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敦促在既定目标上进一步减排25%

各国必须立即采取行动避免全球气温恐升高3℃以上的危机,若要将温升控制在1.5℃,碳排放必须在2020年达到峰值。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1heart1tree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最新出版的一份报告指出,各国必须立即加大温室气体减排力度,这样才有机会在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1.5℃内。

报告发布日期选在了
《巴黎气候协定》生效的前一天。文章指出,要想完成既定气候目标,全球温室气体减排量就必须在预计的2030年水平上再削减25%,约合120到140亿吨。

今年10月《巴黎气候协定》正式获批后,各国能否履行各自的减排承诺得到了公众的密切关注,并成为11月6日在马拉喀什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协议缔约国大会的重要议题之一。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的这份《2016年温室气体减排差距报告》对全球各国的减排承诺进行了跟踪记录。该报告作者之一、联合国气候规划署首席科学家杰奎琳·麦克格莱德表示:“目前来看,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如果要想使温室气体减排取得预测中较好的结果,就必须保证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在2020年达到峰值。”

研究报告对遏制全球变暖所需的减排量与160多个成员国在2010年递交的《坎昆协议》中承诺的减排量及国家自主贡献预案中的减排量(简称INDC,指在《巴黎气候协定》之下各国政府将要采取的减排措施)之间的差距进行了分析。

本次报告与去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突出强调了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1.5℃内的必要性,因为这将降低碳密集技术导致的“碳锁定”(指技术和制度导致的对碳密集发展路径的系统性依赖)的风险,同时避免全球长期低碳转型过程中的成本上升。

然而科学家认为,虽然落实1.5℃的温控目标将有效缓解当前全球日益严峻的气候变化危机,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今年,全球气温和海平面上升幅度再创新高,各地严重干旱、风暴频发,生命财产和农业生产遭受严重损失,不少人被迫举家迁徙。

报告明确指出,各国必须在2020年前加快行动,确保在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水平能与《巴黎气候协定》的长期目标保持一致。

报告指出:“如今20国集团成员国正共同努力,希望在2020年前落实各自的《坎昆协议》减排目标。但这些目标仍显魄力不足,恐怕不足以为各国完成《巴黎气候协定》减排任务奠定良好的基础。”

不过首席科学家杰奎琳·麦克格莱德(Jacqueline McGlade)的一句话似乎让我们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最近,我们发现全球大气二氧化碳含量第一次出现了增长停滞,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自己有能力走好这条转型之路。”不过她也表示,完成这一目标的前提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必须在最晚2020年达到峰值。

二十国集团减排表现良莠不齐

最受关注的是单位GDP碳排放最高的几个国家,而数据显示它们同时也是单位GDP减排幅度最大的国家。

报告指出,中国、欧盟和印度有望在不购买抵消额度的情况下实现减排承诺,而巴西和日本则预计会完成大部分减排目标。但是,美国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并购买抵消额度才能保证规定的减排进度。相比于其他国家,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在削减人均排放量方面已经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报告作者甚至将这两个国家称为“真正的隐患”。

中国和印度两国的减排承诺以2005年水平为基准线,以温室气体排放强度削减量为衡量依据。目前,中国已经承诺到2020年碳排放强度相较于2005年下降40%到45%,并有望达到42%。

与此同时,印度也表示在2005年到2010年间削减了12%的排放强度,另有分析统计显示2005年到2012年的减排幅度约为17%(印度承诺在2005-2020年间减排20%到25%)。总之,根据上述数据我们不难看出,到2020年,印度很有可能会减排28%-36%。


如何实现温控目标

报告发现,要想保证全球温度在本世纪上升幅度不超过2℃或1.5℃,那么2030年前全球每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就分别不能超过420亿吨和39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

建筑、工业和交通是最需要转型的领域,而能效提升被认为是未来减排的最大来源。2015年,全球节能领域投资共增长6%,达到2210亿,这样的市场趋势恰好证明上述领域的节能减排已经开始。

挪威外交部能源领域政策负责人汉斯·奥拉夫·伊布莱克表示,除非全球能源领域全面改革,否则这个差距会一直存在。他认为:“能源政策才是解决全球气候变化的关键所在。”


中国减排成绩受全球关注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负责人艾瑞克·索尔海姆表示:“中国将成为未来10年全球环境变化的主导力量。”他对中国在发展可再生能源(目前中国风能发电量占全球总量的一半)、降低全球太阳能资源的建设成本、授权环保部惩戒重污染企业,以及迅速把握《巴黎气候协定》带来的商机等方面发挥的领导作用给予了高度评价。

索尔海姆说道:“中国正在积极改善城市环境,提高居民生活质量。”他认为,鉴于有人质疑一些中国海外项目可能会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的污染,中国应当在海外基建项目中执行严格的环境标准。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