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EIA澄清:中非象牙走私症结不在“高访团”

尽管外交豁免渠道涉嫌非法象牙走私的消息很吸引眼球,但眼球效应背后掩盖了更大的问题。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Alex Hofford

11月6日一早,伦敦的环境调查署(EIA)发布了一份重要报告,揭露了大批象牙如何被不法分子从坦桑尼亚走私到中国的犯罪细节。从事这项非法贸易的坦桑尼亚人称,在坦桑尼亚非法购买象牙的客户中,有中国国家主席代表团的成员。这一报道因此而持续发酵,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伦敦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不停地接到电话,大多数都在询问关于中国“高访团”非法购买象牙的事宜。

环境调查署于2006年、2010年和2014年多次探访非洲和中国,并与从事非法象牙贸易的个人进行了直接对话。在坦桑尼亚和赞比亚,若干个当地主要象牙商贩在不同年份告诉环境调查署,他们曾将象牙卖给中国官员,这些人据称使用了外交豁免渠道将象牙带回中国——其中有一人甚至称曾亲自将象牙送上中国政府的飞机。所有这些与商贩的会面均有影像凭证。

尽管外交豁免渠道涉嫌非法象牙走私的消息很吸引眼球,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12年,中国媒体就有过报道。但是,需要澄清的是——这份报告的主旨是揭露从事非法象牙贸易的有组织的犯罪集团,其中包括了居住在坦桑尼亚的中国人和坦桑尼亚当地人。如果媒体过分将关注点集中在高访团身上,无疑会误导读者,让他们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这份报告回顾了过去十年的多次调查,得出的最关键的信息是,从坦桑尼亚出境的大规模象牙走私活动,是由以中国人为首的跨国犯罪团伙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的,有关执法机关需要加大力度打击这种有组织的犯罪活动。

环境调查署首次披露了以中国犯罪分子为首的走私集团如果进行象牙跨境走私的细节。这一秘密勾当在坦桑尼亚,主要是由受控于中国南部某地的商人,并由他们在坦桑尼亚、尤其是桑吉巴岛的亲友从中斡旋、操盘。当然,这类贸易都离不开与坦桑尼亚当地人的共谋——事实上,他们有的以偷猎者、象牙贸易商、物流代理的身份冲在走私一线;有的作为政府官员,在幕后滥用职权、参与犯罪。

2014年,一个属于上述犯罪集团的成员告诉环境调查署的调查员,尽管最近的打击行动确实铲除了一些象牙走私网络,但还是有几个相当活跃。他特别提到一个老板曾在2013年成功向中国运送了十多个集装箱,在每个箱子里都装载了多达2至3吨的象牙。与这些大型犯罪组织走私象牙的情况相比较,通过高访团 到达中国的象牙应该只是冰山一角。

2014年,环境调查署发现,象牙已经不再像前几年那样在坦桑尼亚公开出售。无疑,侥幸逃脱的犯罪网络会吸取同行的教训并作出策略调整。上述名犯罪成员还爆料了犯罪集团如何利用坦桑尼亚当地人来掩盖其犯罪的行为的种种细节。他强调,严格执行计划是一切成功犯罪的基础,那些严格遵照计划的犯罪行动成功率极高,平均每走私20个集装箱,被查获的只有1箱。他还补充道,就算事情败露,老板们也往往能够逍遥法外,比如2013年11月在坦桑尼亚首都抓获了3个中国人(来自其家乡,并属于一个类似的团伙),但老板已经逃回中国。根据他的总结,犯罪成功的秘诀在于“周密的计划”和“耐心”——金钱建立和维系犯罪网络至关重要,而走私货运需要等待时机不能草率行事。

环境调查署已经核对整理了一批调查记录、抓捕报道以及其他资料。通过这些资料,环境调查署整理了有组织犯罪行为的一些细节,比如发货路线、走私方式和热门交易地点等。这份有关中非象牙走私的报告的绝大部分,就是使用上述信息试图阐释坦桑尼亚象群生存危机的背后原因——在近几年,偷猎和非法象牙交易已经使这个国家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大象。

环境调查署还保留了一些信息,在此报告发布之前已经以绝密简报的形式提供给中国和坦桑尼亚的相关执法部门。环境调查署敦促两国携手打击犯罪网络,最终肃清所有的象牙交易。



翻译:安娜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End all killing of elephants for ivory

Teeth belong to elephants! Stop this illegal activity! Poaching for ivory!

停止残杀大象获取象牙

象牙是属于大象的!停止这一非法活动!停止偷猎象牙!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大卫·菲尔德曼

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和中国的犯罪者及参与者必须要指名、逮捕并受到审判。但两国的政府官员和协调人员互相串通且能自由出入,我们怎么让他们受到审判?

David Fieldman

The perpetrators and participants in Tanzania, Zanzibar and China must be identified by name, arrested and brought to trial. But with officials and facilitators in both countries in cahoots and moving freely, how do we accomplish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