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印度,牺牲自然换发展

 

联合国大学一位核心学者表示,印度国民生产总值在1990年至2008年间上升了120%。然而在这期间,该国自然资源,包括从森林到化石燃料以及矿藏的总量,下降了31%。
 
联合国大学“全球环境变化人文因素计划”执行主任阿南达莎•杜拉亚帕赫牵头其他学者开展了“包容性财富指标”的研究,旨在增强GDP作为经济发展的衡量指标的地位。在这个指标的衡量下,表现优秀的国家非常少。。
 
事实上,这期间印度自然资源的减少远远大于31%,不过这部分的下滑由于教育的普及而得到某种程度的补偿。印度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4.52%,同期自然资源下降率达2.04%。
 
另一个新兴国家——巴西的情况比印度更糟糕。从1990年至2008年期间,巴西国民生产总值上升了34%,自然资源却下降了46%。综合考虑自然、人文及生产资本,我们得出了能够体现更全面的价值的结果:过去18年,巴西 包容性 财富指标上涨了3%,印度上涨了9%。
 
“对巴西和印度的研究表明,从长期来看,国民生产总值作为经济发展指标不仅具有不足之处而且也会起到误导作用。”  杜拉亚帕赫在3月26到29日召开的“压力下的地球”大会上说。该会议在伦敦举办,共吸引了3000来名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参加。
 
“一个国家可能会在持续取得国民生产总值正增长的同时,耗尽本国所有的自然资源。我们需要一个指标综合地反映一个国家的财富——包括自然的,人为或人工的、甚至理想的话还可以包括人类福利的社会和生态组成。”
 
包容性财富指标报告预计今年6月在联合国“里约+20峰会”上对外发布。该报告将介绍20个国家的综合财富: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智利,中国,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法国,德国,印度,日本,肯尼亚,尼日利亚,挪威,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南非,美国,英国以及委内瑞拉。这20个国家代表了全球72%的GDP以及56%的人口。
 
包容性财富指标报告由联合国大学“国际全球变迁人文发展计划项目”接手并获得联合国环境署支持,在与联合国水资源局能力建设十年规划以及斯坦福大学自然资本项目的合作下进行,由来自英国,美国,智利,马来西亚,印度,德国以及澳大利亚的17位专家撰写。
 
杜拉亚帕赫说,“我们的目标是向政府提供一份双年报告来衡量绿色经济转型的表现,以期为未来创造一个物产更丰富和更可持续的经济基础。”“而仅仅参考国民生产总值,人类社会无法得到持续发展。新的宏观经济指标必须包括经济、社会以及生态方面。”
 
专家们反复敦促超越GDP衡量指标,政府却准备不足。不仅如此,自上次里约地球峰会20年以来气候谈判的不断失败,,也引发与会者呼吁建立一个更公平,更可持续的管理系统。
 
可持续发展以及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罗伦斯•蒂比亚娜表示, 各国”正在试图用1948年的体系解决21世纪治理问题的国家,这样做是行不通的。“
 
来自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地球系统管理研究联盟以及全球环境变化人文因素计划负责人弗兰克•比尔曼呼吁,
 
创立一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会组织,更好地整合联合国系统内出现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并加强G20的作用。
提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成为一个全面职能的联合国机构,这样可以赋予它更大的权利,得到更有保障的其资金来源,并使它促进建立以及落实国际规章和标准。
加强依赖有效多数表决制以加速国际磋商的决策机制。
提高对贫困国家的经济支援,包括运用创新的金融手段例如征收航空运输税。
 
比尔曼表示,“渐进式变革已经不足以达到能够停止地球系统变迁的高度和速度,以引起社会改变。因此,全球治理体系需要在结构上进行改革,这些改革包括联合国内外的体系,同时也涉及到公共以及私人部门。”
 
在伦敦大会上,3000名来自各个相关学科的科学家、决策者以及商业代表就地球环境问题、其潜在的解决方法、阻碍合克服障碍的途径进行了讨论。这次会议是在“里约+20”会议举办之前,召集了全球范围内,同时也是该领域内最多的专家的一次会议。大会由以下组织协办:国际地理及生物圈计划,国际生物多样性计划,国际全球变迁人文发展计划项目,世界气候研究计划,地球系统科学联盟以及国际科学理事会。
 
 
翻译:Zhang Huayun  校对:张迎迎  徐祥丽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