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拉经济合作:谈钱不简单

中国企业需要善用市场化手段降低对拉美贷款和投资的风险,拉美国家则需善用外资来塑造健康的发展模式。

Article image

位于巴西的石油平台。在当前经济环境和存在偿还风险的情况下,中国仍持续向拉美国家发放贷款。图片来源:Divulgação Petrobras / ABr

尽管规模较前两年有所降低,2016年中国继续对委内瑞拉进行着大规模借贷,当年11月中国向委内瑞拉提供了22亿美元贷款。到2015年底,中国向委内瑞拉的贷款总额已经达到530亿美元。泛美对话则认为这一金额高达650亿美元。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一次电视讲话中感谢了中国:“非常感谢贵国过去三年的支持,特别是2016年。我们的兄弟没有在危难时刻抛弃委内瑞拉。”

然而在全球经济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的当下,对中国而言,持续向拉美国家贷款并非没有隐忧。据泛美对话的统计,中国2016年对拉美贷款92%流入了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巴西。而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这三个国家今年的经济走势都不好:巴西2011年以后一直经济下滑,委内瑞拉经济更是持续恶化,而厄瓜多尔也在2015年结束了连续15年的经济增长。

专家指出,中拉经济合作面临着来自两个方向的挑战:拉丁美洲国家如何更好地利用中国投资实现可持续发展,以及中国政府和企业如何更好地做出投资决策。

穿越半个地球的石油贷款

以委内瑞拉为例,该国目前实业生产几近停滞,国家信用评级全球垫底,已经无法按期偿还约190亿美元来自中国的贷款。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吴国平认为,委内瑞拉的经济困难与其石油生产的内在局限有关。

委内瑞拉石油储量世界第一,但当前产量还不及沙特阿拉伯的五分之一,这是由于其油质过重,开采和提炼的成本都较高。“委内瑞拉的石油每桶要卖到60美元,才可能盈利,”吴国平说。但全球石油价格自2014年11月跌破60美元大关,至今也未能恢复。

这对委内瑞拉以石油偿还外国贷款造成了额外负担,由于石油换贷款合同在油价高位时商定,油价下跌导致委国需出口比预期更多的石油才能偿还贷款。据
路透社报道,2016年委内瑞拉对华对俄的石油运输有所拖欠,其中,委国营石油公司PDVSA对中国和俄罗斯拖欠了价值共约7.5亿美元的的石油。

除了贷款坏账问题和炼制难度(中国需要修建专门炼油厂提炼来自委内瑞拉的重质石油),委内瑞拉石油要飘洋过海穿越半个地球才能抵达中国。吴国平认为,这样中国使用委内瑞拉石油的成本就太高了。


2005-2016年,中国对拉丁美洲政策贷款总额。数据来源:泛美对话

从输血到造血

对拉丁美洲自身而言,怎么用好来自中国的贷款也至关重要。“中国的钱不会自动促成一个可持续的社会的建设,只有拉美自己做好打算,这些钱才会被引到对拉美真正有用的途径上。”波士顿大学拉美研究教授凯文·加拉格说。

这是一块拥有丰富的资源,却总以资源形式出口的大陆。中方银行的贷款也主要投向了
能源矿产和基建领域。加拉格表示,拉美国家现在拿到中国的钱,主要想的还是修建通往连接矿区、冶炼厂和港口的基础设施,与真正的经济一体化和可持续发展相去甚远。

加拉格在他的新书《The China Triangle》中分析说,拉美很多国家因为资源优势导致了出口结构失衡,为了加强维持出口优势,出口收益又被用在资源相关领域的再投资,而能够支撑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和领域没有得到应有的扶持。

吴国平则认为,拉美国家的国内政治格局也是一大因素。以委内瑞拉为例,由于石油此前带来的高收益,“左翼”执政党为了留住选民实施了具有民粹主义倾向的高福利政策。查韦斯政府实行了全民免费教育和免费医保,并且不定期向穷人发放补贴。但如高速公路等看上去并不直接增加民众福利的社会基础设施建设,大多未能在经济增长的高峰期内得到改善。

另外,他还认为中国经济转型导致其国内需求结构变化,这也意味着对华出口国的出口结构发生变化。对拉美而言,这是产业升级的机遇也是发展的挑战。

加拉格也告诉中外对话,中国若转型顺利,可能就不再需要拉美现在能提供的大宗商品。


截至2013年,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对华出口额已占到其总出口额的9%,其中农业和采掘业达到行业出口总额的15%。

对拉投资:在商言商


目前中国流向拉美的资金,政策性贷款远大于直接投资。自2005年以来,中国对拉美的贷款已经超过1400亿美元,是拉美最大的债主。但若论直接投资,目前中国每年直接投资还不足拉美接收的总投资的十分之一,其中大约90%又流向了开曼群岛和英属维尔京群岛这两个离岸金融中心。

中国对拉美直接投资
2007-2015年,中国历年对拉美直接投资量(单位:亿美元)。由于总投资中有九成以上投向开曼群岛和英属维尔京群岛,总额度的变化,主要受这两地投资量的影响。数据来源:2015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

尽管投资规模不大,但功课做不到家还是可能给中国投资者带来麻烦。例如,商务部下属的中国中东贸易促进中心(Chinamax)与墨西哥合作投资的龙城商贸集散中心,在接近完成时因砍伐了受保护的树木而被叫停。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教授
恩里克·杜塞尔·彼得斯告诉媒体,中国不论国营还是私营公司对墨西哥都不够了解,在龙城项目中,中方的墨西哥同行也没有向他们详细解释墨西哥的法律和制度,最终造成项目因为未达到环保标准而停止。

专门从事海外投资方向业务的李治国律师也曾告诉中外对话,中国企业获取资源的目的性太强,又对当地法律制度认知不够,没有成熟的“商业文化”,这些都是可能导致其投资失败的原因。

吴国平认为至少有两个因素容易造成中国企业在投资国引起的争议,以及在国际媒体中的相对负面的形象。第一,中国企业主投的领域主要集中在资源矿产类项目上,容易对环境产生一定的影响;第二,资源型投资主要是由大型国有企业承担,并且主要投向国家主导型的经济体,难以完全适应市场竞争的游戏规则。

吴国平建议中国企业应该在市场竞争中不断提高其竞争力,对项目投资回报率如何、通过什么方式收回成本,多做功课。尤其是在拉美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中,要深入研究拉美自身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管理等运行的特点,力争实现投资项目的经济和社会的双重效益。

不论国企还是民企,要提高在拉美市场的投资成功率,不仅要更多地了解拉美,更应当了解并遵循当地市场的规律和游戏规则。吴国平认为,随着中国海外投资规模的扩大,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也开始拓展海外业务,这些企业的涌入有利于提高和完善中国企业在拉美的市场竞争力,逐渐建立起一个相对平衡的市场对话机制,让中国企业赢得市场尊重,也可以通过市场规则和次序规避不必要的投资风险。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