出,除了私人投资者,美国等国际援助国也应重新评估其在洪都拉斯的活动,确保自己没有鼓励或资助任何危害社会活动人士生命安全的产业。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洪都拉斯情况说明书表示,“鼓励并支持洪都拉斯的环境保护工作”。

中拉对话曾就美方如何支持洪都拉斯的环保工作,以及为何改善安保仍无法解决活动人士频频遇害的问题采访了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官员。这位官员在回信中说:“任何一桩谋杀案,都让我们非常担忧。”美国从未停止过向洪都拉斯政府提出关切,但要想催生持久的变化,就必须有“持续的努力和坚定的政治信念”,该官员还说。

凯特指出,洪都拉斯是中美洲地区接受美国援助最多的国家,美国还为洪都拉斯安全部队提供培训,据卫报
报道,卡塞雷斯的死与该国的安全部队有关。

全球见证呼吁洪都拉斯政府将杀人者和背后指使者绳之以法,结束杀戮,不再“姑息养奸”。美国也应谴责杀害环保人士的行为,不再投资将引发暴力的争议产业。

环保工作者遇害数量上升

对环保工作者而言,拉丁美洲依旧是全球最危险的地区;但对于那些奋战在土地和资源相关冲突第一线的活动人士而言,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都是企图在环境破坏性产业中牟利的不法分子攻击的对象。近几个月来,墨西哥、哥伦比亚、菲律宾以及
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都有活动人士遭遇不测。

去年从洪都拉斯访问归来后不久,联合国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维多利亚·托利-科尔普斯将这种全球范围内谋杀活动人士的模式称为“瘟疫”。近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跌更是加剧了这一问题。为了确保盈利,企业往往不顾原住民社区的意见,大举扩张,更加肆无忌惮地侵入保护区域。

今年1月,另一位戈德曼环境奖获得者、塔拉乌马拉原住民伊西德罗·巴尔登内格罗在位于墨西哥奇瓦瓦的家中遭枪杀。巴尔登内格罗因捍卫该地区森林免遭破坏性采伐的工作曾获得广泛认可。

在菲律宾,支持环境部控制重污染采矿作业的环境团体也发现自己处在枪口之下。“矿井周边地区的谋杀、军事化行动、以及其他违反人权的行为也应该是停止采矿、关闭大型矿井的有力依据。”菲律宾环境监督组织卡里卡珊的协调员克莱门特·包蒂斯塔近来在一次
媒体发布会上表示。

根据卡里卡珊的统计,过去15年间有112名环境保护者在菲律宾遇害。最近一次是在2月15日,持枪歹徒当着环境律师米娅·马斯卡琳娜斯-格林三个孩子的面,残忍地将其暗杀。马斯卡琳娜斯-格林在业界非常有名,曾参与处理一起涉及当地一名商人的土地纠纷案。

托利-科尔普斯在她上一篇年度报告中说,虽然保护区的面积在不断扩大,但采掘、能源以及基础设施项目所带来的威胁也在增加。她认为,原住民和环保团体的作用至关重要,他们可以发挥各自的影响力,呼吁加大对保护区的保护力度。”

原住民环保者谋杀案频发凸显了保护者和原住民联手合作的重要性。”她写道。


英文原文发表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