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生物多样性:中国不乏名列前茅的类别

湖南和四川两省的温带针阔混交林是世界同类森林中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保护它们则是国际责任。

Article image

稀有物种王国
埃里克·迪纳斯坦
Island出版公司2013年

埃里克·迪纳斯坦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首席科学家,在从事生物多样性研究过程中,他的足迹已遍布全球。他的新书《稀有物种王国》的主角是世界上已被命名的150万物种里最稀有的那些,他以此为切入点来论述保护工作。在与中外对话的“对话”中,迪纳斯坦阐释了为什么关注少数稀有物种能够使更多的种类受到保护。

中外对话(CD):您如何定义“稀有”?

埃里克·迪纳斯坦:我们所说的“稀有物种”,指的是一个物种的地理分布狭窄或者种群很小。前者的典型例子是大熊猫,只局限在四川省一个很小的范围里,在西部的秦岭或者岷山地区。后者的例子是东北虎,如今它们分布在东北长白山区与俄罗斯接壤的广阔地带,但实际上野生东北虎只剩下了约20头。

大熊猫和东北虎曾经都比现在分布得广得多,也都是曾经广泛分布但被人类活动变成“稀有物种”的典型。

CD:在一个气候变化的年代,我们如何看待物种灭绝和繁衍的模式?

ED:这个问题的代表性物种是北极熊。北极熊生活在极北地区,靠捕猎海豹和其他海洋哺乳动物为生。随着两极的变暖,冰盖急剧消融,北极熊可能不会灭绝,但数量会减少。

多个种类的海龟也处于濒危状态。气候变化引起海平面上升,相关物种要在海滩上筑巢产卵变得更加困难。人类活动推高了它们曾经的筑巢地,如今它们已经没有更高的地方可以去了。

气候变化带来的严峻后果之一是更加猛烈的风暴,一些鸟类的栖息地被风暴彻底摧毁。此外还有海洋酸化和珊瑚白化。

CD:你最初的保护工作是在驻尼泊尔的和平队里做的。那些生活得离自然更近的人们对物种保护的态度,与我们这些发达世界的人是不是有所不同?

ED:我现在坐在华盛顿自己的办公室里,从窗户看出去,这儿离石溪公园(华盛顿城里一个树木茂密的大公园)只有一个街区,不过我只能想像着仍有老虎在走廊上游荡。但在其他国家,人们已经和这些大型哺乳动物做了几千年的邻居,只要它们不伤害人身、破坏庄稼,人们也很乐于容忍它们的存在。

作为保护活动者,我们的挑战在于如何激励人们,让他们懂得这些物种活着比死去的价值更大。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已经设立了许多项目。

参考阅读:《环保机构对熊猫和老虎的错爱

CD:请向我们介绍一下你们在中国的工作。

ED:WWF从成立之初就开始在中国工作了。我们全程参加了对野生大熊猫的第一次实地研究,并由此建立了新的熊猫保护区。

近些年,我们的工作更多集中在东北虎种群的恢复和重建上。(它们也被称为西伯利亚虎,但这种叫法并不准确。)东北虎曾经非常常见,或者说是一种非常常见的顶级掠食者。当老虎穿越边界从俄罗斯进入中国时,我们与有关政府机构合作的目标就是欢迎它们回家,为它们消除陷阱,确保有足够的猎物,并给予它们所需的保护。

中国由于在大熊猫种群恢复方面所做的非凡努力而广受赞誉,这一点毫无疑问。中国在这一点上的的确确履行了它所说的“这是我们的全球责任”。同样的,中国也可以成为老虎种群恢复方面的领头羊。问题是,我们如何重建它们的猎物群?必须消除所有的狩猎陷阱,重建由鹿和野猪构成的自然猎物群,让东北虎种群增长到大熊猫的水平。

CD:您能谈一谈中国生物多样性的现状吗?

ED:如果你要按生物多样性对各国进行排名的话,在特定类型的栖息地上中国可以排第一。湖南和四川两省的温带针阔混交林是世界同类森林中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它们是国际财富,保护它们则是国际责任。

中国沿海地区的亚热带森林也是世界同类森林中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但是由于它们位于中国人口最稠密的地区,很多都被砍光了。另外,中国森林中竹子的多样性也是你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

CD: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让人们投入力量保护所有物种的多样性,而非仅仅是那些可爱的大型动物?

ED:人们经常说,还有那么多没有命名的物种,我们为什么不多花些时间来给这些尚无科学描述的物种命名?但是,对于大的物种来说,如果要达到一个健康的种群,必须有一个广大的范围,因为它们的分布密度很低。通过满足它们的保护需要,你就能满足上百万种其他物种的保护需求,因为那些物种的分布范围更窄,或者还不清楚。

如果我们将这些分布范围最广的物种作为保护战略的基础,就基本抓住了最大的生物多样性。这些大型物种可以成为其他物种的保护伞。

CD:您想通过这本书实现什么目标?

ED:我要努力引起人们对这些地方的好奇感。当我们走进自然的时候,能够看到千百万年进化带来的丰沛生机。然而,这千百万年才形成的生命精华,我们只用一二十年就能将其彻底摧毁,这实在荒谬。

不丹人真的是将保护工作的生物学原理与他们的宗教融为一体。保护的危机实际上就是一个精神的危机。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比现在更好的方式,将我们与地球上的其他物种联系在一起。我们喜欢个体的动物,但我认为如果哪天我们能将这种爱和关怀赋予所有物种,我们的文化将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尽管我们还没有到达这个高度,但正在不断进步。我希望我的这本书能够为这种思维方式的实现尽一点微薄之力。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