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应对气候变化,中美合作是双赢

应对气候变化不会是此次APEC峰会上习近平和奥巴马会谈最重要的议题,但是广受关注。中美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大国的合作,既是两国的需要,也是世界的需要。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Greenpeace / John Novis

沈骥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中外对话:APEC峰会上,气候变化议题会被放在什么位置?

沈骥如:
此次APEC峰会在中国召开前,10月29日,外交部部长王毅发表演讲,预期APEC会议有望在三个主要方向上取得新的突破,一是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迈出区域经济一体化新步伐;二是明确经济改革创新增长等五大支柱领域,发掘亚太经济未来新动力;三是着眼联动发展,勾画亚太全方位互联互通新蓝图。

气候变化不是其中最重要的议题,但大家都很关心,它跟中国的经济改革有关系。中国前些年发展很快,造成大量产能过剩——钢铁产量今年达到8亿吨,水泥产量更多。大量产能过剩造成污染,华北经常出现雾霾,这样的发展不可持续。

中国政府提出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能源和减排领域,就是要减少对煤炭的使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少过剩产能。这既是国民经济改革、宏观经济调整的重大任务,也是减排、建设绿色中国的重大任务。王毅提及五大支柱领域,包括经济改革创新增长、发展新经济,它们的实际效果里,都有改善环境、发展绿色的内容,都和应对气候变化有关。

中外对话:对于习奥会晤,你认为可能谈到什么问题?

沈骥如:
美国怎么在亚洲发挥建设性的作用,而不是与中国搞军事对抗,介入他国领土争端。我们希望美国重返亚洲是要发挥建设性的作用,在这方面,我们和美国有分歧——美国的话说得很好听:“重返亚洲不是为了遏制中国”,但实际上,全世界都认为是。美国应言行一致。

所以习奥会晤时可能会提到美国怎么发挥建设性的作用;哪些作用中国欢迎,哪些作用中国不欢迎。美国也会提自己的想法。这些政策面的调整、对话,双方领导人谈得越多,增信释疑就会越好,从而增加中美两国的战略互信,推进两国合作。

总的来说,中美建交这些年来,中美的关系是在往上走,不是往对抗的方向走。这是一个大趋势。中国是美国一个非常重要的伙伴,搞好与中国的关系,对美国至关重要。

美国重返亚洲,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和中国的关系。如果只和日本关系好,和中国搞僵了,美国重返亚洲不会给美国带来利益,只会带来负担。但和中国搞好关系,比如输出页岩气,美国是赚钱的。这笔账美国应该会算。

中外对话:习奥会可能谈及气候变化问题吗?

沈骥如:
有可能。这是中美关心的问题,也是中美要共同应对的问题。

在会晤中,中美要增加相互信任,寻找利益的交汇点,共同实现相互尊重、包容的发展,合作共赢。具体的问题,比如应对气候变化、清洁能源包括核电技术的使用,都会给双方提供很多话题。

中外对话:这些年来,美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方面,态度有何变化?

沈骥如:
美国过去是世界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现在中国是世界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但美国也仍然是大排放国。

过去美国没有批准《京都议定书》。减排要增加企业成本,美国认为对经济不利。所以美国说,如果中国、印度、巴西这样的国家不大幅度减排,美国也不参与。但最近几年美国页岩气革命成功,用页岩气发电能大幅度减排,美国在气候变化谈判中的地位提升了。它腰杆子硬了,有底气了,也会更积极地应对气候变化。我估计,在明年的国际气候变化会议上,美国会更主动,会做出一些承诺。

这样一来,美国和中国在减排问题上,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现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要求越来越迫切,中美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大国合作,既是两国的需要,也是世界的需要。这种合作是双赢。

此外,因为页岩气革命,美国正在从一个能源输入国转变成自给国,将来还要大量出口这些清洁新能源。在中美贸易中,页岩气的地位会越来越重要。

中外对话:怎么评价中国在减排方面的工作?

沈骥如:
这些年来,中国在减排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大力发展清洁能源。首先是水电。中国的可再生能源中,水电资源非常丰富,水电装机世界第一。此外,风电、太阳能发电的装机容量,中国现在都位居世界第一,而且增长非常快。因为风电和太阳能的成本在迅速下降,中国很多企业、上市公司都把资金转向这些领域。

所以,尽管中国是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但中国还是在非常积极、认真地减排。在减排方面,美国、欧盟有一些先进的清洁能源技术,中国与它们进行合作的潜力很大。

中外对话:除去清洁能源和节能减排技术,你认为中美还可以在哪些方面合作?

沈骥如:
中国的高铁技术现在世界领先,成本又比较低。美国有很发达的铁路网,但都是上世纪修建的,比较落后了。美国没有高铁。奥巴马上次访华时就希望引进中国的高铁技术,但在美国国内还有一些障碍。在高铁方面,中美之间可以合作。

此外,中国希望美国减少对中国出口高技术的管制。习奥会晤在这个领域应该有很多可谈的。

中外对话:奥巴马卸任后,中美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会变化吗?

沈骥如:
很难改变。不管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美国对华政策的基本方针没有很大的变化。如果涉及到钱,比如奥巴马给中国多少钱来搞清洁能源,那么共和党可能不同意。但现在中美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是双赢的,中国并没提出要美国给多少钱,奥巴马也没有具体给中国多少减排资金援助,而是在做政策方面的协调。

“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如果能形成共识,中美在页岩气、核能方面合作,两党不会有太大区别。我想,即使是共和党总统上台,也不会丢掉这些生意。

同样,在台湾、南海问题上,也不会有很大区别。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