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坐视格陵兰冰盖融化,还是开展地球工程?

两位顶尖的气候学者——肯·卡尔代拉和克莱夫·汉密尔顿就地球工程问题以及是否应该允许其继续发展展开争论。

Article image

气候专家对于何时以及如何开展地球工程产生了分歧。 图片来源:vladstudio

地球工程怀疑论者克莱夫·汉密尔顿说科学家肯·卡尔代拉提出是坐视格陵兰冰盖融化还是使用地球工程的问题是“不负责任的”。

“他的意思是我们无论如何都要用地球工程方式吗?如果我们有证据表明地球工程有巨大风险,我们还会这么做吗?我们会允许埃克森美孚公司拿到气溶胶喷涂法的专利,然后由它一家独占这种方式的使用权吗?是让伊朗单方面来做这个工程,还是让联合国下属的一个国家集团来进行?”他在最近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说。

我们决定对两位学者的这场争论进行跟踪。下面首先是肯·卡尔代拉对克莱夫·汉密尔顿所提问题的回答,接下来的斜体字则是克莱夫·汉密尔顿对其回答的反馈。

点击阅读中外对话原文《地球工程能拯救地球吗?

汉密尔顿:如果我们有证据表明地球工程有巨大风险,我们还会这么做(用硫酸盐气溶胶喷涂等地球工程方式保护格陵兰冰盖)吗?

卡尔代拉:我认为如果我们能澄清实施地球工程的风险要比什么都不做的风险小得多,社会是会愿意冒这个险的。因此,我相信人们的答案是肯定的。地球工程是只有当存在巨大风险的时候才会动用的手段。

汉密尔顿:卡尔代拉博士把地球工程变成了一个简单的二元选择,用一种轻描淡写的方式将其风险一带而过。这里我对他所说的一些条件做个推敲。首先,他说只有融化的冰盖存在巨大风险的时候,才会使用地球工程。好的,请他告诉我们这个风险到底要多大?是什么样的风险?由谁来做出判断?

汉密尔顿:我们会允许埃克森美孚公司拿到气溶胶喷涂法的专利,然后由它一家独占这种方式的使用权吗?

卡尔代拉:从飞机尾部喷撒物质的方式早已被用于作物喷粉和许多其他用途,不太容易获得专利权,因此我认为并不太可能出现由某一方面独占相关专利,全世界其他人都不能用的情况。各国政府可以要求其将知识产权转让给政府来使用,就像政府要求转让土地来修高速路是一样的。因此,这些技术被某家企业通过专利法独占控制的担心是多余的。

汉密尔顿:卡尔代拉博士口口声声说不用担心(地球工程的)研究是否是埃克森美孚公司做的,也不用担心一家私营企业拥有地球工程技术的专利。然而他自己就与专利投资巨头“高智发明”( Intellectual Ventures)公司关系密切。该公司已经在一种向大气中喷洒硫酸盐气溶胶粒子的方法上取得了专利。这种所谓的“平流层防护盾”方法被当作“一种逆转南极甚至全球大气变暖的低成本实用方式”加以推销。另外,他跟比尔·盖茨以及许多别的人,都是一项将低温海水抽到海面的地球工程形式的专利所有者。近年来已经形成了一股地球工程技术申请专利的狂潮,卡尔代拉博士却说“不要担心,政府只要对其知识产权进行征用就可以了”。他对政治经济的理解实在太天真了。

汉密尔顿:是让伊朗单方面来做这个工程,还是是让联合国下属的一个国家集团来进行?

卡尔代拉:很显然,在决策过程中最广泛的参与是最好的。我认为让联合国或其他类似的国际组织来做很合适。

汉密尔顿:现在他又提出了另一个条件,即地球工程干涉措施应该由联合国或者“其他类似的国际组织”(尽管我不确定这些组织是什么)来实施。因此,他可能会反对中国、美国或者某个“意愿联盟”采取地球工程方式。这听起来似乎很让人安心,但我觉得如果他认为风险足够大的话,就会以“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手段”为借口,牺牲所谓的“最广泛的参与”。

我提出上面这些问题,就是为了揭露卡尔代拉这种“你对地球工程是支持还是反对?”的问法有多么头脑简单。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会无条件地支持或者反对地球工程。然而卡尔代拉博士却说我们必须在丝毫不考虑地球工程技术实施条件的情况下,进行非此即彼的选择。对于在实施地球工程前应该具备的条件,他并没有提出来多少,应该还有其他的。如果他能够明确罗列出自己认为应该实施地球工程的前提条件,而非让我们去猜,将对公共讨论大有助益。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