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北欧国家如何领导气候行动

贾斯汀·杰兹认为,瑞典、挪威和丹麦需要大幅度减少交通、发电等领域的化石燃料使用量,以便实现其在降低碳排放方面的宏伟目标。

Article image

丹麦米德尔格伦登海上风力发电厂。图片来源:European Wind Energy Association

2015年12月,近200个国家在巴黎达成一致,将通力合作,确保到本世纪末实现净温室气体排放量为零的目标。为此,地球上每个国家都必须放弃高碳经济,选择清洁能源。

值得一提的是,北欧国家是最早采取行动的先行者,他们将自己定位为这场变革中的气候行动领袖。

北欧国家是最早一批对碳定价的国家。芬兰、挪威、瑞典和丹麦等国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征收碳税。地理位置和政策因素造就了北欧国家清洁能源先行者的地位:水电占挪威发电总量的95%,风电占丹麦2015年发电总量的42%

尽管已经取得了上述成就,但北欧国家还不能止步不前。这个月,挪威议会投票决定到2030年实现碳中和

“这是对挪威在批准《巴黎协定》时所做承诺的直接回应,也意味着我们必须大幅加强气候行动,”挪威绿党议会领袖拉斯姆斯·汉森告诉《卫报》。

交通革命

挪威的电力供应已经基本实现去碳化,但其他领域减排的难度更大。受到
高税费和停车激励制度的影响,挪威在电动车使用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2016年5月,电动车(包括充电式混合动力车及纯电动车)占到新车销售量的29%。此外,作为挪威人口最多的城市,首都奥斯陆的官员也在努力说服市民选用汽车以外的其他出行方式。6月23日,市政委员会投票决定在2019年之前禁止汽车进入市中心,并通过方案,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基础上降低95%。

“方案的关键环节是从基础设施投资和空间使用两方面优先发展步行、自行车和公共交通等出行方式,减少汽车的使用,”奥斯陆分管环境的副市长告诉Climate Home。

奥斯陆新近出台的自行车基础设施规划重点推广哥本哈根式的隔离自行车道。哥本哈根设计公司(Copenhagenize Design Company)的自行车城市主义专家称其为“我们见过的全世界由市政府出台的文件中最有趣也最令人振奋的一份”。

领先者

丹麦则更为积极进取。在我新近出版的电子书《
退碳:丹麦如何引领清洁能源变革并赢得低碳未来》中,我描述了丹麦的发电和供暖行业如何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首先从使用石油转向使用煤炭,之后如何进一步提高能效并使用生物质能、太阳能以及风能等清洁能源的过程。

根据丹麦议会2012年3月审议通过的一份能源协定,包括电力、供暖、工业、交通等在内的所有经济部门都必须在2050年之前全面停止使用化石燃料。2013年8月,丹麦政府又在通过的一份方案中增加了中期目标。该方案规定,将在 2030年之前禁止使用石油供暖并全面禁止煤炭使用;此外,该方案还声明,电力和供暖行业将在2035年之前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

与挪威不同,丹麦本身并不具备充足廉价的水电资源。不过,丹麦正在努力利用其丰富的风电资源。根据2012年3月签订的能源协定,丹麦将在2020年之前将风电占比提高到50%。

实践中,这意味着丹麦正致力于推动从电力、到供暖、再到私家车的所有经济部门的电气化。国家控股的公用设施企业DONG Energy近日投资1030万美元
安装丹麦最大的电力锅炉,利用廉价的剩余风电资源为丹麦第二大城市奥尔胡斯提供无碳的城区供暖。

而在集中供暖尚未覆盖的农村地区,电力热泵正在取代以石油为燃料的供暖炉。此外,剩余的风电每晚还为数千部电动车的电池组充电。

结果

丹麦长达几十年的清洁能源转型正结出丰硕的果实。该国调整后的能源总消费量
与上世纪70年代初相比实际上并没有变化。2014年底,可再生能源发电占到丹麦国内电力供应的53%以上。该国二氧化碳排放量自1990年已经降低了27.4%

丹麦致力于通过国内的行动降低自身的碳排放。而挪威则刚刚发布了在2030年之前依靠欧盟和国际碳抵消手段的减排目标。如何减少该国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碳足迹将是一个不断严峻的挑战。

这份2030年方案并没有迫使挪威利润丰厚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减少其在国内的碳排放量。对于挪威的邻国瑞典来说,历史遗留的化石燃料资产也已经成为一大问题。瑞典政府不久将决定是否同意将国有公共事业企业Vattenfall持有的德国褐煤资产出售给捷克企业EPH。

以上两个事例都凸显了实现巴黎协定气候目标的难度。毕竟,当美国或者印度消费从挪威进口来的石油的时候,这些碳排放并不会计入挪威本国的碳排放总量。同样,Vattenfall在德国卢萨蒂亚的褐煤发电厂的碳排放将计入德国的碳排放总账,而不是瑞典或是(如果瑞典政府同意出售的话)捷克共和国的。

北欧国家以及其他地区采用的电气化、生物燃料、能源效率解决方案必须能够成功降低全球各地的化石燃料需求。因为最终计算碳排放量的时候,全球排放总量才是唯一重要的数字。

贾斯汀•杰兹,独立记者,主要关注能源问题,现居旧金山湾区。其作品在《卫报》、《福布斯》网站、耶鲁环境360、《琼斯夫人》网站、City Lab等媒体发表。


 

译者: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