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何去何从?全球核电面临惨淡前景

随着可再生能源越来越廉价和受欢迎, 四处碰壁的核电翻身机会越来越渺茫,保罗·多尔夫曼写道。

Article image

英国欣克利C核电站工地上的吊车,EDF和中广核共同投资了这一核电项目。图片来源:Rosenergoatom

近年来核能即将复兴的论调不时有人提起。核能支持者认为,除了个别值得担忧的问题外,核能可以为我们提供清洁、廉价的能源,帮助各国实现气候目标。不过这些人可能要失望了,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一切正引领我们走向一个可能不再需要核能的时代。

连核能产业支持者迈克尔·塞伦伯格
都不得不表示,“简单来看,核能如今正面临一场日益加剧的危机”。换句话说,全球对核能的需求并不高,而新建核反应堆的速度还比不上核电站关闭的速度。

未来13年,美国有半数的核电站都将关闭。福岛核电站事故过去6年后,日本从42个已经关闭的核反应堆中仅挑选了2个重新开放。考虑到民众的恐慌和不断攀升的建设成本,越南最近也宣布未来不再进行任何核能项目建设。有人认为印度有可能成为核能产业的一个主要潜在市场,但这个国家目前要新建核电站还面临许多亟待解决的关键性障碍。中国似乎反其道而行之,拥有近2000万千瓦的在建核电装机规模,但其核计划也面临延迟,恐无法达到2020年5800万千瓦的目标。

核能产业在欧洲的前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以用电需求占欧洲总需求近20%的德国为例,目前德国政府已经宣布将在2020年前逐步淘汰核能,同时大力投资可再生能源、能效产业、电网基础设施建设,并计划建设跨境抽水蓄能水电站。这足以说明整个欧洲能源政策的趋向。

在最新的一次公投中,意大利公民通过投票否决了新反应堆建设计划。计票结果显示,有94%的投票者支持禁止此类项目建设。瑞士民众也坚决反对核能建设,瑞士政府因此决定,2034年现有5座核反应堆停机后,将不再建设新的反应堆项目。比利时尽管尚未确定核电站具体的停运时间,也已明确表示将逐步淘汰核能。

除此之外,在维也纳召开的一次欧盟部长级会议上,在塞浦路斯、丹麦和爱沙尼亚多位部长的见证下,来自奥地利、希腊、爱尔兰、拉脱维亚、列支敦斯登、卢森堡、马耳他和葡萄牙的部长与代表团团长共同表示,核能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是不能同时成立的,“核能无法为对抗气候变化提供可行的可选方案”。

核能现状概览

法国无疑是全球核能依赖度最高的国家。法国政府和民众对核能发展给予了绝对和坚定的支持,如果核能还有市场,似乎就只能在法国。但是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法国政府已被迫抛售国有资产来维持深度负债的核设施继续运转。目前法国核反应堆设计公司阿海珐
集团被正式指控在关键安全文件中造假,同时该公司还承认在勒克鲁佐的制造部门多年来也一直在提供达不到标准的核反应堆部件。

而法国核能“巨头”法国电力公司(Electricite De France,简称EDF)的日子也好不了多少。除了要拉一把合作伙伴、突陷泥沼的阿海珐,EDF还必须面对弗拉芒维尔新建项目失败带来的巨额财政负担,以及法国现有核电站延期运营到2025年所需的550亿欧元(约合580亿美元)成本。

EDF
仍然坚持未来在英国辛克利角地区再建设两座由阿海珐公司设计的EPR反应堆。由于这一不明智的投资决定,标准普尔与穆迪两家评级机构均下调了EDF的信用等级。对于身负370亿欧元(约合390亿美元)债务的EDF来说,信用等级的下降将给其带来无法承担的后果。此外,法国的放射性废弃物管理也由EDF全权负责,而这方面的费用成本近年来也在“逐步提升”。

如何躲过核能的“黑暗时代”?

难怪《
金融时报》认为,“核能复兴的希望渺茫……不进入黑暗时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居高不下的建设成本一直是核能发展的一个重要挑战。这些新建的高风险项目常常会面临严重延期、成本攀升和投资者风险等诸多问题。

在研究了美国
52座投资者所有型电力企业的核电站建设经验后,德克萨斯研究所得出的结论是,核电站建设可能招致巨大的经济风险。研究显示,项目一旦开工建设就会影响企业的信用评级,由此导致的企业借贷成本上升的可能性高达70%;与此同时,企业还将面临成本严重超支和电费上涨等诸多挑战。支持核能的国际核能协会的数据也支持上述结论,即核能项目不仅技术风险和监管风险很高,还常年面临着严重的超支状况。

吉姆·格林博士指出,受其在美国建设的4座AP1000反应堆成本严重超支的影响,东芝公司和西屋电气两家核能企业目前已经深陷困境。两公司在印度修建6座AP1000反应堆的计划恐怕也难逃此次危机影响。

韩国的情况也不乐观,在承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反应堆之后,韩国再未获得新的合同订单。值得注意的是,韩国在阿联酋的这个反应堆在设计上省略了欧美国家强制要求的一些重要的安全措施。

在中国,新建核电站项目工期也严重滞后,而且一直以来都找不到大举进入国际市场的通道。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倒是签订了多个非约束性反应堆供应协议,客户多为发展中国家。但是俄罗斯无力兑现这些协议中的贷款承诺,而大多数潜在客户国家同样也无力支付反应堆建设所需的资金成本。

不能承受的核灾之重

无论人们如何看待核能的利弊,我们都必须在能源决策过程中充分考虑灾难性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反应堆事故是核工业面临的最大的单一金融风险,其影响力远超市场、信贷和运营风险。初步估计福岛核电站的损失为
2千亿美元(约合1.4万亿人民币),而如今这个数字还在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核事故发生的几率也在增加。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前,全球440个核反应堆在未来20—25年发生重大核事故的几率被估计为1:100000。而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这一几率已经上升到了1:5000。如果再发生一次类似的重大核电事故,整个核工业恐怕也要就此画上句号了。

                                            全球电力供给中核能的占比(百分比)


点击图片查看互动表格。IEA Statistics © OECD/IEA 2014

何去何从?

虽然仍有一些核电反应堆项目正在规划之中,但
2000年以来新建反应堆的数量已经受到控制,并且现有的老旧核电站随着使用年限增长将逐步淘汰。受此影响,2020年后核能在整个电力结构中的占比应该会显著下降。未来,核电行业的重点将转向通过延长使用寿命、升级改造和设备翻新等措施来最大限度地发挥现有反应堆的产能。

目前来看,低碳能源如风能、太阳能、潮汐能,能效提升和电能存储,以及电网基础设施建设和负载平衡等,都需要进行大规模的长期投资,核能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我们必须尽快拿出方案。

巨额建设成本意味着核能不能不和可再生能源争夺投资:也即,二者不可兼得,要么发展核能,要么发展可再生能源。目前来看,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至少在成本方面已经赶超核能。例如,过去
5年太阳能技术的成本降幅高达50%,仅去年一年全球太阳能装机就增长了50%,中国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重要作用。

当然,未来全球能源格局的变数还很大,这其中的影响因素很多,既包括各国和各区域市场之间的互动,也可能涉及技术迭代、需求管理、输电和负载平衡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选择与权衡。

尽管各国在文化与产业格局、公众意见、技术结构、机构设置、监管条例和能源结构等方面有诸多不同,我们仍然有可能逐步达成共识,建立一个开放灵活的环境,让各国能够共同采取行动,应对能源问题。

事实上,可再生、可持续、可负担的低碳能源技术的发展未来一定会成为一个迅速成长的经济领域,同时还会创造出巨大的就业市场空间。


 

翻译: 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