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看到有人上街,不必马上高兴

2012年,以什邡事件、启东事件和宁波PX项目争议为代表的环境公共事件,一般被理解为中国环境运动兴起的表现。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Global Voices

对于频发的环境公共事件,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认为:对此需持有更谨慎的心态,而不是单纯的欢欣鼓舞。

中国近年来的变化是多元形态的,环境质量在改变,人的意识、需求也在急速变化。在有些地区,工业化还没有完成,收入和产业结构还没有发生质的变化,但人们的意识已经要求更高的生活条件和精神满足了。美国当年环境运动兴起的时候,工业化已经接近完成,产业开始对外转移了。这个过程对美国非常重要——转移了低端产业、获取了利润,同时也保护了环境。中国是无法模仿这个过程的,必须发挥创造性的智慧,应对目前的问题。

因为有这样的基础差异,环境运动在中国和美国,一定程度上有不可比的一面。我们已经熟悉的关键要素——立法、侵权、政治体制改革、民间NGO的作用等等,都是美国经验。而中国的决策现实是另一套逻辑。要说决策完全不民主?可是一次群众上街之后、问题解决的速度之快,远远超过听证-讨论-修改的过程,甚至用不了三天五天,而且是最广泛的参与。

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决策,但它的代价太大。

那么,这样的环境决策到底合理不合理?有效还是无效?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中国经济增长的综合成本还会继续增加,事实上,政府已经意识到其中蕴含的风险将以百亿计。

目前中国的环境运动中,另一个值得反思的是对公共性边界的识别。已经出现的群体事件中,我们不难看到:人们关心自己家门口的事情,但对距离稍远的事情,就明显缺乏基于公共性的关注。比如渤海溢油,表面看起来主要跟当地渔民的利益相关,就不曾激起北京人、上海人、广东人的明显反应。但事实上海域环境是天然具有公共属性的,近海海域的环境危机,对其大陆板块的居民是必定有影响的。如果类似事件发生在美国,BP就要支付100亿美元的代价;而在中国,肇事企业承受的公共舆论压力,就显得轻了很多。10亿人民币就可以解决问题,相关投资风险和投资成本,就没能得到有效提高。

中国目前依然有70%以上的电力靠燃煤供给。煤矿每年吞噬数以千计的矿工生命,目前每个伤亡者只赔偿20万人民币,这些现象,都还没有激起中国公众的更强反应。如果按照美国的赔偿标准,很多煤矿都将无以为继,煤炭价格和能源成本都将相应提高。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今天已经不能容忍自己家门口开设垃圾焚烧厂、或者上马化工项目,但在其意识中,煤矿死人和自己的关系依然不大,渤海溢油和自己的关系依然不大。以现代公共理性为标杆,这样的心理依然显得短视和狭窄。

所以,环境人士特别需要对目前中国的环境运动有个清醒的认识,依然需要长期的工作,让公众有更强的社会责任感,鼓励以现代公共理性为基础的社会运动,而不是看到有人上街就高兴。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这恰恰是值得高兴的开端

中国人在环境保护方面缺乏意识和参与热情,如今有人上街,虽然只是为了自己家门口的事,但却是值得高兴的起步;做为环保人士,对公众的每一个微小进步都应该予以肯定和支持,怎么竟会写出这样的文章?

This happens to be a very delightful beginning

The Chinese has long been lacking awareness and passion for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Now some people are taking to the streets. Though it only happens when their own interests are concerned, it's still a very delightful beginning. As environmentalists, we should encourage and support the public's every little step forward i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How can you write such an articl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同意作者的观点

在中国,动员公众参与环境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街头的抗议行动可以视为漫漫长路的开端。

Agree with the author

It is a long way to go to moblize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environmental issues in China. However the street protest can be seen as a star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狭隘和短视”这个评价是不贴切的

人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走上街头,这本身已经是就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只有关乎到人们切身利益的问题才可能最大限度的动员起一次有效的集群行为,在中国这种民间组织尚不成熟的社会,集群行为更要依赖于人们的不满心理和反抗情绪。另外,这不是一种决策机制,只是因为正常渠道下公众无法参与到公共政策制定的环节中来,才不得不采取这样的体制外行动,批评这是一种成本过高的中国式决策机制恐怕是有问题的。

"Narrow-minded and short-sighted". This description is not appropriate

The people took to the streets in order to protect their own interests, which in itself is a normal phenomenon. This only relates to the vital interests of the people who can maximize the potential of mobilizing effective cluster behavior.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in China are not yet mature. The cluster behavior depends on people's dissatisfaction and revolt. In addition, this is not a decision-making mechanism. Simply because the public cannot participate in public policy making through normal channels, they were compelled to take action outside the system. Criticizing the system has a high cost and is problema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