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厄瓜多尔大选与亚马逊雨林保护

高度依赖中国投资的厄瓜多尔即将进行总统大选,民间呼吁竞选双方慎重对待可能危害亚马逊雨林的投资模式。

Article image

厄瓜多尔总统选举首轮获胜者莱宁·莫雷诺在瓜亚基尔结束竞选活动。图片来源:Andes/ César Muñoz

厄瓜多尔总统大选于2月19日举行,这也是自2006年以来现任总统拉斐尔·科雷亚首次缺席大选。由于两位总统候选人——科雷亚政府前副总统莱宁·莫雷诺以及右翼前银行家吉列尔莫·拉索,均未获得足够票数,所以将于4月2日举行第二轮总统大选。

虽然参加第一轮选举的8位候选人围绕就业、腐败、国际关系等一系列竞选理念展开了宣讲,但有一个问题却鲜少被提及,那就是厄瓜多尔与中资公司在石油、天然气和采矿等领域稳固的投资关系,特别是在该国的亚马逊地区。

受地域限制,亚洲与南美洲之间的政治和经济联系自古以来就不温不火。但在过去的十年中,南南合作使得相隔太平洋的两个大洲之间的关系显著加强。其中,中国与厄瓜多尔之间的关系发展尤为迅速。随着两国关系不断加深,中资公司在亚马逊地区的环境足迹也开始日益明显。

2008年,中国与厄瓜多尔两国关系进入快速发展通道。彼时,厄瓜多尔刚刚经历了总价值32亿美元
布雷迪债券违约的事件,大幅增长的公共开支让该国美元化的经济难以为继。而推行“大开放”战略、寻求境外投资和自然资源的中国自然而然成为了厄瓜多尔雪中送炭的伙伴。

从2010年起,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已经向厄瓜多尔提供了11笔贷款,总计152亿美元,投资方向主要集中在能源、基础设施、交通等领域。中国目前是厄瓜多尔最大的债权国,厄瓜多尔政府财政的60%来自中国。厄瓜多尔对中国的债务总额占该国GDP的38.7%。这些贷款中,许多都是通过厄瓜多尔国有石油企业向中国出售石油或者其他燃料的方式偿还。通过这种方式,2024年之前厄瓜多尔将向中国输送大量原油。

上述贷款推动厄瓜多尔亚马逊丛林地区石油开发进入新的快速发展阶段。重质原油开采成本大约每桶39美元,而粘稠的亚马逊原油2016年大多数时候的平均市场价只有35美元。当前原油价格的崩溃迫使厄瓜多尔不得不在刚刚盈亏相抵甚至亏损的情况下持续开采,以偿还中国的贷款。按照当前市价,厄瓜多尔要向中国提供两桶原油才能偿还一年之前只需一桶原油便可偿还的债务。

石油换贷款合同是促使厄瓜多尔在亚马逊原始森林大肆开发新石油项目的主要动因。2015年,厄瓜多尔与中石油及中石化的在厄合资子公司安第斯石油公司签订了两份位于厄瓜多尔南部亚马逊丛林偏远地区的石油勘探开采合同,以保证厄瓜多尔生产的石油足以偿还中方独资企业的债款。

上述新的石油勘探开采项目对厄瓜多尔境内亚马逊雨林举世闻名的生物多样性及当地的原住民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厄瓜多尔亚马逊雨林的生物多样性和特有分布率都是世界最高的。而当地原住民中也有很多人一直反对在他们的土地上开展有争议的钻探开采活动。其他一些土著居民自愿选择居住在与世隔绝的地区,不过他们的世外桃源也恐不久矣。近年来,厄瓜多尔这种权利与资源的冲突愈演愈烈,已成为这一地区一个重要的冲突点。

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的问题

与此同时,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身陷一系列腐败丑闻。作为中石油的主要贸易伙伴,这家公司的丑闻或将为已经或即将签订的石油换贷款项目蒙上阴影。

中石油与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的石油换贷款项目始于2009年。在中石油与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签订的首份石油“预售”合约中,中方向厄方提供了10亿美元的
贷款,对价是接下来两年内厄瓜多尔以6900万桶原油作为偿还,利率为7.25%。但据巴拿马文件揭露,这笔交易的中间人获利6900万美元,相当于每桶原油收取1美元的好处费。

在另外一起关联的丑闻中,厄瓜多尔政府透露,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官员贪污了1200万美元企业资金和合同款,并将赃款藏于多个海外账户中。这起丑闻导致厄瓜多尔石油天然气部长被革职,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多位高管辞职和获刑,并成为正在进行中的大选中的一个主要话题。

采矿成新冲突点

在原油价格波动造成厄瓜多尔步履蹒跚的状况下,该国转向发展采矿业,通过重大的立法改革引入更多投资。经过6年的停顿之后,厄瓜多尔签发了几份
新的开采权合同,其中至少有3份签发给了中国国有企业。

这些项目很快陷入争议,并于2016年12月最终爆发。正如中拉对话此前的报道,亚马逊边境地区莫罗纳·圣地亚哥省的舒阿尔人要求对Explorcobres公司的铜矿开采开展公众征询,但他们的要求被完全忽视,导致抗议。

中资企业的环境足迹

通过双边贷款以及对在亚马逊雨林地区的投资,中国显著增强了在厄瓜多尔的影响力。2016年
中国-拉丁美洲金融数据库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政策性银行向厄瓜多尔的贷款总额在2016年超过了20亿美元。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可再生能源的领军者,其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居全球之首。与此同时,中国在国内推行了重大的减排措施,并签署了UNFCCC第21次缔约方会议达成的《巴黎协定》,做出了自己的减排承诺。但中资企业投资的亚马逊丛林地区石油项目对生物多样性、土著居民生活和气候产生了负面影响,而这也将对中国在全球可持续发展中扮演的领导地位发生影响。

然而,与人们通常的认知相反的是,厄瓜多尔出产的石油其实只有很少部分最终为中国所用。亚马逊观察2016年一份研究揭示,大约80%的绝大多数厄瓜多尔出产的亚马逊原油最终被销往美国,而加利福尼亚则是主要的目的地。实际上,厄瓜多尔是美国西海岸地区第三大原油供应国,其原油供应量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加拿大。

新政府能否带来新气象

进入4月2日第二轮选举的两位候选人都未承诺要对石油换贷款交易进行复核,虽然
拉索曾表示,如果他当选,将对此开展调查,并且如有必要,尝试增加厄瓜多尔的对华出口。拉索被认为持有新自由主义政策偏好,倾向于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渠道获得资金。

无论最终选举结果如何,新总统都不得不直面科雷亚政府透支厄瓜多尔未来所造成的问题。但新政府可以选择改弦更张。新总统可以要求所有采掘项目和其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必须严格执行厄瓜多尔和国际有关法律的规定,在获批前必须首先进行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的征询流程。

新总统和中国政府可以将地球与土著居民的利益放在首位,重新商定贷款的协议,保证协议条款避免在亚马逊地区进行钻探开发。两国作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成员国,还可以携起手来,共同推行该联盟的全新政策立场,将土著居民的圣地认定为采掘业禁入的地区。

 

本文原刊载于中拉对话

 

翻译: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