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濒死的珊瑚礁

彼得•塞尔在《我们濒死的星球》一书中指出,珊瑚礁很可能是第一种被彻底消灭的生态系统。简•麦克贾克发现他在书中对我们这个日益僵化破败的世界的论点很有说服力。

Article image

《我们濒死的星球:一位生态学家对眼前危机的看法》
作者:彼得·塞尔
加州大学出版社2011

彼得·塞尔的《我们濒死的星球一位生态学家对眼前危机的看法》其实完全可以起一个更加直白的副标题——“事实比你想得更糟糕”,以配合封面照片上阴森可怖的惨白珊瑚枝。

塞尔预测,按照目前珊瑚礁的消亡速度,可能到本世纪末,也就是我们的孙子们长大成人的时候世界上就不会再有活着的珊瑚了。“过去的岁月中,我们已经消灭了很多个物种,而珊瑚礁的消亡将是我们首次彻底消灭整个生态系统。”塞尔悲叹道。

塞尔
是一位著名的海洋生态学家,目前任联合国大学(UNU)水、环境与健康研究所(IWEH)所长助理。他由于在地球生命未来上的有力呼吁而饱受赞誉。但是,他的新著去年九月出版以来,其中关于环境恶化的翔实证据和彻底的解决建议并没有引起学术界以外人士的关注。

如果珊瑚礁灭绝的话,人类的生活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呢?答案就是生物多样性的严重破坏。活的珊瑚礁那广大的外骨骼为无数小型无脊椎海洋生物提供了最好的庇护所,尽管珊瑚礁的面积只占全球海床面积的千分之一,但这里却生活着四分之一的海洋物种。如果按照每公顷的海洋生物种类来算,珊瑚礁的生物多样性要比一座典型的雨林还要丰富。

珊瑚礁产品潜在的药用价值与从独特的丛林动植物中提取的药品一样大。实际上来自珊瑚的药(化妆)品已经有很多种,从功效强大的防晒霜到抗白血病药物一应俱全。此外,珊瑚礁系统直接为约2.75亿岛屿和沿海居民提供了食物和就业。它们还有助于脆弱的海岸免受海浪侵蚀和狂浪暴雨的肆虐。

尽管18世纪的探险家詹姆斯·库克因其座船“奋进号”在大堡礁搁浅而狠狠地诅咒它,但19世纪的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对这里出奇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叹为观止。20世纪50年代以来,生态学家们对珊瑚礁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因为珊瑚是一只敏感的环境“领头羊”,对于海洋和大气中的不稳定发挥着预警系统的作用。1979年之前,生态学家们并没有发现大规模的珊瑚褪色和死亡,但从那之后,地球上约五分之一的珊瑚礁已经被毁坏。

令人忧虑的是,根据气候学家们的测量,海洋表面温度已经升高了0.67摄氏度(全球的测量记录始于1880年)。当温度上升时,微小的珊瑚虫就要经受热压力,赶走它们赖以为生的藻类。这种没有藻类为食的日子持续几个星期之后,完全褪色的珊瑚礁就死亡了。塞尔用冷冰冰的语调指出,2000年以后珊瑚礁的消亡或许看起来没有1998年“可疑的大片褪色” 那么猛烈,但这“仅仅是因为珊瑚的数量没有那么多了”。他承认化石证据表明有一段长达“百万年的暂停期”,这段时间里珊瑚似乎暂时消亡了,然后(在理想情况下),一些珊瑚虫可能会在一段漫长的时期内得到充分的恢复,最终珊瑚礁会重现世界。

无可否认,由于温室气体的影响,上面的说法前要加上醒目的“如果”二字。塞尔提醒我们说,温室气体“一直被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PC)低估”。目前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估计是390ppm,但大部分气候专家预测说很快就会达到500ppm。塞尔说如果这个浓度能够维持在450ppm以下,一些珊瑚礁就能够幸存下来。

想想看,相当于250万年累积排放量的碳在短短150年间排入大气,其影响之大可想而知。排入空气的碳有近三分之一都被海洋吸收,海中的盐水日益酸化,特别是在相对较浅的珊瑚礁海域。

塞尔指出,由于媒体关于濒临毁灭的珊瑚礁和无家可归的北极熊的报道常常过于简单化,气候变化说的批判者们就将其斥为危言耸听。“可悲的现实就是我们业已造成的破坏不到一些敏感物种消亡的地步根本就得不到解决”,塞尔在书中如是说。与此同时,当地的过度捕捞、海洋酸化、外来物种的引进以及海岸房地产的过度开发等关键问题却很少得到曝光,或许是因为媒体认为它们的轰动性不够。但这丝毫不能降低其恶劣影响。

只要我们还在这个资源有限的星球上追求无限的增长,地球上相互作用的系统就无法实现平衡。然而,塞尔指出,对消费主义的抑制还远远没有成为广大公众的优先事务。他提醒读者说,人类目前正在以一种不可持续的速度对基础资源进行开发,每年的生产量比人类必需量多出40%,况且人口还在飞速增长,到本世纪中叶预计将达到92亿。

采取支离破碎的战略缓解环境破坏似乎会降低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塞尔敦促科学家和决策者们对相互关联的问题进行全局考虑。这个环境破坏绝不是单一原因造成的,但实施者却只有一个:就是人类。塞尔重申,现有的技术可以提高能效,应对气候变化造成的日益严重的天气、干旱和饥荒。但是,他又警告说:“还会出现更多可怕的意外,因为气候系统是复杂和多面的,我们仍然在努力认识它。”

没有人否认关于人为气候变化的意识形态化争论日益白热化。然而绿色活动者们已经不愿再与冥顽不灵的“气候变化否定者”、著名的美国博客作者马特·德拉吉,以及媒体大亨鲁珀特·默多克的《华尔街日报》打口水战(这份报纸经常用实用主义的“气候怀疑论”来攻击“鼓吹全球变暖的小贩”)。最近《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份题为《无须为全球变暖恐慌》的评论文章,认为没有令人信服的科学论断证明必须采取过果断的行动让全球经济“去碳化”,然而签名的16位科学家中没有一个气候学家。尽管遭遇了数以千百计的反控和反驳,但热烈的交锋并没有让彼此改变观点。

塞尔这位加拿大学者认为,负责任的争论可以带来有效的政策,并且保持冷静。他从多种角度出发考虑了解决方案,并且警告说不要用自己喜欢的事实来证明自己想要的假设。但他也不惮于提出新的争论。比如,塞尔建议转向小型的核电厂,以便加速从化石燃料向替代能源的转型。他力推在房屋和高速公路的设计和改装中采取太阳能。为了抑制快速增加的食品和能源需求,塞尔鼓励发达国家采取非正式的独生子女政策,只允许第一个孩子减税。

塞尔指出,我们的世界远远不如科学家们之前认为的那么坚韧和灵活,物种灭绝的速度正在以几何积数增加。拯救环境,时不我待。《我们濒死的星球》并不是一本专业著作,而是面向更广大的读者群。塞尔的目的是“传达环境危机的复杂性和严峻性,阐明如果我们真的关心自己的孩子,就必须采取迅速而坚决的行动。我们还有时间来行动,还有经济上可行的路径供选择,如果这样做,未来人类将在一个生态可持续的地区上过着富裕而充实的生活。”

作者简介:简·麦克贾克,曾任英国《独立报》特派记者,致力于亚洲、拉美和中东环境问题和灾害的报道。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