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煤炭峰值之后的中国碳排放趋势展望

最新研究认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快速增长已成过去。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baike

中国煤炭消费正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2000年至2013年间,中国煤炭消费量年增长率超过8%。但在2014 年几乎就没有增长,而到了2015年,其降幅甚至超过了3%


图1:1990年—2015年中国煤炭消费量    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在中国煤炭消费量下降的同时,煤炭生产和进口也分别下降了2.5%和 30%。对于全世界来说,这的确是一个福音,因为这意味着2015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降幅
超过了2%,而2014年则可能是中国二氧化碳排放的峰值年。

我和斯特恩爵士近期在《气候政策》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分析了这一显著变化的原因,并预测了未来十年中国能源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轨迹。

中国的结构性变化

煤炭消费量的下降可归因于两大因素。第一,中国经济的大规模转型制约了其能源需求的增长。第二,中国的能源供应正由以煤炭为主导转向多样化的格局。

首先分析需求方面。

中国的GDP在经历了长期(平均)两位数的增长之后,自 2011年起逐渐放缓。经济放缓标志着结构转型的开始:由以高储蓄率、高资本投资和低附加值能源密集型产业(如钢铁和水泥制造工业)为主导的经济模式转向以家庭消费、 服务和高科技制造业(能源集约型产业)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

经济活动的结构性转型,和旨在提高产业能源利用效率的政策,使得2014年和2015年中国能源消费总量增长显著放缓(见图 2)。2015年,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增长0.9%,发电量仅增长0.5%。


图2:中国初级能源消费总量增长(年变动%)     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供应方面:中国能源结构持续快速转型,煤炭占比下降(发电及产业部门)。2015年,风能、太阳能、水力、核能、燃气等形式的发电产能在中国国家电网的比重达到了历史新高,从而降低了煤炭在中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见图3)。

对空气污染、 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方面的关切推动了供应侧的转变。随着全球清洁能源市场的快速增长,中国也在致力于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创新型制造国。这一过程中,中国的战略眼光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图3:中国各一次能源消耗量      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达到排放峰值

我们预测,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很可能在未来十年达到峰值(如果尚未达到峰值的话)。温室气体排放可能会缓慢增长。

高度产能过剩已经阻碍了钢铁、水泥、煤炭产业的发展,希望能源密集型产业的转型,能够进一步制约能源消费增长。我们预计,煤炭在中国的能源供应结构中的占比将继续降低。
2016年1月和2月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上述趋势均呈加速态势。

加快经济和能源的结构转型是中国近期公布的十三五年规划(2016年-2020 年)的重中之重。例如,从中国政府最近发布的目标和融资机制来看,将有数亿吨过剩的煤炭和钢铁产能被关闭,数百万这些行业的从业人员将被分流,并且还将在三年内暂停审批新建煤矿项目。

在未来几年中,中国碳排放轨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煤炭消费相对于石油和天然气消费增长的下滑速度。这将决定排放量是适度增长还是继续下降。

导致化石燃料排放量高于预期的潜在因素有很多,其中包括必要的改革在煤炭开采和钢铁生产集中的行业及地区所面临的政治阻力,交通运输部门石油需求增长速度超过预期等。

避免危险的气候变化

中国二氧化碳排放的这种新趋势是全世界的福音。如果本世纪头十年中国经历的以重工业为主的两位数增长,以及高耗煤型经济增长模式延续下去的话,那么要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C以内将会
非常困难

我们所预测的中国排放轨迹越切合实际(温和增长,在2025年前的某一年达到排放量峰值),则世界越有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奋力一搏的机会。

如今,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应将注意力放在如何通过自身努力及国家间的合作,出台必要的政策,确保排放量尽快达到峰值,并在此后快速下降。

 

翻译:竺莉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