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争夺非洲

当工业化国家竞相攫取非洲的自然资源以满足自己的消费需求时,它们正在助长环境退化、腐败和践踏人权。曼迪•特纳报道
Article image

2006年末,在开普敦漂亮的维多利亚阿尔弗雷德码头广场,商界人士和非洲官员济济一堂,频频签约。他们正在出席非洲石油周,这是一个吸引像埃克森美孚、壳牌和谢夫隆这样的能源界巨头的年度盛事。有人毫不隐讳地称其为“争夺非洲”会议,暗示与会者的动机:从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中获利。

非洲拥有石油、天然气、木材、金刚石、黄金、钶钽铁矿、矾土,是世界上一些自然资源最大的储藏地。开采这些资源的收益应该为迫在眉睫的发展提供资金,但这些收入却用在了加剧国家腐败、环境退化、贫穷和暴力上。非洲的自然资源与其说是福祉,不如说是祸水。

十九世纪对非洲的争夺让一些大国竞相控制土地,以便开采自然资源。今天,对非洲的新一轮争夺又在上演,这片大陆再一次变成美国、法国、英国、中国和印度进行战略和地缘政治角逐的生死竞技场。对许多人来说,关键的问题是:对非洲丰富的资源进行开采除了惠及非洲的精英人士外,还会让其他人受益吗?

石油或许是最重要的诱惑,外来国家和公司为能源安全展开激烈争夺,使得石油吸引到了一半以上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去年,年度外国直接投资创历史新高,达388亿美元(194亿英镑),超过2005年的纪录,当年比2004年增长了78%。

根据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的说法,外国直接投资的注入主要集中在几个工业领域,尤其是石油、天然气和矿业。阿尔及利亚、乍得、埃及、赤道几内亚、尼日利亚和苏丹这6个产油国就占了整个非洲48%的外来投资。那么,究竟是谁在投资呢?

首先是美国。美国对这一地区的兴趣在于,它是日益动荡的波斯湾的一个廉价、可靠的替代区域。西非已经为美国提供了12%的进口原油、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IC)预言,这个比例在2015年将会升至25%。

就像石油问题通常伴随的情况那样,军事介入往往紧随贸易而至。2007年2月,美国建立了非洲司令部。非洲司令部(AFRICOM)在塞内加尔、马里、加纳、加蓬和纳米比亚建立了基地,并与上述国家签署了使用这些基地的协议。由于非洲生产石油以及中国在该地区日益扩大的影响,对美国来说,非洲正体现出其战略重要性

与此同时,欧洲公司约占在非洲的全部外国直接投资的三分之二。欧洲投资的一半以上来自英国和法国,这些投资主要流向那些与两国有历史关系的国家。像道达尔这样的法国石油公司,因法国反对伊拉克战争而被关在中东大门之外,却大规模地在喀麦隆、乍得和加蓬这样的法语国家进行了投资

新近加入到争夺中的是中国。尽管幅员辽阔,中国却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而非洲却提供了其经济快速增长所迫切需要的自然资源。中国在刚果(金)和赞比亚寻找铜和钴,在南非寻找铁矿和铂,在加蓬、喀麦隆和刚果(布)寻找木材。在石油方面,中国已在积极争取尼日利亚、安哥拉、苏丹和赤道几内亚。中国目前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在2001年到2005年间,中国占了世界新增原油需求的40%。中国从非洲进口25%的原油。

北京通过出售武器、免除债务和提供软贷款三重优惠吸引了非洲统治者。2006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访问了10个非洲国家,这种密切关系在10月举行的中非论坛上达到了顶峰。论坛期间,中国展开红地毯迎接来自约50个非洲国家的元首和部长。

全球对自然资源的需求会给非洲带来诸如外国直接投资、出口增长和良好的贸易差额等好处。但这种喜人的形势又伴随什么问题呢?其中一个主要关注点是对非洲的争夺加剧了腐败、环境退化和内部分歧。致力于和平建设的非政府组织国际警信协会的高级政策顾问萨利尔·特里帕特希说:“除非进行适当管理,否则这些靠开采资源获得的飞来横财会引来更多的问题。它会削弱国家实施自由、公平关税系统的动机,滋生腐败和武器泛滥。”

此外,还包括争夺非洲资源的大国所乐得纵容的践踏人权问题。在埃克森美孚和谢夫隆等美国公司表现活跃的赤道几内亚,总统特奥多·奥比昂·恩圭马就因酷刑、选举舞弊和腐败问题而备受诟病。但尽管如此,他于2006年4月访问美国时,仍在美国国务院受到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的欢迎,赖斯还称其为“好朋友”。

中国也愿意与那些高压政权合作,特别是津巴布韦和苏丹。中国对喀土穆高压政权包括军售在内的支持已经受到广泛关注。致力于良好的自然资源管理的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的高级活动家萨拉·韦基斯说:“苏丹已经从中国购买了约1亿美元的武器,并用这些武器对付在达尔富尔的平民。”

环境影响同样令人担忧。为了木材出口而砍伐森林,加剧了侵蚀、河流淤塞、塌方、洪灾,也使动植物更易丧失栖息地。石油生产过程中燃烧不能使用的废气,就会向大气中排放大量二氧化碳。据估计,尼日尔三角洲的气体燃烧每年排放7000万吨的二氧化碳。(对照一下,瑞典在2004年排放了6990万吨二氧化碳)根据世界银行的说法,这些燃烧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比所有撒哈拉沙漠以南国家排放的总量还要多。

开采业带来的环境和社会影响已被视为在苏丹和尼日利亚冲突的一个关键因素。在非政府组织间有一种担忧,即获取自然资源会给最近发生在塞拉利昂、刚果(金)和利比里亚的此类暴力冲突火上浇油。

包括联合国的全球契约开采业透明计划在内(EITI),最近已发起许多行动,试图解决“资源祸根”问题。韦基斯说,这些措施受到了欢迎,但它们只是自愿的行为规范,许多公司和国家都没有加入进来,特别是中国。

韦基斯说,“北半球跨国公司自身也许并不总是公司行为规范的鲜明捍卫者,但显然亚洲国有公司并没有相同的公司管理规章。中国的非洲政策明确宣称经济援助‘不带附加条件’”。

致力于此的慈善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相信,即使是那些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政府,也不情愿调查有关西方公司腐败或践踏人权共谋的指控。特里帕特希说,需要更加有效的监管机制。他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需要明确的通用标准和法规来监管公司的行为,特别是防止严重践踏人权。”

迄今为止,还没有这种监管机制出现的迹象,所以本世纪对非洲的争夺会像上个世纪一样有损尊严,一样致命。

资产倒卖

木材

对南欧国家的木材出口仍然占主导地位,但中国是东非(尤其是莫桑比克)木材的一个主要目的地。在利比里亚,木材资源的开采为其内战提供了关键的资金来源。美国林业及纸业协会(AF&PA)估计,在喀麦隆、赤道几内亚、加蓬、加纳和利比里亚,有30%的生产是“可疑的”,也有估计认为在加纳和喀麦隆这一比例高达50%,而在利比里亚则是100%。

石油

非洲撒哈拉以南有8个石油出口国:尼日利亚、安哥拉、刚果(布)、加蓬、赤道几内亚、喀麦隆、乍得、刚果(金)和苏丹。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产油国,在世界上排第11位。安哥拉是非洲第二大产油国,到2008年日产量有望达到200万桶。虽然达尔富尔地区有内乱,在过去几年里,苏丹的石油产量和出口量依然迅速增长,尽管去年的产量略有下降。非洲的撒哈拉以南地区拥有世界已探明石油储量的7%。在2001年全球各地勘探人员发现的80亿桶石油储量中,有70亿桶都位于西非和中非大西洋沿岸的油田里。美国是非洲石油的最大进口国,中国则排名第二。

矿藏

西非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黄金生产地区之一。根据贵金属咨询机构黄金矿业服务公司GFMS的数据,南非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尽管去年产量有所下降。2005年,加纳生产了62.8吨黄金,而马里开采了45.9吨。塞拉利昂、坦桑尼亚、卢旺达和刚果(金)也有大量黄金储量。刚果(金)还富藏铜矿、钶钽铁矿和钴。一份关于刚果(金)冲突的2002年联合国,严厉批评了其邻国(特别是卢旺达)和一些公司为获取这些自然资源而加剧冲突的行径。

金刚石

每年金刚石交易额在376亿美元左右。博茨瓦纳、刚果(金)、塞拉利昂和南非储量最大。刚果(金)占据世界工业用金刚石产量的最大份额,达22%。美国是工业用金刚石的最大市场。调查显示,非法的金刚石出口加剧了在塞拉利昂、刚果(金)和安哥拉的血腥战争,之后金刚石工业被迫制定了伯利进程证书计划

天然气

非洲拥有尚未开发的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在全球天然气生产中发展速度最快,在2003年至2030年间,供应量将每年递增4.9%。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利比亚和埃及所增加的产量中,相当大一部分通过管道或以液化天然气的形式进行出口。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说法,非洲的天然气产量预计从2003年的5.1万亿立方英尺增到加2010年的18.5万亿立方英尺。储采比估计达96.9年(仅次于中东地区)。


曼迪·特纳是布拉德福大学和平研究所的名誉访问研究员。

本文来源:http://environment.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7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G-Hat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非洲需要自强!

非洲国家需要自强,才能正确对待来自海外的投资和对该大洲资源的开发。

此外,西方国家应先检讨自己对非洲资源的掠夺和对非洲环保的忽略,然后再来指责中国的做法。

Africa needs to improve itself!

African countries need to improve themselves in the first place, then they can rightly deal with the overseas investments and resource explorations. Furthermore, western countries should firstly examine their own exploration in Africa and admit their ignorance about African environment protection before they accuse China of all thes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评论1

我想问问评论1的作者为什么你认为这篇文章没有关于“西方国家应先检讨自己对非洲资源的掠夺“的内容?据我所知,这篇文章很好的阐述了西方国家在非洲的开发,并且公平地分配了其对中国和西方国家的批评。还有一点,我想知道你觉得非洲国家应该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善?怎么自强起来?确实有些方面需要加强,但是共同的社会责任难道不应该加强么?难道你觉得西方国家应该继续剥削非洲么?

Re: comment 1

I would like the ask the author of the last comment whether they suppose this article does not "examine [the west's] own exploration in Africa". As far as I am concerned, it explores the western exploration of Africa a great deal, and is even-handed in its criticism of _both_ the west and China.

As for the other point, I wonder if you'd make clear what improvements you would like to see African countries making. Certainly, there are key improvements that should be carried out, such as greater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but can't these be helped by greater corporate (and governmental) social responsibility? Do you think, for instance, that the west should simply continue to exploit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