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通用CEO:“核电前途渺茫”

 

周末,在金融时报采访时通用——一家主要的核设施供应商————的首席执行官说,核电如此昂贵,在这个廉价天然气的时代,其前景着实“令人堪忧”。
 
他说:“我和那些经营石油公司的家伙聊天时时,他们说,瞧,一直有新的天然气被开发。核能前途渺茫啊,真的很渺茫。天然气那么便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无论如何,经济至上。”
 
由于正在美国进行的页岩气“革命”,天然气的价格跌到了十年来的最低谷。而核工业在日本福岛危机后日渐衰弱,面临着价格、政策和民意的三重变数。
 
3月,一个鲜明的信号显示核能投资者的信心已跌至低谷。由于英国市场严酷的金融环境和高涨的停运成本,德国莱茵集团和意昂集团放弃了在英国修建两座核反应堆的计划,该项计划预计成本100亿英镑。这表明核能正在逐渐被淘汰。
 
即便是中国核能市场——这一全球公司寄予复兴希望的市场——也远非安全的赌注。正如《新世纪》周刊最近在《中国核电重启难题依旧》一文中指出的那样(由中外对话翻译)。
 
从所有这些现状中观察家们得出一个结论:相较于核能,天然气是一个更可行的新能源后备。伊梅尔特告诉金融时报:“因此我认为天然气和风能或者太阳能的结合使用…正是我们目前所见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正在采用的措施”。
 
然而,非常规天然气是否毫无风险?
 
当然不是。美国佛蒙特州辖区和法国开始禁用备受争议的钻探技术提取页岩中的天然气说明其中也有政策风险。此外,激烈的民众公开抗议活动,包括示威者用链条将自己绑在篱笆上的行为,表明在能源问题上社会各界持有不同意见。从环境角度来将,开采页岩气最大的问题在于钻探过程中造成的水污染和天然气碳足迹。即使这些争议无法动摇现任政府,谁敢说未来的政府不会有更强的环保意识呢?
 
中国被认为是世界上页岩气储量最大的国家,其专家却不能保证能够开采这些储备。上周徐楠和王淏童在中外对话的文章中这样写到
 
中国页岩气比美国埋藏得深得多,地形坚硬得多,但中国还没有公司掌握多级水力压裂技术。有些人认为这意味着中国不得不和美国公司合作。另一些人则恐怕进口的技术和专业知识难以适用中国的地质情况。
 
《经济学人》杂志3月一篇题为《破灭的梦想》的文章指出,核能不会退出历史舞台,但在全球范围内可能永远不会超出“边缘”的角色。或许,现在要预言页岩气之梦如何终结还为时尚早。
 
 
翻译:艾琳  校对:张迎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