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数据详解:中资企业为何看上巴西煤炭市场?

在国内削减煤炭消费的大背景下,中资企业在市场远小于中国的巴西增持煤炭资产是否明智?米尔顿·莱亚尔问道。

Article image

巴西圣卡塔琳娜州的坎迪奥塔燃煤电厂。图片来源:EduardoTavares 

中国正进一步落实政策,削减煤炭消费,增加可再生能源发电。而与此同时,中资银行和煤电项目承建企业却把目光投向巴西等其他国家,试图在那里发展能源项目。

“2013年以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境外煤炭项目投资增长了40%,”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学教授凯文·加拉格尔说。他还说:“纵观中国的海外煤炭投资史,其中75%发生在最近4年间,全球煤炭部门8%的外部融资来自中国。”

巴西拥有
22座燃煤热电厂,总装机370万千瓦,占巴西总装机容量的2.3%。位于巴西南部圣卡塔琳娜州和南里奥格兰德州的燃煤电厂使用的是当地产的煤炭。该地区蕴藏着大约30亿吨煤炭,是拉丁美洲探明储量最大的煤炭产区。

该地区主要出产的是亚烟煤,灰分含量高,放热效率高,更适合用于发电。

巴西北部和东北部马拉尼昂州、帕拉州和伯南布哥州的热电厂使用的是进口煤,主要来自哥伦比亚,比国产煤炭价格高很多。

坎迪奥塔的发电用煤每吨20美元,马拉尼昂从哥伦比亚进口的煤每吨280美元。坎迪奥塔的煤是世界上最便宜的,”该地区矿工工会主席瓦格纳·洛佩斯·平托说。

专家认为,中国的煤炭消费已经在20132014年达到峰值。那时候,中国总理李克强曾宣布“向污染宣战”,政府也采取行动抗击污染,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回应公众对有毒空气污染、以及人们为此付出的高昂的经济和健康代价的担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遵守国际气候变化协议。

至少有12个中国省份已经禁止新建燃煤电厂,以求能够完成在2020年之前将国家电网中的煤电占比从2015年的64%削减至58%以下的目标。

加拉格尔表示,中国境外煤炭融资增长的原因之一在于,世界银行和泛美开发银行(IDB)等多家国际银行都因为煤炭严重的环境影响而停止了这方面的投资。

中外对话与中东欧银行监测网络搜集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有一系列中国投资的燃煤电厂项目宣布立项或已进入开发阶段。地图显示,中国银行和企业目前参与了至少79个海外煤电项目,总装机超过5200万千瓦,这一数字超出了美国计划在2020年之前关闭的4600万千瓦总装机。

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

想阅读更多精彩文章?欢迎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网罗国内外环境专家的新锐视觉和深度分析送到您的邮箱!

 


美国气候政策行动组织的另一项研究发现,2010至2014年间,中国海外燃煤电厂投资额至少为380亿美元,另外还宣布了总价720亿美元的多个投资计划,虽然这些项目不一定会悉数落地。

延伸阅读:巴西能否复制中国太阳能产业的成功?

巴西煤炭协会会长路易斯·费尔南多·赞坎说,法国能源集团(前苏伊士集团)子公司巴西特拉克特贝尔公司(Tractebel)正在挂牌出售的位于南部圣卡塔琳娜州的一系列热电厂,是中国能源公司在巴西进行煤炭投资的主要兴趣。这家公司出售的煤电机组总计120万千瓦。路透社消息称,对这些资产感兴趣的买家不下10个。

其中的Pampa Sul热电站的总装机为34万千瓦,承建方为中国山东电力工程咨询院(SDEPCI)。此外,中国近来还在巴西参与建设了另一座电站——南里奥格兰德州坎迪奥塔项目三期,承建商为山东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简称山东电建一公司),该公司在巴西承包了一系列能源项目,包括贝洛蒙特水力发电站的巨型输电线路。

坎迪奥塔电站前两个机组在山东电建一公司开始项目三期建设之前就已投入运营,一直饱受各种问题困扰。2016年,巴西环境与可再生自然资源研究所(IBAMA)以未能达到污染物排放控制标准为由关闭电站。除了其他违规行为,研究所发现电站废水最大流量及油脂率不符合标准,因而宣布暂停A、B两个机组的运营,并开出了四张总计2300万美元的罚单。

中国企业涉足南里奥格兰德州煤炭开采部门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2005年,那时候坎迪奥塔三期还在讨论中。“目前,中国人参与的是燃煤电厂的建设,他们建造了上一批电站。但有传闻说他们对我们的煤田也有兴趣,想在南里奥格兰德州开采和生产煤炭,”洛佩斯·平托说。

据当地媒体Sul21报道,
有人开出诱人的价格想从坎迪奥塔土地所有者手中购买藏有煤炭的土地。但在该地区采掘煤炭需持有采矿许可,而州政府控制的里奥格兰德矿业公司目前拥有该地区的独家采矿许可。一场决定该公司是否实施私有化改制的公投预计将于今年年底进行,这将为国外投资者进入该地区铺平道路。

与此同时,巴西煤炭协会正在游说政府出台计划,推动巴西燃煤电厂的现代化发展。赞坎表示,当前巴西市场上的能源过剩问题意味着已经没有新建热电项目的空间了。

巴西煤炭消费持续上升

根据巴西联邦政府相关机构
能源研究公司发布的国家能源平衡表中的数据,2010至2015年间巴西国内钢铁和煤电行业煤和焦炭(或焦煤)的消费量增长了22%。

巴西能源结构中煤炭占比从2010年的5.2%上涨至2015年的5.9%,其主要原因在于炼钢厂生产钢和金属板所用焦煤的增长。

由于国内煤炭质量低下,巴西约50%的煤和焦炭需求都得通过进口来满足。国家矿产部技术人员路易斯·保罗·德奥利维拉·阿劳约透露,进口的煤炭中约90%为焦煤,而燃煤电厂的用煤仅占10%。

巴西钢厂使用的进口煤炭主要来自澳大利亚、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印度尼西亚和南非,受技术所限,巴西国产煤炭不适合钢厂使用。

近年来,中国煤炭在巴西煤炭进口中所占比例虽小,但地位却日益重要。进口自中国的煤炭虽不到巴西煤炭总进口量的2%,但都是焦煤。巴西政府贸易数据门户网站AliceWeb发布的信息显示,2010至2016年间,巴西从中国进口焦煤430万吨,总价值12.8亿美元。

进口自中国的焦煤数量在2015年达到顶峰,从2014年的68.1万吨增长至143万吨。“2015年,随着中国土木建筑和重工业发展放缓,国内焦煤需求减少,”位于北京的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分部煤炭专家柳力解释道。2016年,巴西从中国进口煤炭的数量下降至48万吨。


同样是2016年,进口自中国的焦煤有97%被运往巴西国家钢铁公司(CSN)位于里约热内卢伊塔瓜伊的货运枢纽。过去5年间,CSN购买了价值6.1亿美元的中国煤炭。

据路透社消息,CSN正在考虑将旗下子公司孔戈尼亚斯矿石(Congonhas Ores)25%的股份
出售给中巴新能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CBSteel)。而孔戈尼亚斯矿石公司控制着伊塔瓜伊货运枢纽。

柳力告诉中拉对话:“煤炭运输会对环境造成影响,但远小于燃烧煤炭炼钢产生的影响”。

焦煤相对来说比较软,因运输不当碎裂或被压碎时,会释放出含有硫等污染物的粉尘。

CSN官网上没有注明抵港煤炭所应遵守的环境政策,但该公司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煤炭运输不会产生环境影响”。据CSN新闻办公室证实,运至该公司货运枢纽的煤炭全部用于满足自身的需求。

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化学系教授克劳迪内·德苏扎·吉马良斯说,环境影响取决于焦炭的运输方式。“即便是用火车或卡车(运输),如果不是密闭存储或用油布覆盖起来,也会对大气造成严重的影响。在CSN场地上处理(焦炭),将其分类堆放时也会造成严重的污染,因为除了机械处理,自然风也会导致MP10、MP2.5这样的可吸入颗粒物的扩散,”吉马良斯说。

CSN和巴西其他10家钢铁公司一起,发布了一份关于行业可持续性的
年度报告

炼钢是焦煤的主要用途,2000至2015年间,巴西的钢材进口增长了245.2%,其中来自中国的进口量更是增长了13418%,令人颇为震惊。2000年,中国仅占巴西进口钢材总量的1.4%,而到2015年已经增长至超过一半。


本文由本站与Instituto Clima e Sociedade联合撰写,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