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特朗普“提名秀” 气候行动遇冷

共和党候选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可能会放大质疑气候变化人士的声音。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这可能是过去几十年中最备受关注、可能也是最为奇怪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加冕仪式。本周,除了许多缺席的著名人士之外,共和党人齐聚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参加这场被评论人士称为“不同寻常的党代会”。会上或将推举轻率傲慢的知名亿万富翁唐纳德·川普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今年十一月的总统大选中对抗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

川普恐怕很难在总统选举中获胜。他大规模得罪选民(比如许多女性和少数族裔选民)的习惯以及按照各州人口加权计算的选举人团制度,意味着这位百无禁忌的地产开发商最终入住白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本文撰写时,
民调显示克林顿在多个川普在总统选举中必须赢下的州中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

但是考虑到多数评论人士曾认为川普熬不过去年冬天的初选(而最终结果证明他兵不血刃地在初选截止几个月前就赢得了多数共和党代表的选票),以及近来席卷西方世界的反建制反弹(比如英国的“退欧”公投),这极具决断力的地产商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赢得大选。

共和党党代会上并不会对气候、能源、环境等具体议题提出新的或者完整的政策主张。毕竟党代会的目的是为了吸引全国选民支持党派的总统候选人,而不是商讨政策立场。

但我们必定会听到许多共和党右翼人士充满火药味的发言,关于为什么一定要在十一月的大选中打败希拉里·克林顿,以及为什么要摧毁巴拉克·奥巴马八年总统任期中推出的一些政策。

川普和许多共和党人认为气候变化不过是一场
骗局,认为美国可以也应该继续使用煤炭和石油,认为提高美国能源构成环保性的努力是行政部门违宪的滥用职权。对于他们来说,此次党代会无异于一个极佳的扩音器。

而对于期望美国兑现奥巴马总统做出的应对气候变化、推广低碳能源使用的世界各国来说,上述质疑气候变化的声音只会让他们感到后背一凉。

不过,虽然这个自封“川普大帝”的男人可能不会赢得大选,但我们仍然不能高兴得太早。

因为一连串立法者——其中包括不少反对气候变化行动的人士——已经决意要通过在国会进行
阻挠行动(包括限制对环境保护署的拨款以及在相关法案中添加旨在阻挠《清洁能源计划》的附加条款)推翻奥巴马总统的环境政策,并继续支持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诉讼案件。

包括共和党多数派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在内的上述国会领导人将主导克利夫兰的党代会,并且无论最终谁入主白宫,他们都将坚定不移地继续支持化石燃料。

与此前许多届党代会不同,此次党代会上将几乎不会出现任何共和党温和派人士。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不希望自己的党派赢得今年十一月的大选。

本周的党代会将很有可能成为唐纳德·川普一个人的表演。至于他的气候、能源和环境政策——如果他真的要在竞选期间提出这些政策的话——很可能将在临近十一月大选的时候才会浮出水面。

据专业人士分析,我们可能会从部分发言代表那里听到关于提高能源效率的粗略观点(以便进一步降低美国对于政局不稳的中东地区石油的依赖),以及一些改变化石燃料补贴制度的声音。但对于一个传统上一直在竞选活动中高度重视能源问题的党派来说,这点零星的看法远远不能说明问题。

克利夫兰党代会上应当重点关注的共和党


唐纳德·川普 – 他本人的演讲中可能会简单提到气候、能源或者环境问题,但重点则有可能是引出民主党对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的政策引起上百万人失业以及奥巴马政府禁止海底钻探阻碍了新就业岗位的创造和石油供给的安全。不过,川普周二晚的讲话可能主要还是会围绕其关于经济、全球贸易、法律与秩序、移民以及全球安全的大胆观点展开。众所周知,川普坚决反对风电(并且特别反对在他的高尔夫球场视野范围内安装风电机),并且会与国会共和党人密切合作阻挠或者挑战奥巴马总统的能源计划。他还曾威胁称要“撕毁”《巴黎协定》,导致奥巴马政府赶紧采取行动,以便在十一月大选之前尽可能推进协定承诺的落实。

如果川普当选总统,那么国会(主要是民主党人和共和党的温和派人士)将成为制衡他更加狂野计划的主要力量。另外,此前也曾有过在气候问题上持保守立场的候选人在当选之后出人意料的先例(比如尼克松任内推动了《清洁空气法案》,而里根签署了《蒙特利尔公约》)。

米奇·麦康奈尔 – 这个参议院最有权势的共和党人是煤炭最坚定的辩护者,毕竟他代表的肯塔基州有煤炭行业传统。但是煤炭采掘在奥巴马任期之前就早已进入衰退期,但奥巴马任内麦康奈尔还是组织并推动了国会阻挠旨在降低美国碳排放的努力。考虑到阿巴拉契亚山脉地区的政治因素,麦康奈尔在煤炭问题上的立场是可以理解的,但他的努力越来越像是一种螳臂当车的无用功。煤炭目前处于腹背受敌的状态中:一边是煤炭本身的不经济(天然气更环保、储量更多、成本更低),一边是清洁空气立法的限制(按照规定,许多运行多年的火电厂都必须关闭)。

 


麦克·彭斯 – 唐纳德·川普和他钦点的副总统竞选人并非在所有问题上都志同道合,不过在对于能源和气候变化,他们两个的观点可谓惺惺相惜。印第安纳州州长对气候变化的主要科学观点持否认态度,从化石燃料游说集团那里收取大量政治献金,并且曾反对《清洁电力计划》和本州绿色发电的努力。

 

 

 



保罗·莱恩 – 众议院发言人也被安排在克利夫兰党代会上发言,而从他此前就气候变化问题的公开表态以及他的投票记录来看,这位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国会议员将是川普在推翻环保政策上的主要伙伴。莱恩坚信,气候变化“无论怎样都会发生”,而联邦政府“什么也做不了”。虽然莱恩已经建议取消或者简化一些向化石燃料生产者发放的补贴,但这并非出于任何推动绿色能源的动机。

 

 

 


马克·卢比奥 – 这位今年三月份退出了共和党初选的佛罗里达州参议员也将在克利夫兰党代会上发言。他是共和党高级政治人物反对气候变化行动的另一个生动案例,而且还是在全球变暖明显威胁其代表的佛罗里达州而该州许多国会共和党人已经承认这种威胁的情况下。

 

 



对气候问题持进步立场但不会参加这次党代会的共和党人

约翰·麦凯恩 – 这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资深参议员曾在2008年大选中被奥巴马击败。他一直对气候变化科学持接受立场,并对很多国会共和党人强烈反对的碳排放上限计划给予有保留的支持。不过麦凯恩可能是最不可能出现在克利夫兰的共和党人,特别是考虑到川普对这位参议员战功的轻蔑。其他曾明确支持过气候行动的共和党参议员也将缺席党代会,包括伊利诺伊州参议员马克·柯克、新罕布什尔州参议员凯莉·艾约特以及南卡罗莱纳州州长林赛·格雷厄姆。

 



迈克·布隆伯格 – 这位全球性媒体帝国的亿万富翁创始人曾作为共和党人担任纽约市长职务,但长期以来其在气候问题上的态度比共和党建制派要积极得多。被潘基文任命为气候变化特别代表以及全球变暖金融风险研究工作组负责人的布隆伯格在2012年桑迪飓风灾害之后公开支持民主党人巴拉克·奥巴马,并指责多数共和党人在气候问题上的无所作为和怀疑态度。虽然与跟戴着花哨纸帽的党代表以其参加党代会相比,布隆伯格本来就更喜欢与高级经济决策者(比如银行家、首相和市长等)在一起,但他的存在还是可以提醒我们,这样一个极具影响力和经济实力的前共和党人是如何被拥抱气候问题极端立场的共和党人排挤出党的。



亨利·保尔森(“汉克”) - 这也是克利夫兰党代会上不太可能见到的人物,但也是“理解”气候变化问题的高级共和党人的另外一个例子。这位曾带领美国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前美联储主席一直是气候行动的积极倡导者,并在过去十年中利用其与中国高级决策者的密切关系推动低碳增长。

 

 

 

 

译者: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