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给鱼吃素,可行吗?

以鱼养鱼的水产养殖业日渐威胁全球渔业的可持续性,素鱼饲料的研发已成为紧迫议题。

Article image

鱼类专家从直径6英尺的试养池打捞鳟鱼测量重量和尺寸。这些鳟鱼均是由素鱼饲料喂养的。图片来源:Steve Ausmus USDA/ ARS

水产养殖业正在经历持续快速增长。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从2009年到2014年,全球水产养殖业年产量从5570万吨激增至7380万吨,年增长率5.4%,水产养殖产量对渔业产量贡献率也从38%增长到44%。

相比之下,同一时期内捕捞渔业产量年增长率仅为0.6%,对渔业产量贡献年年下降。过度捕捞已经使近三分之一的水产种群不可持续,相比几近停滞的捕捞渔业,水产养殖业已经成为渔业更有潜力的增长点。与此同时,水产养殖业的资源消耗也日益成为地球的沉重负担。

全球捕捞渔业和水产养殖产量对比
​数据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

水产养殖磨耗海洋食物链根基

当前,为了保证养殖产品的营养和能量供应,几乎所有的鱼虾饲料都需要添加一定比例的鱼粉。鱼粉添加饲料的使用,使原本岌岌可危的海洋生态环境雪上加霜。

亚利桑那大学教授凯文·费兹蒙斯告诉中外对话,平均来说制作鱼粉的原材料只有10%-15%来自水产企业的边角料,其他部分来自直接捕捞的海洋鱼类。

用于制作鱼粉的鱼类,常处于食物链的下端,是三文鱼、海豚、鲨鱼、金枪鱼等肉食鱼类以及企鹅、海鸟等海洋动物的食物。大量捕捞这些鱼类,威胁着整个食物链的根基。地中海和黑海捕捞量自
2007年来下降了近三分之一,和沙丁鱼、鳀鱼等食物链低端的鱼类减少不无关系。

寻找鱼粉的替代品

寻找鱼粉的替代品因此成为一项越来越紧迫的任务。事实上,由于鱼粉的成本不低,价格大约为每吨八千到一万人民币,一直以来业界都在寻找替代品以降低成本。

为了推动替代方案的研发推广,包括费兹蒙斯在内的多位关心海洋生态系统可持续性的水产科学家
牵头发起了一项全球“素鱼饲料”生产和销售比赛。


脱水的固体苍蝇干正成为越来越流行的鱼饲料。图片来源:F3 Challenge/Annie Reisewitz

这场比赛于2016年5月开始,将于今年九月结束,第一个完成10万吨素鱼饲料销售额度的企业将获得20万美元奖金。

目前有来自中国、缅甸、泰国等七国的七家公司参加比赛。尽管参赛公司数量不大,但已有多家世界领先的大企业承诺将会试用胜出企业的无鱼添加饲料,其中包括来自挪威的全球最大大西洋三文鱼养殖公司“Marine Harvest”,中国饲料企业澳华集团、广东粤海饲料集团,以及来自日本的大日养鲤场。费兹蒙斯
认为这是实现“可行的、高性价比的无鱼、无鱼油添加饲料的转折点。”

中国制造的素鱼饲料

中国企业对这一竞赛的参与和关注格外引人注目。根据
中国渔业统计年鉴,2015年中国水产养殖总产量超过4937万吨,比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还多。而粮农组织数据显示,从1995年到2014年的20年间,中国水产养殖产量一直占全球60%以上。

中国和全球水产养殖产量(1995-2014)
​数据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

中国企业也具备开发素鱼饲料的动力:除了降成本的需求,中国水产养殖业也需要尽量降低对进口鱼粉的依赖。根据一位
鱼粉研究专家的分析,中国鱼粉产量已经大幅增长,2016年达到31万吨,接近全球鱼粉头号产地秘鲁的一半,但国内产量仍然无法满足持续增加的需求。加上中国主要进口国秘鲁鱼粉产量受到频繁发生的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波动很大,中国的也需要一个更稳定、可持续的饲料配方。

参加比赛的中国企业名为广东恒兴饲料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比赛成绩记录显示,到2016年底恒兴在比赛中遥遥领先,卖出了四万八千公吨不含鱼粉和鱼油的鱼饲料。排在第二的一家缅甸公司卖出了两万八千公吨。

恒兴公司负责研发的程成荣博士在邮件中告诉中外对话,该公司已经有多年研发无鱼配方饲料的经验。他还介绍,恒兴在比赛过程中售卖的素鱼饲料,大约占到同时间段公司销售额的16%,而购买了素饲料的客户反馈很好。

程成荣告诉中外对话,恒兴公司此次参与售卖的素鱼饲料,以罗非鱼、草鱼等淡水鱼类饲料为主——这两种鱼类对蛋白质的需求并不高。根据他提供的数据,使用以小麦、豆粕和和菜籽粕代替鱼粉的饲料养殖的罗非鱼,均重与喂食含鱼粉饲料的鱼相当。中国罗非鱼产量接近全球一半。

费兹蒙斯对中国企业的参与感到兴奋。“恒兴是中国最大的鱼饲料公司之一,他们的参与将推动中国的养殖户和其他企业向不添加鱼粉和鱼油的鱼饲料转变,对此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他说。

循序渐进的替代

目前,水产养殖要完全不用鱼粉还不可行。程成荣就指出,恒兴公司出售的无鱼粉添加的罗非鱼饲料主要用于养殖的中后期。致力于推广罗非鱼可持续养殖的“
智渔可持续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创始人兼执行主任韩寒也告诉中外对话,目前罗非鱼完全不用鱼粉还不可能。

但全球水产饲料中的鱼粉添加比例已经在持续下降。在研发出全素饲料之前,恒兴公司的罗非鱼饲料鱼粉含量就已经从三分之一降到了5%。

素鱼饲料也许暂时还无法完全覆盖水产养殖业的需求,但这场素鱼饲料销售竞赛更大的意义,是推动饲料企业和养殖企业共同行动逐渐降低对鱼粉的依赖。

程成荣认为:“传统水产需要消耗大量鱼粉,另一方面全球渔业捕捞和鱼粉产量已经饱和,如何减少鱼粉使用量已是重要议题。”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