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书评:全球珊瑚礁面临致命威胁

J E N ·维农在《大堡礁的岁月》一书中写道,温室气体排放将毁掉大堡礁,由此导致物种大灭绝。卡斯帕·亨德森称赞他是一位杰出的科学人物。
Article image
《大堡礁的岁月:从产生到终结》
J E N · 维农
哈佛大学出版社2008年出版


用海洋生物学家J E N·维农的话来说,大堡礁就是“大自然在海洋王国中成就的巅峰之作,海洋是荒野的化身……历久不变,美不胜收,而地球上很多其它为世代所珍爱的地方,再也不能勾起强烈的情感,要么改变太多,已变得面目全非”。而其毁于人类之手,所预示的糟糕程度超出大多数人的想象。

为什么担心失去生物多样性?一个简单的回答就是,不这样做将比这样做的代价更为昂贵。德国政府和欧洲委员会于2008年5月公布的一份报告《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经济学》显示,按照目前的自然衰败速度,到2050年时,将使全球GDP减少7%,全球最贫穷的人口受到的影响最大。然而,即使这一谨慎的估计最终是对的,也不可能说明全部情况。

要想知道为什么,不妨看看澳大利亚东北沿海的大堡礁,一个由活的生物体筑造的地球上最大的单一结构。热带珊瑚礁汇集了海洋中乃至整个地球上最多样、最美丽和最复杂的生物群落,在其不到0.1%的区域内,寄生了约四分之一的所有海洋物种,为100多个国家的数十亿人口提供食物和至关重要的生态系统服务。

大堡礁已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是地球上最大的珊瑚礁区, 形成了东南亚珊瑚礁生物多样性全球中心的南部边界,也是唯一一个在富裕工业化国家境内、有资源和技术对其进行保护的大面积珊瑚礁区。

大堡礁最好的导游要数澳洲海洋科学院(AIMS)前首席科学家 J E N·维农。“查理”·维农是三卷本巨著《世界珊瑚》的作者,曾发现四种已知珊瑚中的一种。这是一位杰出科学人物的呕心之作——用爱心和四十多年的时间进行近距离的观察研究。

该书面世以后,维农曾在climateshifts.org奥弗·赫-古尔德伯格的博客网站,在美国《科学 》杂志发表的一篇关于世界珊瑚礁未来的核心论文中,此人为第一作者)上写了一篇简短的介绍。维农写道:

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地球上生命筑造的最大构造,会受到气候变化的严重(我的意思是真正的严重)威胁,可能看似很荒谬。也许在你的心中,问题本身已归入抨击我们地球状态的“又来了”的一类。这种观点情有可原,就在十年前,很多科学家还没有认真面对气候变化的全面影响。

“你很可能会有一种感觉,对任何事情的可怕预测结果总是被夸大。你真正的想法是:嗯,无风不起浪,因此也许这里面的某个地方有令人担忧的事情,但不会像那些灾难预言者预测的那样糟糕。当我开始写《大堡礁的岁月》时,我知道气候变化可能对珊瑚礁产生严重的后果,但即使是我,对于过去所有最好的科学研究结果,也感到十分惊愕。我苦恼了很长一段时间,求助于很多不同科学领域的专家,以求在我自己的结论中找到可能显得有误的地方。很不幸,结论依然是:大堡礁可能真的会在当今孩子们的有生之年里遭到彻底的破坏。这种确定性驱使我尽可能清晰、准确、大声地传播这一讯息。”

气候变化,尤其是海洋酸化,使大堡礁面临被破坏的威胁,而且采取行动阻止这一情况的发生,乃当务之急。不过,维农的著作不仅仅是简单地传达这些核心讯息,至少还做了另外两件重要的事情:通过研究占地球十分之七的海洋,对地球上的生命史作了诸多精辟和权威的介绍;而且道出了可能发生物种大灭绝事件的惊人规模,除非采取措施予以阻止,否则可能是六千五百万年来最大的。自从多细胞生物在五亿多年前产生以来,如此规模的灭绝事件只发生过五次。

该书还包含了对大堡礁本身细致而引人入胜的丰富介绍,其中,介绍了仅仅几千年前的一段特别时期,那时候原住民可能就在今天的珊瑚礁下的洞中居住(此前,大约11,500年前的最后一个冰川期末期,海平面突然上升)。

那么,未来的希望何在?除了别的作品以外,英国小说家伊恩·麦克尤恩最近写了在基督徒和穆斯林传统中世界末日思潮的强烈回潮,以及这给全球社会带来的真实的和现时的威胁。麦克尤恩希望,人类的好奇心和科学精神可以提供一剂良药:“在一个不确定的未来,(环境)灾难纯粹是作为可能性而提出的,可能会被人类的聪明才智阻止,我们不能把它们当作世界末日,它们具有威胁性,它们是行动的召唤。”但是,他担心科学和人类理智的叙述只有一个脆弱的抵抗。

这必须改变,而且可以做到,如果维农等顶级科学家指明未来,把全球温室气体的浓度控制在比当前的发展趋势低得多的水平。此外,还需要千千万万的个人和社区下定决心,参与政治、经济和文化变革。例如,澳大利亚和中国,需要重新审视通过大量采掘和燃烧煤炭获得短期繁荣的方式(参见:《金融时报》2008年4月2日刊载的“好日子:澳大利亚从中国的资源需求中获得繁荣”)。政治家漂亮的言词不会把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清除出去。

维农警告称,到2030年时就会为时太晚。 “我们必须作出改变,”他表示,“我相信人类善于改变。但是,在一个做事拖延的世界里,不会有丝毫的希望。”

他书中的结尾引用了地球系统科学家詹姆斯·拉夫洛克警告,是在2008年5月中国四川地震前的某个时候说的,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份辛酸:

“我们生活的地球不得不让一百万人中的一部分人死亡,但比起不久将发生的事情,这不算什么;我们正在虐待地球,可能会回到五千五百万年前的炽热状态,如果是这样,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都将死亡。”

卡斯帕·亨德森是驻牛津的环境记者,正在撰写《难以想象的生物》,探究当前的灭绝事件及其后果。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