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生态红线:从话语到行动

2017年两会最重要的环保概念也许是“生态红线”的重提。种种迹象表明,这一“热词”正在转化为具体的政策措施。

Article image

长江上的化学污染。划定严格的环境红线是保护长江流域的关键。图片来源:Lu Guang / Greenpeace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总能诞生一些热词。3月9日的一场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在回答一个关于长江环境退化的问题时,环保部长陈吉宁就再次提出了并不新鲜的“生态保护红线”概念,明确指出在人口稠密、工厂林立的长江流域,将出现一系列不能碰触的环境底线。

但陈吉宁此次重提的“生态红线”显然具有新鲜的内涵。与之呼应的是“生态空间”的概念——2月上旬,陈吉宁在中央政府网站发表署名文章,阐述了他对环境保护工作的理解。在文章中,他认为中国此前的发展模式中存在着把自然环境按照经济功能“人为割裂”的状况,而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重新建立起不受经济活动制约的“生态空间”。陈吉宁认为生态空间是与城镇空间、农业空间并列的空间范畴概念,必须对其实施差异化的管理,而“生态保护红线是生态空间的最重要、最核心部分,必须……实行最为严格的保护和用途管制。”

环保部副部长黄润秋此前表示,中国政府早在2011年就提出“将生态保护红线的保护成效纳入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评价考核体系”,但这一表述似乎直到现任环保部长陈吉宁2015年上任后才开始真正影响环境政策。

今年2月初,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共同发布了一项重要文件《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是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责任主体,并对“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定给出了时间表和路线图:2017年年底前,京津冀区域、长江经济带沿线各省(直辖市)划定生态保护红线;2018年年底前,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划定生态保护红线;最晚到2020年年底前,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全面划定。


2017年底,长江经济带沿线需要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图片来源:www.gov.cn

“红线”有何威力?为何不同地区有不同的时间安排?执行过程中面临哪些挑战?就这些问题,中外对话邀请环保专家彭应登进行解读。他是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曾任北京大气环境研究所所长,现为国家环境保护部规划环评专家库成员。

中外对话(以下简称“中”):以前有过耕地红线、林地红线等不同的“红线”,现在这个生态保护红线与那些红线有什么区别?

彭应登(以下简称“彭”)
中国国土空间主要分成三类,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农业、工厂、工业园区等这些从事生产活动的区域是生产空间;城镇、住宅等生活区域为生活空间;生态空间一般指森林、草原、自然保护区,水源保护区等维持生态功能的区域。耕地红线是在农业生产空间划定的红线。而生态保护红线则是在生态空间里划定的。

以前,林业部门划了林地红线,水利部门划了水源保护区的红线,还有海洋部门也有自己划的红线。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后,就可以把各种红线统一,不再有部门之争。因为划定和执行的主体是各级政府,不同的部门都归属于政府来管理。你看,这次《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就是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的,而不是环保部门发布的。部门之争,以后都靠生态红线来统一协调。

中: 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后,会有什么功效?

划定生态红线后就好比划定了一个框,所有的开发活动都禁止进入这个框。环保部门会结合生态红线划定,推动“三线一单”工作方式的展开。“三线”即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一单”指环境准入负面清单。具体明确到哪些地方可以开发建设,哪些地方不能开发,能开发到什么程度都进行规定。

中:时间表中,为什么首选京津冀、长江经济带?

这两个区域的相似处在于,从经济、社会、政治,以及在国土中所占的地位来看,都是中国最重要的,同时,生态退化和污染又是最严重的。比如京津冀面临严重的空气污染挑战,长江经济带面临的主要是水污染和生态退化的问题。

长江保护的紧迫性在于两点,一是长江生态退化严重,还有就是水污染严重。沿江很多省份出现河道“生态基流”的下降。“生态基流”就是维持河流生态系统运转的基本流量,现在长江很多干流和支流没有足够的流量,不能维持基本的生态功能。比如江西省的鄱阳湖、湖南省的洞庭湖水面都在缩减,生态功能退化。

水污染严重的表现是,沿岸建立了很多化工厂、化工园区,排污水进入长江后影响水质,废水、化学需氧量、氨氮的排放总量分别占全国的43%、37%和43%,饮用水问题严峻。

京津冀地区水环境的退化更严重,很多河流一年中三分之二的时间是断流的,可以说“生态基流”已经没有了,表现为比南方更多的黑臭水体。通过“生态保护红线”的实施,北方地区的水生生态保护效果会更明显。

中:划定生态红线的说法已经存在了几年,但效果似乎不太理想,为什么?

一个是上面所提到的,不同部门都在划红线,存在部门利益之争。另外,不同地方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实行起来难度也不一样,所以这一次实行分步走,先在经济条件比较好的、生态问题又比较严重急需保护的地方来划定,比如京津冀、长江经济带。

中:长江经济带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后,工业开发会受到哪些限制?

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内严禁新建重化工园区,1公里之内现有的肯定是要搬迁的。所有化工厂都要进入化工园区进行统一管理,因为化工园区基础设施条件好。中上游沿岸地区严控新建石油化工和煤化工项目。

中:执行起来会有多大难度?

经济条件好的地区,比如上海、江苏省执行起来会容易些。但对于云南、贵州这些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难度会相对比较大,特别是西南经济较不发达地区存在监管盲区。

云南在离干流、支流敏感的地区还试图新上化工项目,特别是到县市这些级别的。所以环保部面临的压力还是挺大的。假如生态保护红线不划定或划定后又不严格执行,这些项目就有可能上马。

现在事前的环评手续已经简化,如果在事中、事后不进行有效监管,即使划定了生态保护红线,生态恶化的风险依然存在。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toxic mining on the upper upper Yangtze

Protecting the mid-Yangtze Economic Belt will not be effective, no matter how red or thick the red lines are, if mining of toxic beryllium goes ahead on the Yalong/Nyagchu river in Ganzi prefecture, far above the redline protected zone: rukor.org/innermost-veins-of-our-plane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