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核危机余波未了


习惯上欧洲的反核示威行动都会集中在复活节前后,今年正好赶上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25周年纪念以及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人们的呼声更加强烈。(纪念日是今天。阅读中外对话文章:陈冀俍的《不仅是运行安全》、约翰· 维达的《勿忘切尔诺贝利的前车之鉴》、罗宾·麦凯的《切尔诺贝利的遗患》)

近14.5德国万示威者在德国和法国的12个点参加了抗议行动,他们还在两国的大桥上以及法德边境上演“拟死示威”(示威者模仿死者),以纪念核事故中的受害者。

对于自称用于世界上核能利用率最高的法国,示威者要求关闭其老化的核电站,尤其是位于菲森海姆的最古老的核电站,它临近与德国和瑞士的边境,从1977年就开始运行。

福岛核灾难激活了欧洲规模最大且最具政治影响力的德国反核运动,它助推了最近选举中的绿党并削弱了的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的地位。随后,法国政府命令国家核安全局对法国境内58个核反应堆开展安全审计。审计结果预计今年年底公布。

在澳大利亚,总理维尔纳·法伊曼回应了大约1000人的抗议,他们要求停止核电开发。总理在讲话中说,他警告人们不要进行“愤世嫉俗”的核能游说,希望人们忘记类似切尔诺贝利和福岛这样的事故。

同样,莫斯科的克林姆林宫也举行了切尔诺贝利受害者的纪念仪式,幸存的营救人员和清理工作组被授予了勋章。然而很多幸存者抱怨说他们执行抢救行动时并没有意识到事故的危险。6个紧急抢救小组和22个反应堆工作人员在事故发生数月后死于辐射曝露。尽管他们被授予勋章,很多人还是抱怨工作人员、他们的家人,大多数是遗孀,都没有得到应有的照顾。

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在会议讲话中说,从这两起事故中我们学到,在类似的紧急情况下,政府必须告知民众。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后的三天,当时的苏联政府对此都只字未提。直到瑞典一家核电站报告了异常辐射时苏联的官方新闻机构塔斯通讯社才公布此事。即使在那个时候,政府依然试图隐瞒事故的严重性,只在官方报纸《真理报》上刊登了很小的篇幅。

“政府没有勇气立即承认事故的后果,”梅德韦杰夫总统补充道,“任何试图隐藏事实、掩盖争相、编造乐观的行为,最终都将以悲剧收场,并牺牲人们的生命。”

保密也是最近福岛核事故的特点,核电站经营方东京电力公司一直以来被指责没有公开全部信息,还有关于核电厂建设的可疑决定,以及拒绝承认违规操作。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