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摆了世界一道

《巴黎协定》就算要重新谈判也得花上三年时间,特朗普相当于把锅甩给了下任美国总统,乔伊迪普·格普塔写道。

Article image

唐纳德·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世界一片哗然。图片来源:Mark Taylor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最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他还说,美国将“开始就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或者一个真正全新的交易展开谈判,这个新协议无论对美国还是其商业、工人、人民和纳税人都应该是公平的”。特朗普讲话的第二部分对世界的影响更加重大,因为《京都议定书》正是这样被扼杀的。

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并不再加入,这才是最大的不公平。因为这意味着美国不必为其从工业化时代开始造成的世界最大累积排放承担任何后果。但是,如果美国还待在气候谈判里面,结果只会更坏。

这样一来,美国代表将出现在未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下所有的谈判场合。如果按照京都谈判的经验,美国将利用联合国每个决议都必须协商一致的原则,逐条反对《巴黎协定》。这将毫无疑问地宣告协定的死亡。

特朗普说,他不会“支持一个惩罚美国”但世界其他主要污染国却不承担“重大义务”的协议。

6月1日,特朗普在一份关于《巴黎协定》的声明中说:

“比如,这个协定为中国排放的增长留出了漫长的13年,在此期间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但我们不能。印度则可以从发达国家手中得到成千上万亿美元的援助。中国还被允许建设数百座新的燃煤电厂,但我们不行。印度到2020年可以将其煤产量再翻一番,但我们只能减少产煤。就连欧洲都可以继续建造燃煤电厂,但美国不行。”

美中印,到底谁是污染大户?

但有一件事特朗普缄口不言:他所说的“世界最大污染国”的人均碳足迹跟美国一比只是小巫见大巫——中国还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印度更不及其八分之一。

还有一件事他也没有提及。尽管中国承诺到2030年达到温室气体排放峰值,但这一目标有望提前实现

作为《巴黎协定》成员国,印度承诺将通过国内措施控制排放,并表示如果能从发达国家获得资金,减排力度还会增大。印度的确有一个公开的目标,到2022年新增燃煤发电能力1.1亿千瓦,但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迅速增长可能会显著减少新增煤电装机。

同样到2022年,印度已经承诺实现1.75亿千瓦的可再生能源装机目标。莫迪总理访问了欧洲四国,期间他反复强调印度将留在《巴黎协定》中,继续履行自己的承诺。

特朗普悍然自绝于全球

很多特朗普行动的批评者都指出,美国的退出将自己与叙利亚、尼加拉瓜等没有参与《巴黎协定》的国家置于同一层次。但极少有人提到的是,尼加拉瓜之所以没有签署巴黎协定,是因为它认为该协定不足以抵御气候变化。这个观点得到了不少分析家的支持,据他们计算,所有194个协议签字国的承诺加在一起,也无法在2100年将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而这正是《巴黎协定》的目标。

气候变化已经影响了全世界的农业生产,加剧了洪灾、旱灾和风暴的频度和强度,造成海平面升高。去年是有记录以来最温暖的一年。

以前其前任奥巴马为首的全球各界人士对特朗普的行为大加谴责,他说:

“留在巴黎协定中的国家将从其创造的就业和新兴产业中大大获益,我认为美国应该站在这个行列的最前面。”

从目前的迹象来看,美国50个州中有很多将继续沿着奥巴马时期开启的清洁能源路线走下去。因此,尽管特朗普政府在联邦层面退出了《巴黎协定》,但可能并不会导致煤矿和火电厂的复兴。
 

“留在巴黎协定中的国家将从其创造的就业和新兴产业中大大获益”——贝拉克·奥巴马


气候研究遭受沉重打击

但是,退出《巴黎协定》将给美国的气候研究带来重创,因为其资金主要来自联邦拨款。这一事务由斯科特·普鲁伊特领导的美国环保局掌管,而这位局长在其参院任职听证会上说卫星数据表明全球变暖正在“趋于稳定”。

根据麻省理工学院、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和科研企业遥感系统公司的一项研究,普鲁伊特的这个说法是错误的。而白宫已经宣布,建议将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经费削减70%。

在巴黎协定下,美国承诺到2025年的排放将比2005年减少26-28%。目前,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5%,中国占30%,欧盟占10%,印度占6%。

目前,美国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中占15%,中国占30%,欧盟占10%,印度占6%。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但还留在UNFCCC框架内,这样特朗普就可以按照《巴黎协定》的条款启动一个需要3年时间才能完成的程序。也就是说,2020年这会成为美国总统大选的一个主要争论议题。

特朗普重视的显然是其(政权的)支撑基础,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看法对他并不重要。当然,有些外国领导人对他的批评非常尖刻。

《巴黎协定》重新谈判意味着什么?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说特朗普并未“全面理解”《巴黎协定》的内容,尽管欧洲领导人在上周的峰会中曾试图用“简单明了的语言”向其解释退出程序。不过,“看起来这个努力失败了”。

UNFCCC秘书处的措辞更加谨慎却同样坚定,它说:“《巴黎协定》是一个历史性的条约,获得了194个国家的签署和147个国家的批准。因此,绝不能出于一方(国)的要求而重新谈判。”

​美国人民也怒了

就在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后不久,美国61个城市和3个州组成联盟,宣布无论如何都将继续支持该协定。

就连美国国内也有很多人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行为提出了措辞极为严厉的批评。美国最大环保非政府组织塞拉俱乐部的负责人迈克尔·布伦说:“从今往后世世代代的美国人回顾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决策时,都会将其视为美国总统所采取的最无知、最危险的行动之一……特朗普让我们的国家在世界舞台上孤立,把我们在清洁能源领域的领导地位和经济优势拱手让给印度和中国。”


斯坦福大学的苏珊娜·默瑟说:“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之所以投票给他,是为了让美国成为一个更宜居的地方,能够养活家人、能够找到好的工作,能够看到子孙后代有一个更好的未来;而不是为了让洪水冲毁他们的梦想,让干旱萎缩他们的生计,让野火烧掉他们的家园,让上升的海平面淹没他们的社区,让污浊的空气给孩子们带来哮喘。”


他们的合法需求和满心期待却被滥用,不是“让美国再度伟大,而是让美国和其他所有人大受其害。”

耶鲁大学最近一项关于气候变化传播的民意调查表明,有70%的美国人支持美国参加《巴黎协定》,而在所有州支持者都占了多数。

中欧气候合作被寄予厚望

在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欧盟和中国表示将深化在气候变化上的合作。

在今年的第12届中欧工商峰会上,双方承诺将在从清洁能源到产品标准的广泛领域加强合作,加强对风险和适应的管控。除了加大减排力度,中欧还承诺共同探索适应气候影响的方法。

英国气候智库E3G的负责人尼克·马贝说:

“这是我见过的最强有力的双边气候声明。特朗普总统促使中欧走到一起,共同制定清洁经济的规则。”

绿色和平东亚分部的气候政策顾问李硕说:

“美国退出引起的负面效应要求所有其他各方加强气候领导力。今天,我们看到新的领导力量正在布鲁塞尔和北京之间形成。”

他还说:“为了展示中欧能够发挥真正的领导作用,双方都需要加速自身的气候行动。”

印度公民社会谴责美国此举

印度绿色团体的批判声音非常强烈。设在新德里的智库科学与环境中心(CSE)说:

“如果美国不进行实质性的减排,《巴黎协定》中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CSE负责人苏尼塔·纳拉因说,即便在过去,“为了照顾美国的利益,各国一直在做着弱化气候协议的事情。京都议定书的目标很无力,同样的,为了让美国回到联合国气候框架下,《巴黎协定》设立了一个自愿性、自下而上的分散机制,没有让各国做出减排承诺,即便各国没有实现其目标也没有惩罚措施……退出《巴黎协定》意味着美国就连其本就非常低的承诺都不愿兑现”。

她还批评了美国资金“断供”的后果。“这意味着用来帮助发展中国家抵御气候变化的绿色气候基金将遭受灭顶之灾……美国不能继续绑架全世界。退出巴黎协定就表明美国用它占世界5%的人口继续危害其他95%的人口。美国的决策具有全球性影响,各国需要让它负起责任。”
 

本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