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为什么中国投资的欣克利C核电站终将不会建成

西蒙•西奥坚信,尽管欧盟委员会已经批准了欣克利C核电站的筹建工作,它最终将不会被建成。

Article image

最终让这个项目石沉大海的是经济考量,而不是对于环境的担忧。图片来源:EDF Energy Media

辛克利C角核电站将选址于冲击平原。如此一来,英国西南部地区将会处于日本福岛式灾难的危险之中,而我的祖国也将在今后数千年里遭受到放射性废弃物的污染。

但是,我和反对辛克利C角核电项目的同伴们一直相信,在如今这个疯狂的世界里,能够最终让这个项目石沉大海的是经济考量,而不是对于环境的担忧。当前,尽管欧洲官员们对辛克利C角核电项目开绿灯的决定备受争议,但我们依然坚信,辛克利C角核电站永远不会建成。

去年,欧洲竞争委员会(ECC)将英国资助辛克利C角核电项目的计划定性为“非法政府援助”时,我真的以为这个项目会就此终止。

欧洲竞争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很明确:稳定电价的计划是要让消费者在今后35年里为核电支付两倍于现行电价的价格,从而使法国电力公司(EDF)获得其他电力公司所没有的不正当竞争优势,迫使能源使用者为法国电力公司的利润掏腰包,并且在可能存在其它较为廉价的选择时,以补助的方式扶植具有环境危害性的产业发展。

去年,我在当地运动中最亲密的一位伙伴曾提醒我对这个问题应持谨慎的态度。英国政府将能源政策的所有筹码全部压在了辛克利C角核电站项目上了。因此,她担心,欧盟官员会最终与英国政府达成协议。但当时我对她的话并未多加理会。四月,在布拉格召开的核能经济学会议上,欧盟官员和能源专家再次让我相信,欧洲委员会(EC)除了坚持最初的决定之外,别无选择。欧洲竞争法已经获得欧盟全体成员国的通过。该法令规定,禁止政府提供不必要的经济补贴,保护消费者不因人为定价协议,尤其是那些未经招标的项目而遭受损失。而法国电力公司的辛克利C角核电项目就没有经过招标。

因此,当我们在九月听到即将卸任的欧盟委员会(EU)专员乔阿奎·阿尔穆尼亚改变初衷,对这个价值240亿英镑的项目表示赞成,并打算为中国广东核能集团与法国国有电力公司(EDF)建立核电工厂铺平道路的消息时,略感失望。

尽管非政府组织、当地的活动人士,欧盟议员及消费者数周的疯狂游说不可思议地使三分之一的委员会成员对这一决定表示反对,但最终还是未能戏剧性地扭转局势。金融评论家同环境保护人士一样为之震惊。很明显,英国与欧盟早已关起门来悄悄地达成了某种政治协议。

此项决定不仅严重违反了欧盟竞争法,还为欧洲各国向类似核能项目提供补贴开辟了道路。这对一个如果没有无底线的国家资金支持便连自身建设成本都无法负担的行业来说,至关重要,更不必说还有处理事故风险和未来核废料管理方面的费用。

那么辛克利C角核电项目的反对者们为何会对自己的战果依然如此乐观呢?经验证明,公众意识的觉醒通常会滞后于政府事务的进程。辛克利C角核电项目罔顾民主与司法公正却依然能够冲破程序上的种种阻碍,但当人们听说欧盟委员会的决策后,愤怒之情开始滋生蔓延。

将应对气候变化的筹码压在可再生能源革命上的奥地利政府已经允诺向欧盟委员会提起法律诉讼。本周,英国的太阳能和风能公司也威胁说要加入这场诉讼,而背后支持它们的将是那些已经为价格攀升所困,并且早已看透那个为了维护投资方和企业的利益而不惜牺牲劳动人民权益的政治体系的广大民众。

法律诉讼能否阻止该计划的实施,还有待观察。近年来,我对法律体制是否能够保护环境和大众的信心已经动摇。但是,提起法律诉讼能帮助我们赢得时间,而时间,我相信,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如果法国电力公司不得不将其最终投资决策再推迟一年,中国投资者或许就不会再有那么强烈的意愿将赌注押在这个项目上了。从法国电力公司在芬兰和法国的新建核电站项目来看,即使辛克利C角核电项目最终能够开工,其耗时和成本也会远远超出预期。

同时,太阳能、风能、潮汐能等安全性和清洁度都更高的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也会继续降低,从而更有理由说服未来的英国政府放弃这个20世纪成本高、危险大的技术。

因此,我们还会继续大力宣传,提高公众意识。我们坚信,最终一定能让政府停止此项政治进程,使投资者永远无法让我们为其利润付出代价,而辛克利C角核电站的建筑工地也终将遭到废弃,成为一座让我们铭记曾经那些毫无持续性可言又愚蠢过时思想的纪念碑。


翻译:孙超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