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博客 Blog

失踪老挝活动家成焦点

Readinen

一老挝活动家在公开反对政府骚扰行为后失踪。这是最新的一位为保护环境而受难的活动家

article image

老挝政府对那些就土地改革表达了自己观点的市民进行骚扰。三个月前,老挝活动家宋巴·宋蓬曾对政府的这一行为表示过不满。之后,宋巴·宋蓬便失踪了(图片来源:Prachatai

 

去年十月,第九届欧亚人民论坛在老挝首都万象召开。该论坛每年举办两次,与会者都是“草根”活动人士、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以及其他一些发展领域“民间团体”的成员。

此次论坛在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政府援建的宏伟的老挝国家文化宫召开,与会者多达千人,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副主编徐楠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们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的讨论,然而,10月19日会议结束之后,事情却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并且令人不安的进展。

不仅如此,会议期间,与会者还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间会议室的后面都有一名表情严肃的政府工作人员在不停地记录着发言者的姓名和言论,而且还时不时地拍摄会议进程。一些会场还有一些穿着卡其布裤子、纽扣衬衫、打扮酷似政府人员的人利用讨论环节发表长篇大论,介绍老挝政府的各项政策。

这些不和谐的场面笨拙得近乎可笑,尤其是当这些身着卡其布裤子的发言人声称自己是“渔夫”或“村民”的时候。然而,此后发生的事情却一点也不可笑。

据耶鲁环境杂志弗莱德·皮尔斯近期的一篇文章称,据报道,如果有人对土地所有权和资源使用问题发表意见,老挝政府官员就会对其进行骚扰,甚至还会跑到他们居住的村子去恐吓他们。论坛的两位组织者——知名老挝农民问题及资源使用问题活动家宋巴·宋蓬和农业非政府组织瑞士发展与合作协会(Helvetas)老挝领导人安-苏菲·金德洛兹曾就这些人扰乱论坛的行为以及随后对与会者的骚扰向政府提出投诉。

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皮尔斯是这样描述的:

“在这样一个举世关注的时刻,论坛组织者愤怒的反应明显令政府感到尴尬。然而,官方的回应却使争议更加升级。12月7日,金德洛兹被控开展“反政府活动”,并被要求在48小时内离开老挝。八天后,宋巴失踪。”

12月15日,万象郊区的一次看似正常的例行交通管制中,宋巴·宋蓬走出了车外。在他与警察交谈的过程中,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停了下来,开走了他的吉普车。之后不久,两名男子将这位60岁的社会活动家推搡进一辆停着的开车后开走。绑架过程被闭路电视记录了下来。这一过程中,警察无动于衷。自此,宋巴·宋蓬音讯全无。

皮尔斯报道称:

“当局表示,绑架事件与他们无关,他们也不知道宋巴的下落。可是,看过监视录像的人则认为,警察的无动于衷令人费解,除非有人命令他们不要插手。因此,人们认为,当局一定是参与了此事,而官方对宋巴这位温和的佛教团体领导人的态度发生转变的根源就是两个月前其共同主持的一场深受瞩目的会议(AEPF9)。

“在那之后,其他活动人士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忧也都纷纷离开老挝。而参加过论坛的农民和村民“直到今天仍然受到调查,”金德洛兹说。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麦格塞塞奖[颁发给社会活动人士的奖项,2005年宋巴曾荣获此奖]的获得者、以及其他很多人都曾请求老挝政府能够出面寻找宋巴。“

在讨论环保人士面临的不断加剧的风险的过程中,皮尔斯提到了发生在老挝的这次绑架事件。随着全球土地、自然资源供应的不断减少,人们对剩余资源的争夺也愈加激烈。保护自然,保护生活在自然当中的群体是一项越来越危险的工作,有时甚至还会危及到生命。

全球见证组织去年6月的报告称,过去十年,全世界平均每周都有一名环保人士殉职。从巴西、到印度、再到柬埔寨,各地都有活动人士因为代表那些受自然资源枯竭影响而使生计受到威胁的当地群众仗义执言而惨遭杀害。

三个多月过去了,宋巴·宋蓬依然生死不明。这一案件让人们痛苦地意识到,公开发表对环境问题及资源使用问题的看法在世界很多地方仍然是一件危险性很高的行为,就跟赌博一样。金德洛兹对皮尔斯说:

“如果宋巴还活着的话,她相信国际压力是确保其获得释放的关键。目前,她表示,“他在哪里,安不安全,我一点儿都不知道。我只能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强烈盼望他能安然回来。”

评论 comments

0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