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拉闸限电岂能可持续减排

哥本哈根会议之后,全球都盯着中国如何实现对节能减排的承诺,纸上谈兵显然是无法忽悠了。然而,距离完成“十一五”计划规定的“单位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只剩不到4个月时间,上半年数据却显示能耗不降反升。要在半年内,完成几乎一年的配额方能“扭亏为盈”,中央急,逼着地方不情愿的乱投医。

在五月召开的国务院节能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先是承认要实现十一五减排目标十分艰巨 ,继而强调:“无论面临多大的困难,我们的承诺不能改变,决心不能动摇,工作不能减弱。”此后8月,工信部点名2087家落后产能企业要在9月底前关闭,却被媒体指出名单疑遭“注水”,其中不乏早已被淘汰的企业,被地方政府重新上报“滥竽充数”。

然而面对中央的三令五申,地方政府也不得不在大限将即之际临时抱佛脚。在不愿关闭对地方GDP贡献巨大的排放大户的情况下,各地拉闸限电的现象此起彼伏。据《京华时报》报道,
河北衡水市安平县将从九月开始对全县实施分3批限电。不仅所有企事业单位涵括在内,连普通老百姓家里,也要面临每3天停电22小时的窘迫,甚至对医院和红绿灯也不能“网开一面”。

此新闻一经媒体披露,立即引起了国家发改委和河北省政府的高度关注,迅速下令安平纠正,医院、老百姓和红绿灯才总算逃过一劫 这则消息彻底曝露了中国县城在“节能减排”政策下的无措。以安平县为例,该县被誉为“丝网之乡”,是中国最大的丝网生产销售基地和世界最大的丝网产品集散中心。金属丝网加工制造既是这里的支柱产业,也是唯一产业。要完成减排目标,本该对这些用电大户开刀,但势必会对当地就业与财政收入造成毁灭性打击,才有了如此下策。  

节能减排的核心是产能升级,但在新技术得到广泛应用之前,先下令淘汰,则让很多依赖落后产能的地方政府慌不择路,最终背离中央初衷。有些排放大户在一个地方被取缔,立刻被其他地方争相抢去。更多的企业,则是在高压之下,先关闭生产,待目标达成或风声渐弱后,又恢复作业。
 

试想在这样的非可持续减排下,即便我们得以在今年末完成了“十一五”的目标,扬言要加大减排力度的“
十二五”怎么办?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承诺又该怎么办?  

中国人好面子,
20%的目标不完成21%都觉得“难以启齿”,更别说公开向世界承认未能达成减排目标。上头立下了口号,全国人民勒紧裤腰也要将其执行。好比当年为了产钢量“赶英超美”,各家各户把炒锅、铁铲扔进土法小炼钢锅炉一样。唯表象和数据而论施政成败,盲目追求GDP增长如此,为“绿色政绩”用油漆将荒山涂绿如此,节能减排让百姓“买单”也是如此。

减排是一项长远的策略,不应只顾眼前数据。像安平县一样,把完成目标看得比人民安居乐业更重,实在有悖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
不折腾”原则。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