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科学家们为地球疗伤

地球这个星球很久以来都处于人类活动的压力之下,它需要更成熟的科学研究以及最好的科研成果才能得以治愈,但这依然远远不够。马丁•里斯,“皇家社会”前主席如是说。“我们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它们不仅是国际性的,而且还是长远的,因此经常因为政治家们的狭隘和短视而饱受挫折。这种情况必须得改变。” 在周一的“压力下的地球”会议开幕式上马丁•里斯说。该会议在伦敦召开,为期四天,届时来自100多个国家的大约3000位科学家和一些政策制定者将齐聚一堂。 这是科学家们的一次大规模聚会,物理学家和社会学家聚在一起,探讨地球的状况。
 
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会议联合主席李迪安•布里托所指出的那样,会议的理念是“科学与政策相辅相成,达成千年发展目标,实现可持续发展”。会议经过三年筹划,由国际陆生生物圈项目生物多样性计划全球气候变化国际人口规模项目组世界气候研究项目地球系统科学联盟国际科学理事会联合组织。科学家们齐聚此会,意在对里约+20会议的成果产生影响,里约+20会议是一次关于可持续发展进程的国际性会议,计划今年六月在里约热内卢召开。20年前,该城市举办过“地球峰会”。一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首席科学顾问埃莉诺•奥斯特姆所说,国际科学界已经创建了九项“政策摘要用以总结与里约+20议程相关的科学发现:绿色经济和可持续发展”。该系列的最后四项摘要在周一的会议上发布,内容集中于能源安全、绿色经济、健康和福利。
 
为了强调科学知识对政策制定影响的重要性,英国环境、食物与农村事务部大臣卡罗琳•斯伯尔曼说,科学表明 “我们现有的食物系统不可持续。我们知道正在做的和需要做的事情的比重。有着这些不确定性,那么实现我们的绿色目标就显得尤为重要。”对于那些说环境问题可以等到世界处于经济衰退的时候再处理的人,她批评道:“这不是个二者择一的选择。未来领先的经济体必须是绿色又可增长的。我们会在里约+20会议上为GDP增长以及食物、能源与水安全而呼吁。”她指的是科学家和环境经济学家的请求,他们希望国家预算把自然资源价值包含在内。现在没有一个国家是这么做的,但是斯伯尔曼说她想“看到所有的商务活动都将可持续性放到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上。”
 
来自英国各地的学校和大学代表让这次会议起死回生,这些代表向六国代表指出,他们的生命依存于地球的健康,并给科学家们提出了一些棘手的问题。例如,他们之中有人提到联合国研究说截至2025年,超过66%的世界人口将没有足够的饮用水。并询问代表们对此有什么计划。亚利桑那大学的狄安娜•力沃曼一直跟踪着全球趋势,她提醒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世界人口增长正在下降,到2025年会达到更替水平(保持人口稳定所需的生育率),并在2040年达到90亿的顶峰后减少。同时她说,全球贫困问题在减少但不公平现象却在增加。她说政策制定者的思维方式需要转变一下,强调他们要把自然资源考虑在内的原因是——截止到2000年超过30%的土地已经变成人为用地。
 
此领域的另外一位杰出研究者,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威尔•史蒂芬称,世界已经越过了稳定的全新世而进入了人类世,会有些关键的临界点无可逆转,如,极地冰盖的融化、亚马逊河流域的森林滥伐、永冻土的融化,印度季风转变的变化、西藏高原冰雪融化时反射到大气的热量变化、以及影响了全球多地降水的洋流的厄尔尼诺南方涛动的变化。
 
阿根廷国立科尔多瓦大学的桑德拉•迪兹指出,物质世界的问题无可避免地会影响生活。她引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说法,称地球上我们所知物种中的31.6%正面临威胁;而我们所知道的非常少——在估算的现存物种中仅有4%被做过“评估”。她想把生物多样性的临界点加入史蒂芬列出的地球物理类别里,例如,沿岸海洋生态系统的假死亡(叫做缺氧)是由化肥流入海洋、垃圾和工业废水引起的。
 
接着,伦敦经济和社会科学学院的杰出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提醒道:“作为对所有关于绿色经济的话题的回应,这个世界上绿色经济不可能单独存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完全无法控制的世界里;我们已经制造出了各种自己无法控制的风险。”他列举了在全球气候会议上重复出现的各种令人失望的事,随后呼吁建立一个新规范,在此之下“很多行动(用于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会被控制在国家层面,由州政府和市政、积极的全球民间组织和我们今天所见的青年组织之类来施行。”他没有排除国家联合的角色,但是预计他们会达成区域性协议而不是全球性协议,“我希望大的发展中国家在这方方面更能起到领导作用,尤其是中国和巴西。”
 
吉登斯说,总之,世界需要一个“新政治,我称之为乌托邦现实主义,因为这条路我们走不上。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发展模式。印度和中国不能继续像发达世界那样的发展模式,这对地球来说极具毁灭性。所以我们需要考虑系统性变化。”
 
这次伦敦会议开幕当天发布的四项政策摘要中,在可持续性变革方面全球能源系统显然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要想保证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到2050年世界60%到80%的主要能源供应必须来自低碳资源,无论是不可燃的可再生资源、核能、水能、还可能有生物能、化石燃料和带有碳捕获与储存功能的生物能。但是现在超过80%的能源还是来自不曾衰退的化石燃料。”提要主要作者之一、来自荷兰乌得勒支大学的戴勒夫•凡•沃伦如是说。
 
成功的绿色经济要求的不仅仅是技术革新,还有社会改革过程。全球环境变化人文项目执行总监、提要主要作者之一的安娜塔•杜拉帕说,科学家需要起草一份新的全球社会合同。“,我们需要为全球经济系统建立以可持续性发展和人的福利为基础的一套普遍的规章。我们需要新的手段衡量经济发展,不以GDP为标准。我们必须把衡量标准从人均GDP转移到总括财富上,这个标准从自然、社会、人和产出资本几方面衡量一个国家的生产基础。”
 
杜拉帕也是人类福利政策提要的主要作者之一,她说这个概念“超越了简单的物质财富,无法用收入衡量。它包括安全、精神健康、个人自由的观念还有身体情绪舒缓的保证。”她还说,为了提高全世界人类的福利,减少绝对贫困是必须的,但也是不够的。减少不公是迈向福利的决定性步骤。
 
“人类健康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目标,但是对这一点人们还认识不足。在地球到达任何明显的生物物理‘临界点’之前,我们要好好地承担全球环境变化带来的不健康因素。”该提要的主要作者之一、来自伦敦卫生和热带病学院的萨利•科瓦滋(Sari Korvats)说,“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我们有能力选择对健康和环境有利环境政策、战略和技术——无论是地方性的还是全球性的。”
 
翻译:田野   校对:张迎迎 徐祥丽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