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气候变化论反对者的论辩

乔治•马歇尔写道,劳伦斯·索罗门可能是一位传播高手,但是,在这场声势浩大、影响惊人的否定运动中,这位《否定者》的作者同样是一个急先锋。

Article image

 

《否定者:勇于对全球变暖中的歇斯底里、政治迫害和招摇撞骗进行反击的世界著名科学家(以及那些不敢这么做的人)》
作者:劳伦斯·索罗门
理查德·维吉兰特出版公司2008年版

现在出版的烹调书籍铺天盖地(否定气候变化的书也这样),那么我们也来套套菜谱的形式吧。

首先,从每年出版的成千上万关于气候变化的科学论文中,特意挑出结论和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不尽相同的——尽管只有那么寥寥几篇。

接着,再用金光闪闪的词句包装一下作者们的简历。你可以回忆一下那些装腔作势的餐馆是怎么干的,想想那些长篇大论的食材介绍:它们会告诉你那个樱桃可不是普通的樱桃,而是产自意大利摩德纳靠阳光晒制的公平贸易的有机樱桃!

然后,宣称你出书的目的不是为了进行科学研究,而仅仅是为了显示辩论的活跃性。通过这样巧妙的手法,你可以宣称科学进程依靠的就是不断的挑战,而不允许对你引用的科学研究进行任何争辩。这样一来,即使在相互矛盾的事物中,你也能抓到肤浅的相似性。在玻利维亚红番椒配野生阿拉斯加三文鱼脆皮油封鸭里来点儿意大利摩德纳樱桃怎么样?如果它们不相称,你就可以说——这些都是高级食材,而且都是红的哟。

最后,你就可以摆出一个民粹主义者的姿态,用探究的口吻宣布自己在所有这些领域里都不是专家,只是另一个寻求真理的茫然的普通人而已。你可以承认:“好吧,我不能靠当厨师谋生,但我是一个自由思想者。毕竟,只有墨守成规的家伙才会认为香蕉不能和奶酪搭配。”

这样一个菜谱实在无往不利,无论是文章、调研报告、报纸社论、与自由市场政策研究机构的谈话、在美国国会的演讲、电视纪录片,或者一本书——如我手里的这本《否定者》,它都能准确奏效。

我必须承认劳伦斯·索罗门极为精于此道。和所有最棒的气候怀疑论者一样,他是一个传播高手。他的文章既严谨精炼又具有很强的可读性。他言语犀利、诙谐风趣。索罗门本身的身份也让人肃然起敬:他可不是像比约恩·隆伯格那样到处乱吹自己曾经是一个绿色和平组织的活动家(实际上他只是该组织的一个普通成员而已),而是切切实实地领导着一个认可度很高的环保组织

他对自己引为例证的人十分挑剔,至少看起来如此。他的书里没有一个善于耍花招的“枪手”,有的都是声名赫赫的一流科学明星。

但是目前某些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些不太对劲,需要花点时间才能弄清楚。这本《否定者》企图表明,顶级科学家们正不顾个人风险,准备“否定”气候变化的共识。这本书有一个很长的副标题(怀疑是被那些热衷于宣传的人们加上的)——“勇于对全球变暖中的歇斯底里、政治迫害和招摇撞骗进行反击的世界著名科学家”。

读者慢慢就会感觉到,尽管大多数“否定者”都对气候变化的起因、后果和影响等方面提出了有趣而关系重大的观点,但对核心共识存在异议的人却寥寥无几。这个核心共识就是:气候变化正在发生,非常严重,主要是由人为排放引起的,而这正是索罗门打算质疑的。

此外,没有哪个读者会觉得这些科学家在冒着什么个人风险,他们追求的也只有来自“气候变化歇斯底里者”的掌声。

对于这个说法,第一个见证人就是理查德·托尔博士。他对英国关于气候变化经济学的斯特恩报告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然而用书里的话来说,他在各个方面都是“全球变暖论创立过程中的一个核心人物”。下一个人是克里斯托弗·兰德西,他认为飓风并没有因为气候变化而增加。但他同时也是第二次联合国IPCC报告书的作者之一,而且完全同意报告的主要观点。至于对著名的“曲棍球杆”气候图的统计学基础提出质疑的爱德华·威格曼博士,书中描述他“对于人类造成全球变暖并无异议”。

因此,作为见证人被索罗门提到的这些顶级科学家,实际上都认同气候变化核心共识,只不过在具体的起因和影响方面有一些重要且中肯的保留观点而已。在这本书的第45页,索罗门也承认说:“我注意到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在我的那个越来越长的否定者名单中没有一个人是否定者。”

索罗门之所以能做出这番自打耳光的坦白,是因为尽管他希望抬高那些所谓“世界著名专家”,但同时也准备好对他们的判断随时进行贬低。

他认为这些科学家们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迷惑:尽管他们自身的具体工作给出了否定的证据,但整个气候变化理论却仍然是肯定的。用索罗门的话说就是“整体的肯定者、具体的否定者”。“和其他聪明人一样,对于他们所知无几的领域,科学家们也会接受普遍看法……但日常生活告诉我们,共识可能是极端错误的。”显然,他们的否定导致他们拒绝去看惊人的真相。幸好劳伦斯替我们把所有这些散乱的信息拼到了一起。

索罗门满不在乎地“曝光”气候变化否定者的策略已经变得十分不好用了。他在加拿大的《国家邮报》的财经版上开辟了“否定者”定期专栏,成为现在这本书的基础。2007年1月的专栏文章是关于奈杰尔·维斯博士的,索罗门写道,维斯认为“科学无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世界将进入一个变冷时期”。

维斯博士给这家报纸写了一封信作为回应,他直言不讳地说:“劳伦斯·索罗门在他的文章里把我描绘成一个全球变暖的否定者,这完全是诽谤性的捏造。我一向坚持,目前我们正在经历的变暖是由人为温室气体引起的,还坚持说必须采取措施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否则全球温度就会进一步大幅升高。”维斯博士还在剑桥大学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重申了他的科学观点。

尽管《国家邮报》发表了一份十分谦卑的致歉声明,但索罗门拒绝从他的网站上撤下文章。现在,这篇文章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而且它的主张还在另外一本书里用另外一种形式被重复,这就是《恐惧到死》,作者是著名的气候变暖怀疑论者及媒体权威的克利斯托弗·布克和理查德·诺斯。

那么,就让我们来一次真正的“曝光”吧。索罗门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独立真理追求者,他只不过在是一场声势浩大、影响惊人的否定运动中,充当了鼓吹急先锋,这场运动的目的就是阻止政治行动,破坏公众对气候变化的关注。

我们就从《否定者》中的科学家们入手。每一章,我上面提到的那些合法的、敢于质疑的科学家们都要给职业的怀疑论者让路。提到这些职业怀疑论者,首先是理查德·林曾教授,根据调查记者罗斯·吉尔伯斯潘的说法,他担任煤炭和石油利益集团的顾问,日薪高达2,500美元;就连他到美国国会一个关于气候变化的委员会进行听证的旅费都是由西部燃料联合会(Western Fuels)赞助的。

林曾和其他三位《否定者》中的“世界著名科学家”一道,从繁忙的研究日程中抽出时间,出现在全球变暖的大骗局里,这是一部臭名昭著的英国纪录片,遭到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机构“皇家学会谴责(该学会是威胁要以“严重虚假陈述”的罪名起诉导演的机构之一。)

在《否定者》的明星阵容中,有六个人被列为“甲级”职业反对者、说客和阴谋理论家,他们在2008年3月在纽约举行的2008国际气候变化会议上发言。这次会议的发起者是哈兰学会Heartland Institute),2000年以来,由于其反对《京都议定书》的活动,这家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智囊机构从埃克森美孚公司获得的资助已达78.1万美元。

即使我们假定索罗门的目的非常纯粹,但现在他也已经沦落得和那些声名狼藉的家伙们沆瀣一气了。2008年4月,他在《国家邮报》的专栏里为弗雷德·辛格辩护,一如既往地把辛格称为“世界著名科学家之一”。这个辛格,二十年来没有发表过一篇正儿八经的论文,而且和一连串石油煤炭游说团体勾结在一起。长期以来,他一直充当烟草业的枪手,提供所谓的“专家”证言来证明侧流烟是无害的。

六月份,索罗门在专栏中对俄勒冈科学和医药研究所(OISM)的一篇论文进行大肆表扬,这篇论文鼓吹了二氧化碳浓度升高的有益影响,滑稽可笑,到处挨批。至于这家俄勒冈科学和医药研究所,它与任何得到承认的科学团体都没有联系,只不过是一个极右派的极端组织,它主要向那些“担心公共学校中社会主义的父母”兜售一套在家教育装备。

四月份,我们发现索罗门在华盛顿的一次活动上宣传他的新书,而活动的组织者就是一些最为臭名昭著的反环保活动者,包括迈伦·依贝尔冷脑子联盟Cooler Heads Coalition)和竞争企业学会 (CEI)等。在演说中,索罗门对这些组织者表示祝贺,名目是“他和它们在整个全球变暖辩论中所表现出的正直诚实和不屈不挠”。

作为一个环保运动者,索罗门已经堕落成坏到人们想象极限的恶棍了。他的行为与巴拉克·奥巴马赞颂三K党对废除种族隔离的贡献是一样的。迈伦·依贝尔带头进行着许多野心勃勃的游说活动,手段是通过一个名为“自由疆界”的智囊机构来从内部破坏美国的《濒危物种法》。依贝尔和竞争企业学会发起了一个反对提高汽车燃料效率的公众活动,他们声称除了其他影响,这些标准会导致更多的事故。由竞争企业学会制造的冷脑子联盟则反对在气候变化上的政治行动,并且召集了一大堆自由意志主义者和极右利益团体,如美国人保护自由联合、自由企业保卫中心和财产权守护者联盟等。

索罗门对这些组织表示尊敬,它们反过来也给了他身份名头,把他称作“加拿大的环保领袖之一”,或者“国际著名环保主义者”。对于那些利益与环保运动背道而驰的专业游说者,为什么一个环保活动者能够和他们成为好朋友呢?也许上面的情况就是一部分解释。环保运动者的收入微薄,还会经常遭到诽谤,几乎不会有什么赞美和奖励。而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则生活在一个洋洋自得的世界里,那里绝不会有和环保活动者一样的遭遇。在那里,每个人都是赢家,都是“著名”或者“知名”的。这实在太诱人了,也太危险了。

作者简介:乔治·马歇尔,英国公益组织气候超越与信息网(COIN)创立者,著有《戒碳》一书。他的博客地址为:www.climatedenial.org,其中经常对气候怀疑论者的言论发出挑战。

按此看劳伦斯•所罗门先生对此的回复。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另一种观点

想看劳伦斯·索罗门的回应,请浏览:
http://www.probeinternational.org/index.php?q=three-gorges-probe/news_and_opinion http://www.threegorgesprobe.org/gb/index.cfm?DSP=content&ContentID=18652 http://www.chinaprobe.org/

本评论由Ming Li翻译

A different view

For Lawrence Solomon's response,please see:

http://www.probeinternational.org/index.php?q=three-gorges-probe/news_and_opinion

http://www.threegorgesprobe.org/gb/index.cfm?DSP=content&ContentID=18652

http://www.chinaprobe.or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与全球变暖无关的环境问题

我已经非常厌倦这些永无休止的有关全球变暖是否确实的争论了。其实地球温度变化只是因为太阳系或者地球自身正在经历周期变化还是由于人类活动导致,我们都无法回避人类活动对地球造成的满目疮痍。所以采取切实可行的政策和行动来解决这些实际具体的环境问题才是关键,比如森林破坏、水体污染、大量固体垃圾产生、粮食安全等等。不要在因为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而喋喋不休啦!!!

Environmental problems unrelated to global warming

I'm already extremely tired of these never-ending arguments over whether global warming is true. Actually, whether global temperature change is only due to the solar system or the earth itself experiencing periodic change, or whether it is caused by human activity, we are unable to evade the disaster before our eyes that human activity has caused to the earth. As a result, the key is to implement realistic and feasible policies and actions to solve these real, concrete environmental problems (for example deforestation, water pollution, large scale production of solid waste, food safety etc.), and stop jabbering on because of political and economic interests!!!

(Translated by Matthew Bai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