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书评:无理且无情

约翰•维达试图搞清保罗•柯利尔的生态学理论。然而,他却发现《被掠夺的星球》一书揭露了自由主义在面对大自然时的贪婪嘴脸。不仅如此,书中还犯了一些基本错误。

Article image

《被掠夺的星球》
保罗·柯利尔
艾伦莱恩出版社, 2010



最高级巴思爵士保罗·柯利尔是与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杰弗里·萨克斯齐名的重量级经济学家。他不仅是牛津大学的教授、前世界银行研究部门主任,同时还是联合国和英国政府的顾问。他是战争和外交领域的权威。他曾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也曾在唐宁街10号举办过研讨会。他在其上一本书,《最底层的10亿人》中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对那些最为贫困的国家的经济进行了探查。该书受到美国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以及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的推崇。总而言之,柯利尔现在就像是一款奶酪大牌一样,高居热销奶酪榜的榜首。其在全球自由主义阵营中的地位就好比是一块成熟的恰到好处的斯提耳顿干酪在奶酪界的地位一样。

与大多数正统的经济学家一样,他所接受的教育让他成为一个务实主义者。他本能地对环保主义者保持着存疑的态度。如今,各种全球性事件和新涌现的气候变化政治主张让他不得不试图搞清人类与自然界之间这种迅速变化的关系。这一领域亟待人们的探讨。然而,关于我们应该如何在一个气候变化和资源压力下的全新世界中生存下去的问题,我担心他的观点不仅缺乏根据,同时也有些残酷。

他所提出的第一个前提条件尽管平实,却十分简单:经济学家和环保人士必须团 结起来,因为在这场节节败退的战争中他们有着相同的立场。他的第二个观点颇具争议:那就是经济可持续性并不意味着保护,经济发展并非敌人。他的第三个观点 缺乏佐证。而且我对其正确性表示怀疑。这一观点就是,如果我们试图达到一种与自然界和谐共处的境界,世界将无可避免地面临着饥饿的困境;他的最后一个观点 具有一定的政治风险。他提出了一套新自由主义经济提案。这些提案归根结底就是让那些最为贫困的国家敞开大门,以更快的速度进行更加深入的开发,让他们为那 些并非由他们引起的气候变化买单。

要是柯利尔能够像尼古拉斯•斯特恩那样一门心思地扎在气候经济学里,或者像帕万·苏克德夫那样专注于态理论研究的话就好了。而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些经他重新粉饰过的富裕国家政府和研究机构灌输给他的急功近利的政治观点。他越是步履蹒跚地想从科学的角度探讨资源开发的道德问题,就越发彰显出自由主义在面对自然时的贪婪嘴脸。他将转基因食物和 全球化农业综合企业当作是救世主一样加以推崇。这一观点简直就像是出自美国农业部的手笔;他认为核电是“完全零排放”的观点简直是谬误之极。他提出的用 “商业化”或“科学化”的农业来替代小农方式从而提供更多粮食的建议无论是从社会的角度,还是从生态学的角度来说,都是充满疑点;还有他那庞大的计划:联 合国应该获得渔业资源的管控权,然后再将这些资源以拍卖的方式归还给渔民,由他们进行销售。这一计划,怎么说呢,则非常愚蠢

他所做的工作都是为了非洲。然而,对于非洲5千万牧民和2亿靠种植庄稼和饲养家畜为生的人民而言,他的功利主义本能给予不了他们多少希望。他对大多数农民没 有信心,因为他们的粮食生产效率低下;他辩称,非洲需要建立更多像拉各斯这样的大型城市,因为居住在大都市的人 “生产力更高”。可是,他却没能考虑到那里人民生活的真实状态。这个世界上有4亿被边缘化的原住民只有一线生机。

相反,他却担心非洲各国会腐败到为了获得更多的气候变化资金而故意自毁其经济。实际上,他论点的中心思想就是,非洲所遭受“资源诅咒”或其所面临的资源被掠夺的的问题并不严重,因为到目前为止已开发的资产仅为20%左右。

柯利尔声称,非再生性自然资源的消耗殆尽并非是经济发展所固有的罪恶,“因为资源的消耗是否道德要看由此产生的金钱是如何使用的”。这一论调让我们不禁怀疑 我们所面对是一位将大部分兴趣都集中在为如常经营寻找借口的生态学前辈。而按照他的这一怪异理论,如果破坏地球的所得被用于征服其它星球的话,那么这种破 坏行为也就无可非议。

庆幸的是,柯利尔明白他的祖先曾是煤矿工人的事实所具有的讽刺意味。然而,他对气候变化的问题过于迫切,结果却在一 个基本问题上犯了错误,绊了跟头。他没能分清能源与电力或者碳与二氧化碳间的区别。他两次提到喜马拉雅山——而不是冰川——也许会融化;他错误地声称“所 有的矿产只能利用一次”。他还错误地表示极地地区不属于任何国家。他还说到太阳能和风能不可能“成倍增加”,一些中等规模的电力公司将会面临窘境。我们明 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是,对于一位知名学者而言,这样的错误过于马虎。他的其它论点也因此受到影响。

然而更糟糕的是他话里话外的偏见和 嘲讽。“人们不会没事儿在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上植树造林”。这句话简直是胡说;他还完全以一种纡尊降贵的口吻说“乡村的快乐生活是充满危险、与世隔绝、单调 乏味的”;“有些时候,大自然是不会敬畏尖端领域的”这句话简直是废话;此外,那些“对全球变暖津津乐道的环保浪漫主义者们”究竟是指谁?柯利尔似乎对环 保的正面效应一窍不通。他还无知地随意将所有环保人士都统称为“查尔斯王子式的浪漫主义者”。这本书会受到人们的重视,因为它代表着自由主义经济学思想领域里的顶尖水平。但是,我担心柯利尔为经济增长开出的药方是以像他这样的人的利益为重的。



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10年版权所有

更多相关文章:
www.guardian.co.uk/books/2010/may/16/plundered-planet-paul-collier-book-review

https://www.ft.com/cms/s/2/53359098-7a61-11df-9cd7-00144feabdc0.html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书评很精彩

这篇书评写得很精彩,口吻也是西方评论家一贯的风格——尖酸刻薄。我觉得这本书读起来应该有趣,一个经济学家写关于地球环境的书,他能找到什么万全之策呢?我相信经济手段可以解决一些具体的环境问题,但是我并不相信它能解决根本问题。

A brilliant book review

This book review is brilliant. The tone is also consistent with the style of a Western reviewer – sharp and scathing. I feel that this book would be an interesting read – an economist writing a book about the earth and its environment, can he find a perfect solution? I believe that economic means can solve some concrete environmental problems, but I don’t believe that they can solve the cause of the problem. (translated by sm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