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IPCC内部的气候怀疑论者

谈到这次的坎昆气候峰会,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主席拉金德拉·帕乔里在和中外对话记者孟斯在访谈中,探讨了在IPCC委员会内部的怀疑论者,最近美国解散国会中气候变化委员会的决定,以及将辛苦积蓄捐助给环保事业的中国农民陈法庆。

孟斯:气候“怀疑论者”一直在争取一些过去属于IPCC的科学家来支持他们的观点,反对IPCC委员会关于气候的结论,并且试图动摇委员会的可信度。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帕乔里: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如果你有4000个科学家支持一个观点,很可能也会有5个科学家反对这个看法。一位冰岛的部长曾给我举过一个很好的例子:让我们假设你打算穿过一座桥,1000个人告诉你不能过桥因为桥会塌,另外有5个人被造桥者雇佣,告诉你说,“不,不,桥很安全。”你该听谁的?显然你会听那1000个告诉你不该过桥的人。

所以我认为,当整个科学界告诉你气候变化正在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时候,你应该听取大部分科学家的意见,而不是少数五六个反对的怀疑论者。

孟斯:但是这些科学家曾在IPCC工作的经历是否会让这一观点更有争议性呢?

帕乔里:当然,但这一比例是多少?4000人中的5人。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人们可以持有不同的观点。如果你回顾历史上新知识的产生,也总会有人对新知识展开争论,不论是万有引力,还是日心说,或者是月亮围绕地球公转。人们永远会对各种发现产生争论。

你不能抹杀不同的观点,但必须看看两边证据的多少,就像我说的,4000人中的5个怀疑论者。你会听谁的?总会有一些人有所怀疑。你知道直到今天,还有“平坦地球协会”,据我所知其总部设在伦敦。这个协会相信地球是平的,并且想推翻地球是圆的这一认知。我想你必须相信你自己的判断。

孟斯: 最近有报告说最近新掌权的美国共和党众议院要解除全球气候变暖专责委员会,这是一个讨论最近气候变化发展和研究的论坛。您怎么看这一事件?

帕乔里:这是这个国家还有他们的人民代表做出的决定,我对此无话可说。不论他们是想要成立一个委员会还是解散一个,这都是他们的决定。我们必须尊重各国的主权。但是客观事实是我们居住在同一个星球,我们必须关注这个星球的气候,以及那些未来不得不忍受气候变化的人们。

孟斯:您是否认为这是怀疑主义抬头的信号呢?

帕乔里:所有的事物都会有高潮和低谷。有些阶段情况会看上去黑暗,而另一些阶段则似乎很光明。但是我们必须注意我们要迅速行动。你并不需要等到法律出台才开始自己的行动。如果有法律帮助你采取行动,那当然好得多,但是即便没有,作为个人,我们也应该根据我们所相信的采取行动。

孟斯:您邀请中国农民陈法庆拜访印度,他将辛苦积蓄捐助给了IPCC以及坎昆峰会的墨西哥组织者。关于他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帕乔里:我希望让他和一些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分享他愿望、致力于共同努力的人见面。我认为思想的交流永远益处良多,所以我邀请他,因为我非常尊重他。

孟斯:有些人说一位中国农民将辛苦积蓄捐助给国际大会和气候变化研究也许并不是非常有成本效益的举动,您是什么看法?

帕乔里:这是个人的选择。他用他的钱去做他想完成的事。我想说你当然可以把钱花在买瓶茅台上,这是你的钱。但如果你愿意把钱用在某个志愿上,即便并不是最有效益,但是这让你感觉很好,为什么不呢?我觉得这是他个人的决定,我们必须表示尊重。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gaidee

耸人听闻之标题也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你这个标题好像有些过分了吧。自由的世界对没知识的人来说是个灾难,因为你可以选择的太多,最后没办法选择。我们绝大多数的人还在原地徘徊:什么气候变化,没有的事。可是自己连自己笨的书都没有读过。也许有个问题,那就是科学家把这个问题说得简单化了。

An exaggerated title

Laymen read this article for kicks and experts read it as a gateway. Your title seems to be a bit over the top. A free world is a disaster for people who have no knowledge because there are too many choices, and in the end it is difficult to decide. The vast majority of us are still lingering in our place of origin and don't care about climate change. But we haven't even read a book about our stupidity. Perhaps the problem is that scientists have oversimplified this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