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气候变化之下的文化演变

在英国已经掀起的气候意识浪潮下,艺术必将带来更大的改变。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Extinction Rebellion

今年英国的气候活动产生了爆炸性的影响,参与人数创历史新高,既包括数千名学生,也包括被逮捕的91岁高龄的老人。

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如今横空出世,要求政府消减排放,在2025年之前实现净零排放。今年夏天炎热异常,剑桥的温度达到了英国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温——38.7摄氏度。而政治家们也感受到了公众日益加深的不安情绪。英国前总理特蕾莎·梅在卸任前承诺英国将在205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随后,工党成员也对一项2030年实现该目标的议案表示支持,而且这个长期以来一直为绿党所倡导的承诺很有可能会被工党纳入其下一份竞选纲领中。

但是,一个手持“激进”气候政策的政党真的能赢得竞选吗?民众是否愿意对自己的日常生活方式做出必要的改变,从决定买什么东西、吃什么食物,到如何出行?

电影制作人、作家、音乐家、艺术家都可以在解决民众对于环保和生活的关系的疑问中发挥作用,用自己的故事反映生活,针砭时弊(见西蒙·阿姆斯特尔的Carnist),强调人类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并勾勒出一个更加循环的社会。

他们的这种作用可能看似毫无头绪,但此类故事却能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凯特·拉沃斯在《甜甜圈经济学》(Doughnut Economics)一书中揭示,经济学学生越接受古典经济学对人性的解读——理性、自私和竞争,他们就会越看重这些特质,而非利他主义和合作,那么他们也会表现得更加自私。“人类关于人性的信仰反过来也塑造了人性本身,”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说。

这些故事既反映着人类的态度,又塑造着人类的态度。从这一点上来说,创意行业或许应该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更多行动。日常生活中优先考虑自然和气候的想法虽然越来越受欢迎,但仍然相当小众。美国说唱歌手利尔·迪基4月发布了歌曲《地球》,这是一首由爱莉安娜·格兰德、贾斯汀·比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等群星演绎的公益歌曲,在油管上的播放量已经达到2亿。

除了少数个例之外,小说家们在气候问题上一直反应迟钝。像芭芭拉•金索弗的《飞行轨迹》(2012)这样的气候小说能够帮助人们对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进行深入思考,而这是气候模型和数据统计所不能的。今年,约翰·兰切斯特也加入了气候小说家的大军。他的《围墙》(The Wall)一书描绘了一个没有海滩、被1万公里垂直防御工事围绕以抵御气候移民的英国,那画面想来让人不寒而栗。气候小说在中国也日渐风行,涌现出了像郭小橹这样的先行者。

越来越多的艺术人士意识到是他们发声和参与的时候了。今年4月,英国一些著名博物馆、剧院和创意公司在“反抗灭绝”组织和学校气候罢课运动的启发下发表气候和生态紧急情况宣言——《文化宣言》。面对“文化无污点”组织的压力以及传奇演员马克·里朗斯的辞职,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于上周宣布终止与英国石油公司的赞助协议。里朗斯6月辞职时表示,这份协议让英国石油公司“得以掩盖现实中其活动带来的破坏性”。最近,学生们也十分强硬地表示将抵制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直至其结束与英国石油公司的合作。

《文化宣言》发布后不久,紧跟着《建筑师宣言》也发布了。这份宣言称,房屋和建筑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占全球总量的40%,该行业需采取更多行动来减少这部分排放。该运动的目标包括加速转型,“推广使用低碳建筑材料”,数百个的执业机构都已签署该宣言。

作为气候良知浪潮背后的推动力量,“反抗灭绝”的一千多名据称可能被捕的成员将自身置于危险前沿。但凭借粉红朋克船、花园桥梁、溜冰斜坡、博物馆拟死示威和葬礼游行等活动,“反抗灭绝”组织成功地打破了人们安于现状的局面,这不仅是一场非暴力反抗,也是一场“大戏”。

从斯德哥尔摩到内罗毕,从墨尔本到曼谷,年轻的活动家们把周五变成每周的抗议活动日,将气候危机推到政治议程的首位。9月20至27日全球气候罢工前几天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调研的8个国家中有7个国家的民众将气候变化列为全球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位列移民、恐怖主义和全球经济之前。英国64%的受访者同意“拯救地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一说法。

人类也更加关注社会将如何适应日益多变的气候系统。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最近一次采访中谈到《巴黎气候协定》的1.5摄氏度控温目标时说道: “我们根本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就这样。”随着所谓“深度适应”运动愈发受欢迎,更多人开始从这些角度看待现实情况。人们都在问,我们到底想拯救地球上的什么?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更好的社会是什么样的?怎样才能实现这样的社会?

这些问题对文化创造者和决策者都很重要。“反抗灭绝”的下一个行动是10月7日(周一)开始的“国际反抗”,目的是“和平占领并关闭电力中心,直至政府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和生态紧急情况”。约700万人走上街头参加全球气候罢工,这些数字反映了人们对于变革迅速强烈的需求,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个人、企业和政府都能采取紧急行动来满足这一需求。

正如娜奥米·克莱恩最近所说:“我不认为这件事是要么所有人都参与,要么所有人什么都不做,混吃等死这么非此即彼。我认为每一个人都很重要,因为气温每上升0.25度,都有数以亿计的生命危在旦夕,受影响的人只会更多。”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