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人与煤化工的水源争夺战

以现在的使用量估算,2015年中国西部的煤炭开发,将耗去黄河在正常年份全部水量的四分之一。其平均日需水量,将达到2009年整个中国日耗水量的五分之一。煤化工正在成为干渴中国的“吃水”大户。

Article image

泄漏事故后的黄牛蹄水库,结冰的湖面下,铁锈红色的污染物依稀可见,工人们正在凿冰,将活性炭放入被污染的水中净化水质。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2013年新年,中国北方一条河流上游的苯胺泄露事故,让下游的河北邯郸市民一度不得不抢购纯净水,来度过水源污染危机。中外对话对此曾有报道:上游山西瞒报苯胺泄露,下游河北饮水告急

绿色和平快速反应小组赶到事发的山西长治进行了独立调查,比化学品泄漏更令人忧虑的,是高耗水、大量密集的煤化工企业对下游用水形成的挑战。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资深行动统筹钟峪说:有限的水资源与高耗水的煤化工企业之间,矛盾日益凸显。

发生泄漏事故的山西潞城天脊集团,是当地的耗水大户,其水源来自漳河河滩下的地下水,年用水量1788万吨,约为10万户三口之家的用水。而每年污水排放量约为613万吨。绿色和平调查发现,目前在漳河上游地区分布有煤化工企业一百多家。

在中国,开采1吨煤,要消耗2.54立方米地下水;洗1吨煤,耗水量为2.5立方米;发电燃料每用1吨煤,约需水7.6 立方米。而煤化工生产中,转化1吨煤用于制油或制烯烃,需用水约10-15吨。成规模的煤化工企业每小时用水量高达2000-3000吨

黄河新闻网报道,近期长治市政府已对浊漳河流域112家焦化为主的化工企业进行停产整顿,排查隐患。早在1992年 ,国务院就曾召开漳河水事协调会议,设立水利部海委漳河上游管理,对漳河上游水事统一规划管理。但这些举措没有遏制煤化工企业与下游“抢水”的局面。

长治市所在的晋东南地区,是山西省“十二五规划”中的三大煤化工基地之一,同时又是一些河流的上游地区。在高度依赖某条河流供水的区域中,煤化工工业耗水高、污染风险大,会对下游造成严重威胁。

此次新年之际的苯胺泄漏事件,足可让人们一孔窥豹。

摊开中国地图,水资源分布中呈“南富北贫”的特点,山西、陕西、内蒙古、宁夏、新疆、黑龙江六省(自治区)水资源总量仅占全国的9.98%,而煤炭分布却大多集中在这些地区,其煤炭保有储量约占全国的79%。“十二五”规划中的煤电基地大多地处西北、华北和东北。以现在的使用量估算,2015年的西部煤开发耗水量将达到99.75亿立方米,这大约是黄河在正常年份提供的全部水量的四分之一。其平均日需水量,将达到2009年整个中国日耗水量的五分之一。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谢谢

谢谢你提前翻译了这篇博客。

thanking you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translating thi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