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缅怀“绿色天使”叶维佳先生

中国的环保运动才刚刚起步却痛失了一位长期致力于环保事业的无名英雄——叶维佳先生。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绿色创业汇

6月14日,年仅62岁的商人兼社会活动家叶维佳先生在北京逝世,留下了遗孀李来来和遗子叶定梓(音译)。

过去十年来,叶维佳先生一直在通过他所领导的小型非政府组织 -- 道和环境与发展研究所(Dao IED)坚持不懈地推动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在他的领导下,这家非政府组织通过与国内外一些机构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向成百上千名小学生传播环保理念,培养了一批未来解决中国环境问题的领导者。

该组织还开展了一项公益性的绿色行业指导项目,指导了超过100名绿色企业家,涉及的领域包括工业废水处理技术、有机种植和旧打印机循环利用等。

叶先生是北京人,个子很高,有着浑厚的嗓音和爽朗的笑声,朋友们都叫他“叶老”。他在引导中国经济朝着更加可持续化方向发展的运动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他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美国研究生院学习,熟知中美两国文化,并有着在跨国商业领域从业30年的杰出经历。

对于工业怎样才能成为保护环境的推动力,又怎样能成为破坏环境的罪魁祸手,他有着丰富的切身体会。

不过,叶先生的工作背景与大部分环境保护主义者并不相同。获得美国匹兹堡大学工业工程硕士学位后,他一直在一些跨国金属与材料公司担任高管职务。

1993年,叶维佳先生回到中国,用他在国外学到的技术帮助祖国加快经济发展的脚步,在全国各地一些新建工厂的组建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当时那个阶段,大家主要考虑的是经济发展,而不是环境问题。

不过,当中国高速的工业发展给这个国家的自然环境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时,叶维佳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当许多同事问起他为什么要成为一名绿色活动家时,叶维佳说道:“当时,我们把许多工厂建在了人类从未涉足过的大自然里。在我的内心里,我为我们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感到深深的愧疚。我们需要做一些补偿。”

怀着这个意愿,叶维佳放弃了作为一名海归学者所享受到的特殊待遇,成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环境保护主义者,过上了清贫的生活。

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去开会,而且也没有从自己所在的机构领取任何工资,仅仅依靠之前工作时攒下的积蓄生活。

如果有跨国公司找他做咨询,希望借助他的专业知识进入中国环境市场,他会把赚来的钱全部捐给他所在的非政府组织。

叶维佳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保证他的非政府组织拥有足够多的资金雇用那些拿着最低工资、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希望为中国的环境保护运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在道和工作的年轻人。

叶维佳亲切地称他的这些年轻同事为“孩子”。

叶维佳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总是寻找机会激励别人,鼓励他们开拓环保之路。只要有人想改善中国的环境,他就会毫无保留地伸出援手。他总是鼓励那些有追求的环境保护主义者,用他的关系为年轻一辈寻找机会,帮助他们提高技能,将他们的想法付诸实践。

当叶维佳指导绿色企业家时,他会仔细聆听他们的需要,详细研究他们所在的行业,甚至花费晚上和周末的时间阅读深度市场研究报告和详细的技术文献,因此获得了企业家们的信任,并尊敬地称他为“叶老师”。

当来自各个国家的环保人士和叶维佳见面,向他了解中国的环境状况和工业状况时,他就会用直白的英语解释中国环境问题的复杂性和矛盾性。

他曾对国际环保组织的领导人说:“在中国,一切皆有可能,只是都尚未实现。”

叶维佳患有高血压和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但他仍然不知疲倦地努力工作。

当他出席环境会议或者会见绿色企业家时,他需要带上强制呼吸机。

为控制病情,叶维佳按时服药,按照医生的建议进行锻炼心肺功能的运动,而且非常注意饮食。他放弃了平日喜欢吃的广东烤鹅,并且偶尔才敢拿起烟袋获得片刻的享受。

2010年,叶维佳把道和环境与发展研究所的领导位置交给了一个新提拔上来的经理。

就在去年,叶维佳开始在北京当地的一所大学讲授一门关于环境可持续性的课程。

他的离去让所有与他接触过的人陷入震惊与痛苦之中,尤其是他的妻子和儿子。他的妻子李来来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环境政策专家,儿子叶定梓目前在美国从事生物医学研究。

也许,上天认为叶维佳已经完成了他为改善这个国家应尽的义务,把他接到了天堂。这样想来,我们也能获得一些慰藉。

叶维佳的葬礼在专门埋葬祖国英烈的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超过三百人前来送行,并给他起了一个新的名字——“绿色天使”。


作者张智康从2007年开始在中国的绿色产业发展方面与叶维佳合作,经常向叶维佳寻求指导意见。


翻译:刘清山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