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实地探访:揭秘中巴经济走廊重镇瓜达尔港

估值600亿美元的瓜达尔港会给当地经济和环境带来什么样的巨变?巴基斯坦人如何看待这一超级工程?佐费恩•易卜拉欣深入港口进行了探访。

Article image

瓜达尔是通往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东以及中亚和南亚地区的门户。图片来源:Shabbir Ahmed

在巴基斯坦苏尔班达码头,一间破败不堪的茶馆旁,一条流浪狗正躺在一艘红色的小船下酣睡。港口里,几只小船随着阿拉伯海的波浪上下摆动。海水清澈见底,近岸可以看见一群鱼儿游来游去。渔民们聚在一起,一边喝着名为“doodh-patti”的甜腻饮料,一边悠闲地聊天。我问他们是否听说过宣传得沸沸扬扬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他们摇摇头。

这个港口宁静安详,但20公里外的瓜达尔港,一座据称可以将那个沉闷的小镇变成国际级贸易中心的深水港正在施工当中。渔民们知道是中国在瓜达尔修建港口,不过他们连一个中国人也没见过。

这个深水港,正是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中巴经济走廊总长3000公里,从中国西部一直延伸到巴基斯坦阿拉伯海岸边,一路上需要跨越喜马拉雅山区、印巴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以及广袤的平原和沙漠,才到达历史悠久的瓜达尔渔港。走廊沿线,由中国提供资金的公路铁路交通运输网络以及电厂等大型基建工程也正在施工。走廊最初估值大约460亿美元,如今其价值预计已经升至620亿美元。

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一带一路是中国提出的
大规模地区贸易和外交战略,是一条连接中国与亚洲其他地区、乃至欧洲的陆上和水上通道

在建的瓜达尔港口所有权属于巴基斯坦政府下辖的瓜达尔港务局,经营权归中国国有企业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OPHC),经营期限为40年。对中国来说,瓜达尔临近阿拉伯海/波斯湾以及全球40%石油运输必经的霍尔木兹海峡,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可以说,瓜达尔是通往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东以及中亚和南亚地区的门户。



瓜达尔与中巴经济走廊

在瓜达尔之外的地方,执政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没有一天不把中巴经济走廊挂在嘴上,没有一天不提到它会给巴基斯坦的广大领土——特别是
瓜达尔的18.5万人口——带来怎样的繁荣。但占瓜达尔总人口80%的渔民的声音却被淹没了。

近期在Dawn网站上发表的一篇关于中国中巴经济走廊规划的报道似乎证实了当地人并没有参与中巴经济走廊制定过程的说法。

在苏尔班达,虽然没有官方的确认,但大量从瓜达尔港迁出的渔民将涌入这里的说法已经传开。

苏尔班达渔民协会(Anjuman Itehad Mahigiran Sur Bandar)主席萨义德·默罕默德表示,他从“知情人”那里了解到这一信息,但这些人具体什么时候迁入他也不知道。

“但是这里没有足够的地方供他们的船停泊,我们自己的船还停不下呢。”他指着泊船区解释说。

他说,苏尔班达大约有5000到7000个渔民和1000多只船,而瓜达尔渔民和船只的数量大约是这里的四倍之多。


瓜达尔开发局正在苏尔班达修建码头,当地居民猜想是用来接纳瓜达尔迁来的渔民。苏尔班达渔民说,这个码头的防波堤设计得很差,工程师在设计施工过程中也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

Fishermen in Sur Bandar (Image: Zofeen T Ebrahim)

瓜达尔渔民:其实不想走

瓜达尔渔民也听到了他们要被迁到苏尔班达的消息。

“我们不会离开的,”达德·卡利姆表示。“在这里我们一年四季都可以捕鱼。而在苏尔班达,六、七、八三个月渔民不能出海,因为浪太大了。”

他解释说,瓜达尔受锤头形状半岛的庇护,半岛两侧都是几乎完美的半圆形海湾,比苏班达尔安全得多。

“从我们家坐船到苏尔班达需要两个小时, ”渔民纳西姆·格杰尔把墨镜架在头上,显得很时髦。“为什么他们不把我们搬到新毛拉班德?毕竟十多年前第一批搬迁的渔民就搬到那儿了。”

2007年,在港口一期建设施工阶段,位于港口现址上一个名为“毛拉班德”的有着百年历史的聚居区的数百户居民被迁到省首席部长家的附近。官方承诺给他们可以重新盖房的土地,还有现金。这个新的社区,就叫做新毛拉班德。

不过新毛拉班德的情况也不如杰格尔想象的那么好。“不能说我们没有拿到补偿,但是有些属于我们的地被黑帮强占了,”以前打鱼为生的萨勒·默罕默德表示。如今他在新的住地经营水泥生意。

另外,官方还承诺给他们修建一所医院、一所学校和公路。十年过去了,新毛拉班德仍然没有这些基本公共服务。唯一的一所学校离那里很远,并且老师也不怎么上班。

瓜达尔的情况也没有好多少,虽然他们在过去十几年中听到过各种各样的承诺。

巴基斯坦首相纳瓦兹·谢里夫今年早些时候到瓜达尔视察时曾表示,城市里要修建
1100公里长的道路。“有了道路,其他的就好办了;学校会有的,大学会有的,医院也会有的……各行各业都会得到发展,进步和繁荣指日可待,”他说。

但目前,这座位于巴基斯坦最贫困省份之一俾路支的小镇,连基本的服务也没有。当地记者贝拉姆·俾路支表示,这里只有最基本的卫生医疗服务,对女性来说等于没有——如果碰上新生儿并发症,他们必须辗转到杜尔伯德甚至是近500公里外的卡拉奇。

职业培训:当地人能否受益?

中国企业声称,当地渔民的生计不会受到影响,港口工厂一旦建成,就会有大把的工作机会。“他们将被吸纳进与他们职业有关的活动当中,不管是渔业加工还是附加值业务,”COPHC的规划与开发部副经理、本地人达杜拉·优素福说。

他补充:“对于那些想要继续从事捕鱼的居民,我们会为他们提供技术、渔网、船只以及发动机,帮助他们出海。”

优素福说再过20年,瓜达尔港将有多达200万个工作岗位,在这里工作的不仅会有来自瓜达尔地区以及巴基斯坦其他地方的巴基斯坦人,还会有大约2万名中国人。“他们会从渔民那里按照市场价买鱼,这样一来消除了中间环节,渔民的利润可以最大化。”

但是渔民们并没有因此感到放心。随着越来越多技术工人涌入瓜达尔,技能和教育水平都不足的当地人很可能被边缘化。他们的恐慌是显而易见的。“除了打鱼,我们什么都不会,”无论到哪儿,你都能听到这样的话。

但本地的教师兼诗人K. B. 菲拉奇却不同意这种论调。他说,当地人确实需要新的生计以及职业培训,以防他们之前的饭碗丢了。

“现在开始做这些本来就已经迟了。实际上,在2000年港口施工开始之前,这就应该是首要的工作,”他感叹。“政府把发展等同于经济增长,对因此造成的社会成本一直不闻不问。当地人没有参与任何港口的活动,因为他们缺乏相应的技能。”

不过,港口当局计划在港口施工建设的第二阶段开展技能发展工作,并打算在瓜达尔修建一个职业技术培训学校。“可行性研究和设计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几周就将正式启动。学校建好之前,将在瓜达尔公立学校老楼里开课。我们计划装修17间教室,并在两个月内开设马达转子绕线、起重机和叉车维护、焊接还有中文等方面的课程,”他说。

但是即便当地人掌握了这些技能,收入却未必会相应增加。渔民每周收入可达2万到5万巴基斯坦卢比(约合188到471美元)。港口不熟练工人的月薪只有2万巴基斯坦卢比,熟练工人的月薪只有2.8万到5万巴基斯坦卢比(约合264到471美元)。

港口开发进展缓慢

对于800多名中国和巴基斯坦工作人员来说,在建的港口和自由港区则是一片荒凉之地。达杜拉·优素福说,这片地区被驻扎在港口内的300多名巴基斯坦海军用警戒线隔离起来。

我到这里时候,没有船只停泊,也没有卡车装卸货物。瓜达尔港务局主席私人秘书沙比尔·阿赫迈德告诉我平日常有“船只来来往往”,我只是碰巧赶上一个难得的清静的日子。他是港口工作时间最长的员工之一,自从2004年就在这里工作。

自从2008年3月第一艘船只在这里停泊开始,大约有200艘船曾在这里停泊,带来了麦子、化肥、椰枣、骆驼。“到目前为止,这里向外输出的货物只有巴基斯坦出产的成集装箱的沙丁鱼,”优素福说。

港口一期项目由中国和巴基斯坦联合开发,总成本170亿巴基斯坦卢比(约合2.88亿美元),2007年3月正式落成。根据一份长达40年的特许协议,港口控制权随后交给
新加坡港务局(PSA)

不过,PSA经营失败,特许控制权也于2013年交回给COPHC。

目前正常情况下,港口可以停泊两到三艘载重吨位达到5万(
DWT)的大型船只。到2045年,港口将可以停泊150艘船只,容纳多达4亿吨货物,并拥有多种物流服务、一个大型存储仓库以及一片九平方公里的工业自贸区(GPFZ)。自贸区一期工程将于2018年初完工,包括一个管道生产厂、一个冷藏渔业加工区、一个电动自行车生产厂以及中国产品的展示区。整个自贸区将在七到八年内实现完全运营,届时将可以容纳超过400家公司和巴中合资企业。

电力和水资源危机

在港口内,人们会错觉瓜达尔的电力、天然气和水资源供应是取之不竭的。港口自己发电,通过淡化海水提供自己的水源。但这些奢侈的资源只在港口还有城镇上的五星级酒店才能享受到。城镇上的其他地区则必须忍受长时间的断电。

尽管瓜达尔四周都是深海,但水资源却很紧张——毕竟这里是长期饱受饮用水短缺之苦的沙漠小镇。

一旦港口活动增多、瓜达尔港自由区(GPFZ)建成之后,对于水和电的需求将大幅增加。为了满足这些需求,政府希望在距离瓜达尔40公里的卡拉瓦特修建两座15万千瓦的火力发电厂,预计成本550亿巴基斯坦卢比(约合5.2亿美元)。

达杜拉·优素福坚持GPFZ不会使用火电。“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刚刚和投资者签订了环境协议,声明我们不会使用肮脏燃料,”他说。

此外,政府制定了一份2050年瓜达尔水务总体方案,以求解决包括水资源供给、分配、污水收集和处理在内的水资源相关问题,预计成本约为1.3亿美元。

不过城镇居民要求现在就向他们供应饮用水。附近的安卡拉·卡吾尔水坝无法完全满足当地的用水需求。这个城市现在每天需要460加仑淡水,但到了2020年,这一数字会飙升至1200加仑。新的水坝项目正在规划当中,一座拟建的海水淡化厂以后也可以向当地居民供应清洁淡水。只是眼下落实的工作还不多。

当地居民说,他们在过去五六年里一直面临着持续的水资源危机。政府必须周期性地采取紧急措施,用水罐车从附近的米拉尼水坝和贝拉尔水坝调水。

港口的中国人

对于贾先生来说,在瓜达尔港的日子简直就像在服刑。作为COPHC的经理,他用工作把自己的日程填满。“老实讲,如果你问我瓜达尔是什么样子的,我回答不出来;我基本没有体验过这个城市的生活,因为要体验一个地方的生活,需要与别人经常碰面,了解他们的文化、音乐、生活方式和他们的政治。”

他养成了一个新的爱好——钓鱼。不过这也是受到限制的,因为他只能在港口水道里进行垂钓,还必须在海岸警卫队的注视之下。

他有时候也会进城,不过总是跟着一大帮安全人员。当地人总是想拍他的照片。“即便是这种时候安全人员还是十分严厉,我就经常告诉他们不要阻拦大家跟我们自拍,没什么问题的。”他说。

港口内有超过300名中国人,他们中有新手工人,熟练工程师,也有高级管理人员。出于安全原因,他们都生活在一个仅用两个月时间建的独立的生活区里。这是他们在遥远异乡的家,虽然看上去粗糙简陋,但却拥有一个健身房、一个乒乓球和台球室、一个卡拉OK房,甚至还有一片面积不大的人工草皮足球场。他们每工作六个月,就可以回到中国休三周的探亲假。

对于COPHC董事长张保中来说,挑战在于如何让20年后的瓜达尔“既不是迪拜,也不是深圳,而是一个比二者都好的城市”。他身着一身干练的白色纱丽克米兹——这是当地传统服饰,头发梳得整整齐齐,面带温和的微笑。他说在他眼中,瓜达尔原本是一张白纸,但等到中国人完工回家的时候,当地人的生活必将“更加幸福、更加繁荣”。

“那样的话,这一切就都值得了,”他说完这话,就离开去向中国大使汇报工作去了。

 

翻译: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